[AZ][奈因]2/2日的伊奈斯雷酱

hhhh混更用的小段子(。

请随意食用,不要殴打作者(((。



  「头发,又长长了呢。」指尖顺着有些毛躁的奶金色短发缓缓向下,轻盈地在肩膀处打了个转,将那桀骜的发丝绕在裸露的白皙脖颈边,棕发青年语气淡然地说着。坐在他身前的男人穿着宽大的天蓝色囚服,身材薄瘦如柴,久未打理的头发仿佛乱草。纵使眼神无光,过长的刘海遮掩了视线,但无法掩盖出这些邋遢的痕迹下那张精致秀丽的脸。

  「是吗,随便吧。」斯雷因甚至没舍得移动眼珠去打量正在把玩他头发的界塚伊奈帆,「反正也没人看见,怎么样都好。」

  他已经在这暗无天日的牢笼里呆了半年之久,丧失了时间流逝的概念,对一切都变得麻木,他所能接触到的人类无非只有狱警,以及界塚伊奈帆。仪容之类的早已不在思考的范围之内了。

  尽管主人对这头颜色美丽的长发毫无留恋之情,身旁的人动作之间流露出一种莫名的珍惜。伊奈帆又捋了捋乱翘的发丝,仿佛想让它们变得平整,「不管怎么样,这头发太长了对视力还是不好的。如果你不在意的话,就让我来为你剪发吧。」

  「……请便。」说着,斯雷因非常配合地闭起眼睛,一副任由宰割的模样,「不过,UFE的工作还真是闲。界塚少校不仅三天两头往牢子里跑,居然还主动为犯人剪发。」

  闭合的视野只剩下一片平静的漆黑。耳边是伊奈帆轻浅而意味不明的笑声,他感觉到那原本触碰着他的头发的手指短暂地停留在他的肩膀上,温柔得犹如一只蝴蝶。旋即,那只蝴蝶落到了额头。轻轻的剪刀张合的声音起伏着。他能感受到停息。启合。又停息。仿佛那个人在很认真地考虑该如何为自己修剪出合适的发型。

  可是……温柔?太可笑了,他又有什么值得被温柔对待的呢?

  「可以了,睁眼看看吧。」手里被塞入了一面镜子,流入耳膜的依然是平淡如水的声音。

  他缓缓地让视线回到灰暗中。原本凌乱、紧贴着眉眼令人感到烦躁的过长的刘海已经消去不少,他举起那面有些小的镜子,镜面里的自己似乎又回到了当时那个意气风发的火星伯爵的时代,只是变得瘦弱许多。

  ……诶?

  等等,好像哪里不对。

  他困惑地向左偏开了头,随之出现在镜面上的自己,肩膀上那用十分可爱的蝙蝠发绳扎起的发辫也跟着甩动起来。

  ……嗯??

  他又向右边偏了偏头,那边同样出现了一条俏皮的奶金色发辫。

  ……

  …………

  他继续向左转,向右转,两束可爱的马尾辫也踩着这节奏左右甩动。

  ……

  …………

  「看来你很喜欢嘛。」伊奈帆站在身后满意地点点头,似乎觉得自己扎头发的技术不错,「在家的时候,雪姐要参加各种上流聚会都是我一手负责的发型,颇得不少军官商人的好评。」

  「可以不要用欣慰的口气说话吗?我尊敬的界塚少校。」斯雷因感觉那沉睡在自己血液里一度以为已经死去的野狼的灵魂又再度复苏了,他现在非常想要把眼前这个家伙碎尸万段,哦,虽然过去也很想,「我想你有必要给我一个合·理·解·释。」最后几乎是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说。

  「首先,是你说把头发的打理权交给我的,」伊奈帆第一句话就直接让斯雷因语塞,「然后,你不觉得现在这个造型非常适合你的人物设定吗?金发,猫眼,双马尾,这可是经典的傲娇人设。」

  「等等!什么时候搞出来的人物设定??还有,傲娇是什么??」他虽然不敢说自己是个多么温柔正直的人,说他卑鄙也无法反驳,但是他活了快二十年居然突然被套上一个莫名其妙的傲娇人设!?

  「不要废话了,你快点选择一套衣服,」伊奈帆说着打了个响指,一排狱警拿着水手服、Lolita洋装、和服(女式)、英式格子裙等等各式服装出现,「今天刚刚得到批准可以带你出狱放风,为了不被认出来你需要打扮成一位正在和我陷入热恋的北欧少女……」

  话未落音,那面质量良好的镜子就毫不留情地狠狠砸到了他的脸上。






  201X年2月2日这一天,我们伟大的界塚少校也在为了斯雷因能够打起精神而奋不顾身着。

  (并没有后续)

今天是日本的双马尾日啦!这么可爱的日子怎么可以不玩一发呢!(斯雷因:并没有可爱!!!

评论(7)
热度(109)
©一杯果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