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简单的REPO

占TAG致歉,晚点会自删。
写这篇REPO的原因除了想要回馈一些自己的感想给作者 @闲人看灯 以外,我还希望能让每一个当初因为这篇文并不迎向主流喜好的人物设定和连载中期的低热度而放弃阅读的出轰推能够再一次好好地看一遍这个故事。
最初在知道《秘密生活》要出本的时候,我就下定决心在买本以后写一个REPO给灯老师了,虽然中间遇到了一些问题不过最终还是能拿到书真的是非常开心。以下都是非常个人的想法,虽然看了全文至少有五六遍了还是吹不出太多的彩虹屁真是抱歉……

《秘密生活》是一个在潮湿粘稠的雨季等待放晴、最终拥抱阳光的故事。“双性”这个在我接触到的绝大多数场合(当然,我本人对这个设定并没有很特别的喜好,看得也不算多)都用在肉文当噱头的设定,却是为这个故事的基调蒙上一层灰色的要素。但是即使阅读起来会觉得心情压抑,还是能发现隐藏在这层暗色底下安静流淌的,属于出轰这个cp特有的温柔。
逃避家庭、身体畸形的中年男教师和普通平庸的男高中生,和原作一样,久只是恰好成为了第一个敲开了轰封锁自己的壳的人,但这件事比起原作轰轰烈烈的对决、几乎是舍身式的拯救,这个敲击就像是只用指节在边缘轻轻触碰一样。文中的轰没有从小受到欧鲁迈特的影响,也缺少仅凭母亲的个性来向父亲证明自己的这种执念,毫无心灵支撑的他脆弱得可以说是不堪一击,心灵深处比原作的轰更加渴求温暖。因此,即使久只是做了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他内心的感情仍是挤着那个小口如同海水一般迅速宣泄了出来。
既高傲、又自卑,隐忍包容极致温柔,这个轰真的是再美味不过了。
感觉灯写故事的文笔一直都是朴实的。没有卖弄太多华丽的技巧,但是就像一个很有经验的诉说者一样,看起来她像是随意平淡地和你说一件普通的事,但是越听越能吸引听者的注意力,不知不觉间就被故事的氛围感染了。再回过头,有很多文中描写到的细节想起来都会觉得越想越有意思。结尾处久给轰买早餐的那段实在是非常甜蜜又过分可爱了,相信每一个看到最后的读者,心情都和冬美姐是一模一样的。

一点废话:
感觉从头到尾都是挺意外的。两年前动画还在第一季刚刚完结那会我就看完了我英,紧接着补完了漫画,但那个时候一直到第三季动画完结我喜欢的CP都不是出轰,说来惭愧,我一周目甚至目光都没有停留在“轰焦冻”这个角色上多少次。到了18年的10月,推荐了朋友去补番,自己闲着也打算开始动画的二刷,然后鬼使神差地就想搜点出轰相关来看看,这才有机会接触到了灯的这篇《秘密生活》。从半夜十二点一口气补完看到一点多,那会真的觉得自己心里有一角特别柔软的地方塌陷了。可以说,没有这篇同人,就没有现在在出轰沼挣扎的我。
感谢灯写下这个故事。

[AZ][奈因]うそつき

【Aldnoah Zero】うそつき

CP:界塚伊奈帆×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洛耶特

*收录在个人短篇集的旧文解禁,祝斯雷因生日快乐w

*随缘发,如果不幸被屏……那就算了(。


+ + +


  「哈?你说你拒绝了他!?」

  

  地火战争结束之后第五年,对外宣称死亡的特级罪犯斯雷因·特洛耶特在界塚伊奈帆的帮助下成功出狱。无论曾经走过了多么黑暗痛苦的日子,此时此刻,希望曙光都已照耀在头顶,他可以以全新的身份在这个星球上开始生活,过上与常人无异的日子。

  

  本该欢庆的时刻,界塚...

[AZ][奈因]おい!彼は僕の彼女です!07[已完结]

*这篇已经完售两年,昨天晚上翻出了pdf重新看一遍才发现自己还写过这么沙雕的东西,好好笑,决定也拿出来给大家笑一笑(……)因为年代久远,所以现在看OOC和BUG挺多的()希望宽容对待!先放出正篇全文,番外篇如果有人想看再考虑x

*扮猪吃老虎的女装攻伊奈帆和恋爱童贞斯雷因同学的校园故事w恶趣味元素较多。有车。请注意避雷

*前篇走01 02 03 04 05 06(已将前篇全部替换为本子内的修改后内容)

+  +  +

 

  *  *  *

  ...

[阿松][十四一]お願いメイドさん!

避雷警告:

*本篇为投喂自己写着玩的女仆十四松×黑手党少爷一松,写得非常仓促,注意设定避雷(。

*非六胞胎设定,1234是兄弟,56是兄弟。

*bug有一堆,文章很智障,剧情很狗血。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


+  +  +


  深夜,赤塚论坛情感交流版。

  


必看:让男人体力旺盛更强悍的招数!    [广告]

  

------------------------------------------------------------------------...

[阿松][十四一]Poisoning Symptom03[ABO]

*\Happy JyushiIchi Day!/

*ABO设定,不生子。本回过渡+清水。

*欢迎收看本周的141版《好想急死你》(。前回走01 02


+  +  +


  [03]

  

  “我是因为……喜欢着一松哥哥才这样做的啊。”

  

  夕阳靠在走廊围栏上小心翼翼地打探底下稀稀落落地升起微弱声浪的城镇。夏日的傍晚显得通透而清新。沉甸甸的妄图把紫红色的天空拉下来的星子像是一群顽皮的妖精,悠闲惬意的蝉鸣与微风吹动的窗边的风铃清脆响声在清闲的耳界交杂,鼻腔里捕捉到的是柔软的青草与甜蜜的花朵气息。临街有淘气的孩子...

[阿松][十四一]Poisoning Symptom02[ABO][R向]

防雷警告:

*CP是十四松×一松。

*ABO设定,不生子。本回啊十八。

*前情回顾走 01

(拉灯部分之前一直放错01的链接为什么没人告诉我啦orz)

+  +  +

点我咻~地开灯

  

  在那之后他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长到他难以分辨虚实。梦的每一个角落都被夕阳偷偷染上温暖的橘,凭空生出柔和的香。他梦到年幼的时候他牵着挂着鼻涕眼泪十四松的手在赤塚区的大街小巷奔走,梦到坐在楼顶上十四松靠着自己唱欢快的歌悠悠扬扬,梦到炎热恍惚的真夏里摇摇晃晃的金鱼风铃穿着汗衫浑身脏兮兮的孩子笑眯眯地往他手里塞进一只受惊的蝉儿,...

[阿松][十四一]Poisoning Symptom01[ABO][R向]

防雷警告:

*CP是十四松×一松

*ABO设定,不生子,R向内容有。

*虽然是ABO,但请相信我它的本质是个纯爱故事(。

*本篇的十四松不是百分之百的天使。但也不是黑化病娇。

*战线不会拉得太长的中短篇。

+  +  +

  松野十四松在二十五岁的时候被检查出身患有极为罕见的疾病。

  

  拿到诊断结果的时候他没太多想法,甚至依然如同以往那样笑得像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傻瓜,医生看着他那乐观得有些超乎常理的反应感到有些困惑又恐惧,侧着头柔声细语地问了一句松野先生您没事吧?要坚强些,这个病虽然目前属于稀有病例,但不是没有治愈的可能...

[阿松][十四一]倒错之城

【おそ松さん】倒错之城

CP:松野十四松×松野一松


+  +  +


  

  松野一松。男。20岁。无职。无在读学校。

  未婚。单身时间等于年龄。处男。

  性格阴暗、扭曲、不合群。只敢和猫咪倾吐心声。

  

  家里有年过半百的父母和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五个兄弟。他们全部长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喜欢着同一个女人而不受青睐,挤在这样一个狭窄的屋檐下啃着老,六胞胎从老到小都是废物,喧哗吵闹得令人厌烦。但是最讨厌的果然还是自己。干劲缺失。一般的身高、一般的体重、一般的长相。无论就何而言都是十分普通的人。没有大哥小松的直爽,没...

[阿松][十四一]優しい黄

【おそ松さん】優しい黄

CP:松野十四松×松野一松

作业BGM:宫脇诗音 - 欠けた月


食用警告:

*六子过去捏造有。

*作者是个严重CP脑。

*松沼文初试水,OOC一定会有,请不要大意地提出来quq


+  +  +


  

  / 碎片 /

  

  他在泛黄得犹如卷起毛边的笔记本的回忆中能够翻到这样一个就快要褪色的画面。火焰一般快要将整片天空燃烧殆尽的云朵,夕阳苟延残喘地躲在遥远的某一个山头后畏惧着从边缘开始侵染的墨蓝夜色,犹如鬼魅的两旁的高耸建筑不断挤压着狭窄的...

[AZ][奈因]おこちゃま戦争

CP:界塚伊奈帆×斯雷因·特洛耶特

*我已经不好意思打上情人节贺这种字眼了,还请大家随意食用,一笑而过就好。反正大概出个门回来后觉得太羞耻还是会删掉

*和歌词本身没有任何关系。

*现paro。


*  *  *


  

  空气像是凝固了,僵硬得像石块。并且是填充了满满的火药随时都会爆炸开来的石块。

  

  漆黑的怨气无形地环绕。

  

  一如既往的早晨里,收拾得干净整洁的厨房里飘散着一股淡淡的甜味,闻着让人不由得食欲大开。房间中间摆放着一张铺着格子布的餐桌,上面放着两人份的煎蛋、土司和热牛奶...

[2016界塚伊奈帆生贺][奈因]界塚伊奈帆杀人事件

CP:界塚伊奈帆×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洛耶特

BGM:なゆごろう - 可能世界論

 

0307已补档 

*踩日本时区零点祝伊奈帆生日快乐!

*本文全长两万二,阅读需要一定的耐心。

*带少量拉灯内容,注意避雷。

*其他废话我们放到最后再说。

*   *   *

  现在想来,凶手必然是早有预谋,计划步步紧逼,瞄准致命的一点,享受着慢慢折磨我、却又在最关键的一点将我一击必杀的乐趣。

  

  我即使察觉,也根本无处可逃。

  

  ※

  

 ...

[AZ][奈因]2/2日的伊奈斯雷酱

hhhh混更用的小段子(。

请随意食用,不要殴打作者(((。


  「头发,又长长了呢。」指尖顺着有些毛躁的奶金色短发缓缓向下,轻盈地在肩膀处打了个转,将那桀骜的发丝绕在裸露的白皙脖颈边,棕发青年语气淡然地说着。坐在他身前的男人穿着宽大的天蓝色囚服,身材薄瘦如柴,久未打理的头发仿佛乱草。纵使眼神无光,过长的刘海遮掩了视线,但无法掩盖出这些邋遢的痕迹下那张精致秀丽的脸。

  「是吗,随便吧。」斯雷因甚至没舍得移动眼珠去打量正在把玩他头发的界塚伊奈帆,「反正也没人看见,怎么样都好。」

  他已经在这暗无天日的牢笼里呆了半年之久,丧失了时间流逝的概念,对一切都变得麻木,他所能接触到的人...

©汁斯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