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奈因奈]いな1/2

【Aldnoah Zero】いな1/2

CP:界塚伊奈帆/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洛耶特  

食用警告:本篇是补给提琴桑@喵窝 的生贺,里面是提琴桑点的“斯雷因有一天突然发现来探监的宿敌变成了女孩子”梗,然后因为果汁正常运作脑洞又无法制止地往奇怪的地方开了……(。 

这篇就是一篇脑洞文,请不要认真对待!

总体应该算是奈因奈、比较偏向奈因的感觉……。

洁癖慎入!

洁癖慎入!

洁癖慎入!!!!

+  +  +

  #01

  

  斯雷因窝在床上看书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了淅淅沙沙的雨声。他抬头去看,能透过墙上的铁窗看到支离破碎的苍蓝色天空和由稀到密的透明雨滴。窗外的树在冷风中被吹得飒飒作响。这就是他能凭借这个小小的窗口所能获知的一切。在这个远离城市乡镇的监狱里,就连外界的人声都无法捕捉。灰黑色房间里的时间就像一池死水,很难察觉到它的变化。空气中有只名为寂静的巨兽潜伏着,每一下呼吸都近在咫尺,它带刺的舌尖轻轻地舔舐着脆弱的耳膜。

  

  他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这种生活节奏的。

  

  从一开始仿佛像被戴上了项圈的恶狼一样地反抗、绝食,使得他深深厌恶着的那个人一次又一次因为自己操心而奔走,心中觉得痛快之余又有一个很小很小的角落困惑着。

  

  界塚伊奈帆。

  

  放下手中那本其实已经看过几遍的晦涩难懂的哲学书籍,将视线投向监狱的入口处,心中开始升起一种莫名的期待。仿佛约定一般,那个男人总会在下雨的日子到来。浑身湿淋淋地坐在会见室的椅子上,然后和他下棋,斗嘴,聊聊最近外边发生的事情,偶尔还会带来几本新的书——这家伙也奇怪,明明浑身湿透了,但每次带来的便当和书籍却保存得极好。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开始觉得和界塚伊奈帆的会面是这枯燥生活中唯一的调味品。

  

  然而实际上,那个带着眼罩的棕发男人已经有好几周没有来过。纵使下了再多场雨,他的身影也没有再在这空荡荡的阴森场所里出现了。想想也是,陪一个一无所有的囚犯的过家家游戏也该差不多腻了吧。他是地球的英雄,是为这个世界带来新能源的福星,拥有着最光辉的前程,多把一秒钟花在自己身上都是浪费。

  

  真是太可笑了,当初抱着恶劣的心捉弄界塚伊奈帆,结果最后无法从中挣脱的居然是自己。

  

  他重新躺回只铺了一张薄薄的床单的硬木板床。祖母绿的眼睛看着颜色压抑的天花板。脑海也如同那里一样空白。

  

  那么,今天还是一如既往地看这些快要能把内容背下来的书好了。

  

  「1061号囚犯,界塚少校在会见室等你。」正那么想着,许久没听到的监狱长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他微微睁大了双眼,为这突如其来的事实而感到不敢置信。

  

  来到那个四面透明、只安置了桌椅的空旷会见室里,界塚伊奈帆依旧穿着他那身深蓝色的制服,而今天也一如既往地淋了个浑身湿透,像只掉到水潭里的幼犬。如果说有哪里不太一样的话——那就是平日里都会干脆地坐下来要求他和自己下棋,而今天居然披上了一张浴巾小心翼翼地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界塚军官居然意识到被淋湿后要擦干身体这个很重要的问题了吗。」惯例的嘲讽开场,他凉凉地挑起嘴角,然后拉开了椅子坐下。

  

  对方这一次意外地没有回嘴,只是率先移动了棋盘上的棋子,随即对着斯雷因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抛出去的揶揄没有得到期待中的回应,就像石子被水面吞没却看不到任何涟漪波动,胸腔里憋着一口气无处抒发。

  

  就这样下了第一盘棋,两个人间的气氛还是冷若冬末的雪,斯雷因有些不甘心地看着伊奈帆默默地整理着棋盘,心里想着还要说点什么逼这个人开口。

  

  「前阵子你都去忙了些什么?」他把视线抛向别处,佯装漫不经心的模样说。但放话出来的一瞬间就意识到不太对劲,这简直就好像自己是因为这个家伙一直没来感到寂寞了一样。

  

  伊奈帆用那双鲜血一般的红眼睛盯着他看了片刻,嘴唇动了动,似乎就想要说些什么了。

  

  「界塚少校!我已经为您准备好洗澡用的热水了!」监狱长的声音适时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斯雷因有些不满地扫了一眼那个不会判断时机的男人。而坐在对面的界塚慢慢站起来,并扯下了一直披在身上的白色浴巾,「辛苦了,每次来都给您添麻烦。」

  

  斯雷因看着自己曾经一直作为宿敌憎恨着的男人慢慢露出的身体瞪大了碧蓝色的眼睛,他感觉自己的下巴无法制止地快要掉落在地面上。

  

  清甜的声线。

  

  丰满的上围。

  

  纤细的腰肢。

  

  ——界塚伊奈帆掩盖在白色浴巾下湿透的身体,拥有着连一般女性看到都为之自愧不如的傲人线条。

  

  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洛耶特,在这一天因为发现多年来将其作为宿敌的强劲对手其实是一个娇小可爱、身材极好的女孩子而陷入极度的崩溃和自我厌恶中。

  

  #02

  

  「……所以,你现在可以给我解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吗。」在一片空白的惊愕中,斯雷因看着那个来探监的男人……界塚伊奈帆,从浴室里出来时换上了另一套制服,并把原来湿透的外衣,内裤,还有文胸……一一整理好塞到了随身带来的袋子里,这个画面实在是有些触目惊心。因为现在站在他面前这个穿着白衬衫的人确确实实拥有着属于男人的挺拔线条,他翻着白眼,开始怀疑刚刚看到的画面都是自己被长期关在这个监狱里逼出的臆想症……哦不,如果有这种妄想那也非常可怕。

  

  「只是个意外。一个月前因为军队里的任务被派到中国,恰巧路过了那个传说中的诅咒泉之乡,然后掉到了女溺泉里……简而言之,就是我现在拥有了遇到凉水就会变成女人,遇到热水就会变成男人的体质。」似乎是担心长期呆在火星对地球了解甚少的斯雷因没有听说过咒泉乡的传说,他耐心地解说着,那语气平淡得像是在谈论今晚该吃什么,「现在暂时找不到可以解决的方法。不过除了要多准备些女孩子的衣物以外,我的身体能力没有受到太多影响,所以也并不是那么在意……」

  

  话语间,斯雷因跑到会见室门口一脸担忧地向监狱长表示「界塚少校突然口渴想要喝很多的水,麻烦请准备一桶冷水来」随后拿着水桶面向伊奈帆就是一泼。

  

  「……我亲爱的挚友斯雷因·特洛耶特,我想你有义务对此负责,」他目瞪口呆地看着一桶冷水下去后原来那个有着精瘦肌肉的英俊男人在一瞬间就变成了湿漉漉的身材曼妙少女。伊奈帆有些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如果知道你对这个这么感兴趣,我会多带几套换洗的衣服来。」

  

  「不亲自验证我会以为自己在做梦,」斯雷因捂脸,然后偷偷露出了一只带着鄙夷目光的眼睛,「看起来你还很有好好把女人这个身份做下去的样子……品味还是那么恶俗,居然穿着橙色的文胸。」

  

  天知道他只是想气一气界塚伊奈帆而已,但实际上一考虑到自己可能是在和一个女孩子说这样的话就觉得失礼到不行。

  

  「怎么说。得到了这种体质之后我确实增加了不少对女性身体的科学了解,比如说雪姐告诉我,这样的胸围不好好穿文胸的话就会下垂。」伊奈帆毫无性别意识地托了托那雄伟的酥胸,看到这种劲爆场面的斯雷因的脸红得要炸开,不出一语地将视线转移到别处,留意到这个细节的伊奈帆翘起了嘴角,把身子往斯雷因的方向靠了靠,并揉了揉自己的胸部,「想不想摸摸看?我保证柔软舒适,质感良好。」

  「//////谁要!!!!」

  ——果然,就算变成了女人,界塚伊奈帆还是界塚伊奈帆,根本小看不得。

  

  因为伊奈帆的话语脑海不受控制地开始想象那双峰的触感而羞耻无比的斯雷因再一次败下阵来反击不能。

  


  #03

  

  从那天以后,界塚伊奈帆开始恢复了每周一次探监的频率。

  

  「……你到底想干什么。」斯雷因嘴角抽搐,感觉自己的理智线正在接受严峻的考验。

  

  难得的一次天空晴朗,连阳光都可以暖融融地照进监狱的小窗,这种天气好得让人有想要搬出厚实的棉被出去接受太阳的惠泽的冲动。没有任何雨落下过的痕迹,而现在坐在自己面前的人居然穿着十分可爱的洛丽塔蓬蓬裙坐在他的对面撑着下巴饶有趣味地盯着自己。

  

  「因为我不喜欢让皮肤暴露在外面,所以妮娜给我推荐了这种布料特别多的裙子。我觉得还挺好看的所以穿来给你看看。」说着他……她,撩了撩那缀满蕾丝和荷叶边的裙子下摆,里面露出的纤细双腿也被包裹在花纹华丽的奶白色连裤袜里,充满了少女的梦幻,但本人完全没有一个淑女该有的自觉。

  

  「什么鬼啊给我好好穿男人的衣服啊!!」优雅的前火星伯爵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洛耶特此刻简直想放弃学习过的任何礼仪直接掀起会见室的桌子砸到眼前这个脑回路清奇的混蛋脸上,但他一边又努力安抚自己,就算再怎么欠揍眼前这个人至少此时此刻还算……还算是一位女士,他绝对不能对女士大打出手。

  

  「……我很遗憾,斯雷因,你觉得不好看吗?」伊奈帆垂下了眼帘,楚楚可怜的模样。她……他原本就有着圆润可爱的婴儿肥和大眼睛,变成女孩子后还有着软绵绵的声线,杀伤力飙升了几个等级。这么美丽的女孩子摆出这种姿态着实让人感到有些不忍,他叹了口气,才想要伸手去抚摸这个悲伤少女的发丝作为安慰,旋即他就抬起头来,从怀里掏出一个包装精致的便当盒递到他面前,目光还是以往那般的淡然,「『先吃饭,还是先吃我呢……?』呐,斯雷因,其实你也很期待着这种事吧?」

  

  青筋暴起。

  

  青筋暴起青筋暴起。

  

  青筋暴起青筋暴起青筋暴起。

  

  「果然你还是去死吧界塚伊奈帆!!!」

  

  这一次,他终于没忍住在自己的宿敌脑袋上予以暴击。

  

  #04

  

  斯雷因坐在床上翻着书,感到极其的焦躁。

  

  最近界塚伊奈帆来的时候已经不会再让监狱长带他到会见室里了,而是直接来他所在的那个灰白色房间里,他觉得这简直是一种骚扰。比如说现在。他扫了一眼浑身湿透像是蜗牛一样在路上留下足迹的伊奈帆,现在他……她正在好奇地四处打量这个狭小的房间,还翻了翻小书架上自己给他带来的书籍,最后面向自己,斯雷因崩溃地发现从第一天发现他具有特殊体质这个事实以后自己和伊奈帆对话的时候就再也不能从她那惹人注目的胸部上移开视线了。

  

  (那可是橙色恶魔啊斯雷因!!)

  

  「带给你的书都看完了吗?」伊奈帆轻轻地问。难得是个正常的问题,他撇撇嘴,不在意地说,「如果这里有纸笔的话我已经可以写下几万字的读书笔记了。」

  

  但他的到来,确实赶走了那只一直盘踞在这里称王的怪兽。触及的空气里有生的气息。他喜欢这种感觉。即使习惯了一个人,却也始终向往着能有另外一个对象能够倾听自己,理解自己。

  

  「也是呢,」伊奈帆点点头,「其实我最近在考虑让你出狱的事。这样你就可以看更多书,也可以尝试更多的事情。」

  

  斯雷因有些惊讶地抬头去看伊奈帆,恰巧碰上了对方微笑的视线。自从他进入这个私人监狱的那一天起,他就没想过能从这里出去。更何况为他争取这种机会的是界塚伊奈帆这个人。

  

  再次去看看外面的碧海蓝天,繁花百景,人情世态,就像梦境一般。

  

  心里蓦地有一股暖意扩散开来。

  

  「我很感谢你抱着这样帮助我的想法,但是要释放一个世纪罪人,说到底都是不可能的。」斯雷因安静地合上了手里的书。感动是一回事,现实又是另外一回事。虽然监狱里的生活很无聊,但或许正适合他这样的人吧。

  

  伊奈帆坐到床上,并在斯雷因身边整个人躺下来看着天花板。斯雷因才刚刚想讽刺他一身湿就躺到别人床上一点礼貌都没有,伊奈帆便接了他的话,「我想了一个方案……成立需要两个因素,现在还缺少一个因素。」

  

  「哎……?」伊奈帆认真的态度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他并不觉得自己这样一个做出无数掠夺、杀戮、欺骗的恶棍值得这位大英雄付出这么多。

  

  到底是为什么呢。

  

  「我想,只要有一个原因让你不能从一个属于外面的人身边离开就行了。」伊奈帆眨着眼睛看他,并伸出了两只手指,「首先,这个人必须是我,他们眼中的英雄,非常具有影响力的人。这一点已经达成了。」说着,他收回了一只手指,「接下来,需要一个原因让你必须待在我身边,那就是和我结婚。」

  

  「你说什么……」斯雷因大脑一片混乱,他已经搞不清楚伊奈帆到底想做之为何了。

  

  「但是我在这种情况下时不能和你结婚的,所以需要一个能够达成『必须结婚』的因素。也就是说——」伊奈帆说着呈大字形展开身体,神情严肃地仿佛要到前线去英勇献身,「来抱我吧,斯雷因!」

  

  「…………」

  

  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觉得那只被赶跑的怪兽又回到这个房间里来了。牢狱间里像是下了雪那么寂静。他感觉自己似乎无意识地翻了个白眼……这个时候本该对眼前这个一直被他视为宿敌的家伙为自己赴汤蹈火的精神感动,但身体似乎并不能跟随意志做出反应。

  

  「界塚伊奈帆……你吃错药了吗……」无力地用手掩面,他发现自己越来越不能跟上这家伙的思维了。

  

  「不,只要我们发生了身体关系,我就能以需要你对我负责为由让上层允许我和你结婚!」 伊奈帆义正言辞。

  

  「绝对不可能的别闹了好吗!」脸热得要烧起来,他现在想做的只有拎起这个霸占了他的床的人丢下去,方才的感动心情被一扫而光。

  

  伊奈帆听到他的话,表情变得更加严肃,「啧,果然A计划会失败吗。没办法了,只能执行B计划。」就在斯雷因思考着B计划是什么的时候,她坐起身来,走到牢狱间的入口边叫来了监狱长并吩咐道,「麻烦您为我准备一桶热水。」

  

  他皱了皱眉毛,困惑地问,「……你想要做什么,界塚伊奈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当伊奈帆再次转过看向他头时,笑容犹如春风拂面一样温暖。

  

  那一瞬间觉得似乎就此沦陷在这个笑颜里也绝不奇怪。

  






  「——当然是变回男人,上你。」

  






      — 「ぃな1/2」 ·Fin —

 如果有不知道咒泉乡梗的姑娘可以去百度《乱马二分之一》(。

好久没写这种神经病脑洞文了超级开心wwww(我对不起提琴233333

另外,这篇应该是近来最后一次更新啦。接下来应该会全力忙本子的事了,可能会进入一个多月都停更的状态(……

评论(21)
热度(172)
©汁斯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