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奈因]おい!彼は僕の彼女です!04

*前篇走01 02 03

*女装攻伊奈帆×恋爱童贞斯雷因,注意避雷。

*这一话伊总动了点坏心思www

+  +  +



  *  *  *

  

  或许是因为时间还早的关系,服装店里的人并不多。店内采用了昏黄色的灯光,将并不算特别宽敞的店铺渲染出一种浓浓的复古气息。薰衣草香薰的气息弥漫在每一个幽静的角落。本仅仅是一层的设计因为店家别具匠心地添加了低矮的旋转楼梯营造出了小阁楼的独特韵味。衣服不是死板规划好地排放着,而是零散地分布,每一个视角都有惊喜。入口处抱着泰迪熊笑颜如花的人偶身上穿着的简式洋装、墙角里打开门的洋红色的小衣柜里露出的几件小背心或者衬衫在等着你挑选,又或是在小阁楼里的软椅上,搁置的仿佛是哪个急着出门约会的少女没有收起的浅蓝色连衣裙……

  

  就像是误闯入谁的梦境般不可思议的世界。别说来到这里的女孩子会如何的心花怒放,就算他身为一个男生也忍不住惊叹。

  

  看起来像是店主的女孩子脸上盈满亲切的笑容慢慢地走近并对他们鞠了个躬,「欢迎光临,请问希望要买什么样的衣服呢?小店出售各种风格的女装喔——」再直起身时,她看着眼前这两人的目光里却有些猜不透的意味深长,「……嗯?是为了女朋友吗?」

  

  呜啊难道他们两个看起来很像情侣吗好像有点害羞啊可是是他的错觉吗为什么店长小姐说这句话的时候看着的是界塚同学呢嗯一定是因为她长得太可爱的关系。

  

  斯雷因在心里默默地为自己的正解点了61个赞。

  

  「并……不是女朋友,我和界塚同学只是普通朋友的关系!」他有些紧张地澄清道,虽然很开心但是他并不想为伊奈帆增添太多的烦恼,结结巴巴地说着他都开始怀疑自己语法有没有出现问题,「那个,可以请你为她挑一身合适的衣服吗?我对女性的服装并不是很了解……」

  

  就在店长小姐微笑着想要点头时,伊奈帆终于开口说了进店以来的第一句话,「虽然这样说很失礼,不过……我从小就有心理疾病,不能够在家以外的地方换衣服,所以希望店长您挑好了先让我身边这位先生代我试穿,您看可以吗?」

  

  [界塚伊奈帆の場合]

  

  有些事情不说出来,并不代表它就没有存在过。

  

  就像有些人万年都是懒洋洋的没有干劲的样子,但他在另一个场面就会掰起理论来头头是道口齿玲珑把听众洗脑得一愣一愣(当然这里并不是特指我们的界塚伊奈帆先生),而有些人虽然看上去冷淡而禁欲,但他也许会在无人的小黑屋里一本正经在研究形形色色的哲♂学书籍和内涵小电影,脑海世界比任何一个平常人都要丰富(都说不是指界塚伊奈帆先生,你盯着我做什么?),存在即合理嘛。

  

  虽然说作为标准理科生出身的伊奈帆对美的研究并不深,并不能看到某样物品的时候立刻学术地指出「优点1234」并随口说出八百字优美形象活灵活现的描述但依然可以看到一件漂亮的衣服的时候想到「欸,这个和某个人很合适啊」。

  

  ——而现在我们羞涩有礼温和可爱的斯雷因·特洛耶特先生此时此刻光荣地成为了上文指到的「某个人」。

  

  「哎?我吗?可是我是男人啊……!?」被提到请求代替自己试穿女装的斯雷因原本翡翠色的眼睛混乱成蚊香状,浅金色毛茸茸的脑袋上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冒出来的白色蒸汽,手不停地左右摆动着表示自己强烈拒绝。

  

  事情发展到如今的境地其实也是出乎他的意料。本来他就只有校裙那一套勉强可以称之为女孩子的装束,也没打算特意购买或者向雪姐借(他简直可以想象出她用惊愕中又混杂着喜悦的、蕴藏着深刻内涵的表情说「奈君居然也开始考虑女孩子的事了」的场面了,不,还是停止想象吧),直接穿上自己以往的常服就出门。

  

  结果没想到斯雷因完全没怀疑他的性别或许还觉得自己是因为家庭条件买不到裙子的,这家伙……应该从小就被深度保护,平时根本就没怎么和女孩子接触过吧?这种单纯得要命的反应,是不是有点太犯规了?

  

  绝对是被拐卖了还会帮匪徒数钱的类型……

  

  或许带着少许愤愤和好奇的,他忍不住撒了一个小谎。

  

  「没关系,」店长小姐依然保持着让人感觉春风拂面的笑容,「先生您的身材很纤细,长相也精致,我认为我们店铺的衣服的L型号您是完全可以穿得下的,而且还会很合适呢!」

  

  随着店长小姐话音一落,站在身旁的斯雷因明显又多僵硬了几分却没再说什么拒绝的话语,伊奈帆忍不住在心里为店长的神助攻竖了个拇指。

  

  在店里小转了半圈,眼睛里蓦地亮起光来,他拿出一套长裙笑眯眯地塞给一脸绯红的斯雷因,看着他磨磨蹭蹭地走到试衣间里。

  

  「辛苦了。」待到昏黄色的小店里只剩下两个人,站在身边的店长小姐突然又挑起一个神秘的笑容,「虽然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不过很用心呢。」用心两个字被加上了重音。

  

  ……什么啊,被看穿了吗。不过也是啊,今天除了戴了假发以外估计自己全身上下看不出哪里有女孩子的味道。

  

  耸耸肩表示没太在意,伊奈帆的视线始终留在试衣间的门上。

  

  「就当闲聊,如果客人不高兴可以不回答噢……呐,你喜欢那个男孩子吧?」店长小姐用食指把玩着自己灿金色的发尾,笑意渐深。

  

  他皱了皱眉毛。终于把注意力重新聚集到店长小姐身上。

  

  不得不说他原本平静的心湖被这个女孩丢出的石子砸出了一圈圈的涟漪。并没有生气,只是困惑。他原本就没有考虑过喜欢这个陌生而飘忽不定的词。喜欢?他对斯雷因前辈?他不能否认自己对斯雷因的关注和在意。这种感情就可以解释为喜欢了吗?这种喜欢又是哪种喜欢?他很喜欢雪姐,但必定与其不相同吧。

  

  「唔哇——!!」他本想要回答些什么,就听到试衣间里传来一声惨呼,紧接着就是重物落地的巨响。担心的波浪瞬间就汹涌而来,也没思考自己此时的特殊身份,直接冲上去推开了试衣间的门。

  

  他睁大了眼睛。

  

  怎么说呢。第一次见面时,他对斯雷因的印象就是很美。油画般不真实的精致长相,柔软的浅金色头发蓬松适度,像只乖巧温顺的拉布拉多,在此之前他简直不能相信金发、翡翠瞳色、猫眼这些元素组合在男人的脸上还能显得这么英气。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不能相信的事就是——

  

  少年跌坐在地上,酒红色的长裙花朵一般散开。那是一身以小红帽元素来设计的森林系长裙,大大的裙摆一角绣着三五朵米色的小花,犹如迷路于无限森林中的意外发现,与花朵同色的围裙下摆有着精致的蕾丝,但它绝不仅仅如此单调就罢休了——裙身还分布着隐藏着小小的少女心思的钩花和局部多层荷叶边。真的是非常复古又不失甜美可爱的装束。套装的披肩落在地板上。少年浅金色的头发还有少许凌乱,一双清澈的眸子里仿佛隐藏着深山古泉,事故后的迷茫幽幽扩散着,仿佛走失在前往外婆家路上的小红帽。恰巧的是,试衣间内的墙纸就是森林的图画,混着店里的薰衣草芳香,那一瞬间他真的有穿过时空之门来到格林的世界中的错觉。

  

  这个家伙,怎么穿起女装来如此的……

  

  「抱、抱歉!我太笨手笨脚了,一不小心就踩到裙子就摔倒了!」挠挠头,斯雷因抬起头轻轻笑起来。

  

  ……等等。眼前这只散发着圣光像是天使一样纯洁无瑕的生物真的是在这个凡尘世间存在的吗?

  

  明明是个男人,怎么会这么可爱!?

  

  他静静地从旁边捡起披肩给他穿上,还顺便整理了一下弄得乱糟糟的围裙——那纤细的腰身能用围裙长长的带子打出大大的蝴蝶结,接触到对方腰线时,主人还不禁浑身战栗了一下。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有些不明情况的斯雷因,直到对方羞红了脸,别开视线,「那个……果然很奇怪吧,这么可爱的裙子让我来穿……还、还是不要盯着我了!」

  

  心跳得很快。明明是身体里如此微小的一个器官,却仿佛充满了力量以无限膨胀的架势要将胸腔挤爆,直至自我毁灭。耳边雷声轰鸣,听不见更多嘈杂的声音。强烈地。强烈地。强烈地。最后炸裂开,火焰熊熊燃起,焚烧每一根神经的末梢。

  

  想要占有他。

  

  想要占有他。

  

  想要占有他。

  

  绝不能让其他人看见。

  

  「脱掉。」他说。

  

  「诶……?」

  

  「我是说,这身衣服不合适我的样子,我们换一身可以吗?」他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淡淡地说。

  

  第二套是赫本风的小礼服。剪裁精当,穿在斯雷因身上竟像是量身定做的一样,犹如白百合般优雅高贵的气质让人心醉。黑色的选色为穿的人更添几分勾人魂魄的神秘感。浅金发少年扯了扯刚过臀部的短裙,一双白皙的腿在空气中瑟瑟发抖,「这么短的裙子不、不太好吧……」他上下打量着眼前的人,待到看够了才摇摇头,不忘在心里打上85分,「换一套。」

  

  第三套是甜美系洛丽塔洋装。巧克力色背带裙搭上酒红色风琴襟衬衫,仿佛甜点王国走出来的金发公主,不仅可爱值爆表还格外秀色可餐。他抿抿唇,没意识到自己脸上泛滥的笑意,在心里打上90分,「还是不行。」

  

  第四套是最普通的邻家少女系装扮。咖啡色格子连衣裙搭上印着卡通图画的米色卫衣,亲切得犹如童年里最喜欢吃的绿豆棒冰,不会太张扬,而是低调的可爱。浅金发少年已不再如同第一次试装那般的害羞,但被他注视着时仍会不好意思地挠挠脸颊。他舔舔干燥的嘴唇,感觉到喉间的饥渴。

  

  他眯起暗红色的眼睛,转过身对在不远处等待的店长小姐点点头,「我就买这套了。」


-To be  continued-

——————————————————

所以说到底是谁在买衣服啊伊总23333我简直想写成“把这几套都给我包装好”但是一想到这样的话伊总可能连特价鸡蛋都买不起就放弃了(我真的是粉

评论(8)
热度(124)
©一杯果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