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松][十四一]お願いメイドさん!

避雷警告:

*本篇为投喂自己写着玩的女仆十四松×黑手党少爷一松,写得非常仓促,注意设定避雷(。

*非六胞胎设定,1234是兄弟,56是兄弟。

*bug有一堆,文章很智障,剧情很狗血。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





+  +  +



  深夜,赤塚论坛情感交流版。

  


必看:让男人体力旺盛更强悍的招数!    [广告]

  

-----------------------------------------------------------------------------

  

-情感交流-

  

【求助】明天就要为了家族去见联姻对象,我还没有和喜欢的人告白怎么办

  

ねこみみスイチ[楼主]

  

  是这样。楼主家是附近势力最大的黑手党组织,说不上富可敌国但买下一个东京还是绰绰有余。家里的长男是个人渣的同时却熟知各个领域的知识口技了得常年在外帮家族谈生意;次男表面上是作风痛得没法忍的当红明星背地里精通各种军火武器战力以一敌百;三男总是热衷于各种地下偶像演唱会可认真起来的时候可以随意用高超的电脑技术盗取任何一个大企业的商业机密。只有我这个末子是个性格阴暗的大型不可燃垃圾每天都找不到自己生存的意义,本来想着听命家族安排去联姻但是却不巧在这个节骨眼遇见了无法忘怀的命定之人,求教楼主到底该何去何从?

  

浏览数:87623 评论:141

  

----------------------------------------------------------------------------

  

爆:孤独王子松野空松性感密码全揭秘点击即看!    [广告]

  

  #1 我是你的小呀小熊猫

  

  哈哈哈哈哈承包沙发!

  

  建议楼主赶紧生米煮成熟饭,即使家里不同意迫于面子上也无法拒绝,说不定还能一口气娶到两个,皆大欢喜皆大欢喜。

  

  #88 喵酱我老婆

  

  1楼是哪里来的人渣?建议把枪塞嘴里自爆。

  

  #100 野球野球野球野球野球

  

  啊哈哈哈哈私奔特大本垒打——!

  

  ……

  

  …………

  

  #135 sweetpink

  

  ……难道只有我觉得楼主是来炫耀的吗?

  






  - お願いメイドさん!-







  

  01

  

  现在再仔细回想起来,就时机上而言这一切实在是太过恰巧,犹如从天而降的小女仆或许真的是什么人派来拯救他的也说不定。

  

  一松是制霸一方的黑手党松野组的第四个儿子。按一直以来定下的规则来说,作为一个黑道家族的后裔,每每总是最小的孩子会被用来作为加深与另外一个家族的关系的筹码,而恰巧松野组就只有四个孩子——一松正是最年幼的那个。打出生开始便活在前面三个优秀闪亮的哥哥的光芒下,即使自己本身其实并不是那么糟糕,也被衬托的有几分自卑起来。不断努力追逐着他们的步伐,却好像在不断流淌的岁月里愈发看不到他们的背影。因为年幼时认真专注于各项知识的学习而疏于人际关系的拓展,待到回过神来时,他身边连一个能够谈心的朋友都没有,长年与猫咪为伴,与人对话时只能以强行撑起的凶恶气场来伪装自己内心的惶恐和不安。

  

  在接到和山口组的大小姐联姻消息之后没多久,也不知道到底是松造的脑子被门夹了还是偶像宅三男的恶趣味使然,家里突然就招聘了一大波被要求穿上带着荷叶边和蝴蝶结小短裙的可爱女仆,看到人总会用甜得可以把人融化的奶味儿嗓音问好,的确在一时间形成了一道被其他家族称道的松野组特色风景线。

  

  ……所以说他可以问一下被派遣来服侍自己的这一位为什么画风有点不太一样吗。

  

  彼时正是清晨,一松正在梦境里与被窝的温暖大战三百回合,只听见一声震耳的破门巨响,他猛地从梦里惊醒,旋即在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的迷茫里被一把举起然后啪叽一声摔到沙发上,他几乎能够听到自己身体内某个地方发出了清脆的骨折声响。

  

  “早上上上上上好干劲——!我是十四松!从今天开始就是你的贴身女仆!那个,井野君?还是田中君?啊哈哈——”元气满满的笑声从身后传来,一松扶着自己差点被折成两段的腰像是一个年迈的老人一样巍巍地转过身,以往便不太友善的目光里此时蓄满了任何一个人都能感受到的杀气,“你他妈……连自己要工作的组织是什么就进来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纤长的身影。穿着及膝的女仆裙,灵动的白色荷叶边因为主人的剧烈动作尚未平静还在轻轻摆动,下边露出的一双毫无赘肉的长腿是健康的小麦色,脚上的蕾丝袜搭配玛丽珍鞋也显得俏皮可爱。如果止步于此尚且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但他再抬头看到那张脸时却能察觉到有不对之处。不足够长的黑发用黄色的蝴蝶结扎起两个小辫,眼睛里柔和的黄色跳跃着,大大咧开的嘴勾出的笑容说不上甜美但十分有感染力。

  

  ……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你回去吧,我不需要什么女仆。”冷笑了一声,一松靠在沙发上目光里像是结了冰,“反正像我这样的人……”

  

  “我知道了!井野君需要换衣服!十四松换衣服超级快哦!”完全忽略掉一松的发言,打着明黄色领结的女仆猛地扑上来由下到上一把抽掉了他的上衣,紧接着又在他的目瞪口呆中用双手抓着他的裤子,用力之大让他毫不怀疑下一秒十四松就会连带着他的内裤一起把睡裤扯掉,眼看着自己保持了二十年的贞洁马上就要被一个初次见面的女仆夺走,他立刻惊呼着做出了暂停的手势,“停、停停停下——!啊啊啊啊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自己换衣服!”

  

  “嚯—呀,听女仆长小姐说佐藤君性格冷淡又沉默,意外地叫得很大声呢!”这回总算是乖乖收手的十四松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一般依然无害地笑着。

  

  所以这回连井野和田中都不是了,佐藤又哪位啊。

  

  一松内心一片溃败。

  

  磨磨唧唧地穿上黑衬衫并打好紫色领带,再回头的时候才注意到十四松一直用闪亮亮的目光注视着他,一松不适地干咳了一声,带着一脸的黑线问,“……别人换衣服你就不能回避一下吗?”

  

  “可是我是被要求来做井野君的贴身女仆……”十四松瞪着猫眼鼓起软软的脸颊絮叨着,“所谓的贴身当然是要从吃饭、更衣到洗澡、睡觉都要陪同的啦!”

  

  他是被当成什么三级残障饲养起来了吗?

  

  将最后一套穿衣工序——披上西装外套完成,他心想着,必须要在这噩梦真正蔓延开来前好好调教这个不知事的小女仆。

  

  他用一个随意的姿势靠坐在沙发上,眯起眼睛勾着唇角轻笑,那模样像是一只慵懒的猫。他伸出手对十四松勾了勾示意让对方过来,小女仆眨了眨眼睛便哈哈笑着毫无顾忌地走过来站在他身前。

  

  “……十四松是吗?既然做了我的女仆,就要知道规矩。首先,这里的人都这么称呼我:‘一松少爷’。把那些什么井野田中还是佐藤之类的玩意都给我抛到爪哇国去。”他说着,手指在十四松线条流畅的腰间游走,然而对方对他的挑逗没有任何反应,而是煞有其事地点点头,“我知道了,福山君!”

  

  一句话把一松强撑起来的阴冷气场灭掉一半。

  

  ……好吧他放弃在这个问题上和这个脑回路不知道在哪个宇宙的女仆讨论。

  

  “啧,愚蠢的女人。这么肆无忌惮地在这里胡闹……你知道做黑手党少爷的贴身女仆会遭遇什么事情吗?”原本动作还是轻盈得像是掠过水面的鸥,此时他将手完全环到十四松的腰上,只要稍微使力,任何一个女孩子都会直接前倾倒在他怀里。他抿唇笑了笑。

  

  往自己的方向扣第一下。

  

  怀里的人平静地看着他。

  

  扣第二下。

  

  怀里的人歪了歪头。

  

  扣第三下。

  

  依旧像是脚底灌了铅一样地风雨不动安如山。

  

  ……强行拉入怀中计划,大失败。

  

  一松不自然地清了下嗓子,又重复一遍刚刚说过的话,“……你知道做黑手党少爷的贴身女仆会遭遇什么事情吗?”

  

  不行连他都觉得自己真是蠢爆了。

  

  破罐子破摔地摸上了对方的腿,还顺势往腿根方向爬,这一次,他明显感受到身前的人有明显的抖动,他非常满意地抬头去看,却意外地对上一张十分兴奋的脸,“少爷想看吗?我今天穿了新买的内裤喔!超级棒的!”说着在一松措手不及间一把将裙子掀了起来,他心里咯噔一下有些犹豫地向下移动视线,结果在看到美丽衣物下的光景的时候,一松瞪大眼睛感觉自己的眼珠子快要掉下来。

  




  ……草泥马为什么这个女仆穿着棒球印花大裤衩!?!!




  

  02

  

  这个在初次见面就用自己的行为粉碎了一个男人对可爱美好事物幻想的女仆就这样在一松的身边留下来。他也不知道自己花了多少时间才让对方记住家里每个人的名字。不过比起这件事,更叫松野组女仆长头痛的是十四松能够毁灭一切的惊人破坏力。擦花玻璃、摔破花瓶、将红茶倒到那张不知道价值多少百万的绒毯上、一头撞破绘着名画的屏风、做出看起来很好吃让人防不胜防实际上一入口就倒地身亡的地狱料理,每天在女仆长的责骂下,十四松依然欢快得像是一只出门撒欢的大型犬。要说为什么一松对这件事不太在意就是因为在自己的房间里时十四松好像会比在其他地方要来得安静乖巧许多。看十四松欢快地跑来忙去的意外地他还挺开心。这个充满活力的家伙着实给他带来不少乐趣。但尽管如此,心存疑惑又是另外一回事。这家伙电波得俨然和这个地下蕴藏着太多秘密的松野组不符,却始终没有被松造解雇。

  

  “十四松。你到底是走了什么后门到组里工作的?”闲来无事时,他突然问起。

  

  “那—个—”十四松闻言别开了视线,“……一松少爷想知道吗?”

  

  难道是什么有关家族的难言之隐吗?

  

  一松垂了垂眼睑,带着几分歉意说,“如果不方便……”

  

  话未落音,一个手掌以极高的速度切开身边平静的气流从他脸颊旁擦过,直接在一松背后的墙壁上撞出震耳欲聋地一声巨响,石壁的碎裂声隐隐约约地传入耳膜,似乎整栋屋子都摇了摇,他毫不怀疑那里已经被十四松打出了一个深陷的坑。此时此刻十四松带着明亮笑容的脸近在眼前,身上那种与现在气氛违和无比的清新柑橘味儿暖暖地传过来,他的嘴唇以暧昧的姿态蹭着一松的鼻尖,每一下吐息都清晰可感——他下意识地护住后方以来防备心中那种强烈的下一秒就会被他可爱的女仆强暴的错觉。

  

  “因为我的力气超级大哦肌肉肌肉!”

  

  “是、是嘛……”

  

  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到底是个怎样的怪物啊?







  03

  

  一松本来是不该因为联姻这件事发愁的。为了这件事纳闷到要去在过往非常不屑的论坛发帖更是意料之外。在之上有了如此优秀的三个兄长的前提下,继承家族事业什么的根本轮不到他。也没什么其他值得称道的梦想。硬要说只有枪支使用这项技能比较突出。如果能为家族做一点事,那么联姻也未尝不可。

  

  但是这种平静就在突然之间被打破了。他喜欢上了一个只有一面之缘、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的人。连他自己想起来都觉得这件事真是荒谬至极。

  

  那次他自己跑出去想到附近的超市买点猫罐头,站在斑马线前等待绿灯时身旁突然窜出一只猫咪朝着车流往来的道路奔去,他睁大眼睛,一辆对此毫无知觉的货车像是环绕着死神的幽暗气息,以极快的行驶速度撞了过来,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明明什么都没有想,身体却不受控制地跑了出去将猫咪托起,再转头货车的阴影已经将一松笼罩住,仿佛地狱的入口一般。他的背脊发冷,用尽最后一点能够反应的力气将猫咪朝前抛了出去。

  

  ——会死的。

  

  他知道这个事实,只能合上眼睛接受。

  

  之后一松晕了过去。当然不是被吓晕的。在关键时刻有一个人冲出来将他抱住,整个过程的速度很快,所以两个人是抵达人行道后因为惯性作用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当时一松的脑袋受到了轻微的撞击——虽然没什么大的影响,然而在医院醒来的时候那个救他的人早就不知行踪。能够残留在他印象中的只有一点模糊的轮廓和对方身上隐隐约约的香味——却也因为那个时间太过短暂,很快也消逝在记忆当中了。

  

  明明只是陌生人罢了,再回忆起来的时候却有难以解释的心跳,以及在某几个夜晚侵入梦境的景象:疯狂地涌入视野里的白光,那个人因为紧张而咬紧的牙关、无法控制力度而将他抱得有些紧的手臂,和冲出险境时大大挑起的嘴角弧度,与眯起的眼睛构成温暖如阳的笑容。

  

  他再次梦到这个情景的时候,下意识地跑上去一把抱住了那个缓缓消失在白光里的人,旋即迷迷糊糊间醒来,发现对上的是十四松超大号的白痴睡脸,噗地一下差点没有喷血。他掐了一把十四松的脸愤愤道,“旁边不是给你准备了房间吗女孩子怎么可以随便跑到男人的床上睡觉!?”

  

  “诶?……啊,这个,没关系哦。”十四松在半睡半醒中露出一个挂着口水的笑,“因为我是男人嘛。”说着将一松搂到怀里继续打呼噜。

  

  “哦、诶。这样……”一松点点头想再次睡下。

  

  顿了三秒,猛地掀被而起。

  

  “——!?!?!!”





  

  04

  

  纵使论坛上无数网友给他提了私奔方案一百则、如何让未婚妻和心上人都成为我的翅膀小秘籍等等一系列或者靠谱又或者纯粹是开玩笑的建议,一松始终是清楚地知道对于一个也许未来再也见不到的人挂念在心是愚蠢至极的行为。坐在前往与山口组大小姐见面的酒店的车上他有些百无聊赖地朝窗外打量,作为贴身女仆跟随的十四松看起来比他还兴奋,在空气里握着看不到的球棒做挥棒的姿势——其实他不太明白为什么这样的事十四松也要跟着来。按过往的惯例来说,和联姻对象见面这种事最多不过带上一个秘书,而十四松当然算不上是他的秘书。这个人待在他身边他当然会感到很开心,可是时至今日,他仍不知道将十四松安排在他身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啊哈哈——一松少爷在紧张吗?在紧张吗?马上就要见到山口小姐了哦,听说对方是个特大本垒打级的美人!”十四松不安分地踢着腿,短短的裙子不停地在膝盖上扑腾,像是鸟儿的翅膀一般。

  

  “十四松。你有没有喜欢的人?”漫不经心间,他带出这个问题。虽然他觉得这个话题和十四松谈起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是不合适的,但是他又能和哪个人说呢。

  

  “有哦!”没想到的是对方答应得格外爽快,“是超级超级喜欢的人哦!”

  

  他怔怔地看了十四松半晌,突然觉得几分钟之前的自己真的是十分失礼。虽然这个家伙看起来活得这么没心没肺,但是也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在感受着生活吧。

  

  “……是吗。那么你可以告诉我喜欢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吗?”一松注视着身前这个目光炯炯的人,语气不由得变地柔和。真的很神奇,明明如此跳跃的一个家伙,为什么待在他身边却有一种十分熟悉的安心感呢,“我啊,一直觉得自己喜欢上了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真的是非常、非常……奇怪。”

  

  听到这个问题,一直雀跃着的十四松终于闭上嘴,安静下来。一语不发看着他。旋即,将视线转移到私家车的顶部,好像能穿过那片黑色看到无限远的湛蓝天空,好长时间没有说话。

  

  “……看到他开心就很满足、这样的感觉吧。”

  

  *

  

  山口组包下酒店的一整层楼布置得豪华奢侈,明明只是个简单见面吃个饭还不至于到正经谈判的阶段,这种气派倒像是他真的要去赶赴一场婚礼。到达的时候对方的人基本上都到场了。山口小姐穿着一身剪裁合体的露肩小礼服,抿着嘴唇微笑的模样远比照片上看到的要更加美丽动人,她踩着轻快的步子来到一松面前和他打招呼,并柔柔地握住他的手,说早就听说一松先生的大名,我也偷偷仰慕您许久了——今天一见果然比想象中要来得更加英气,如果我们的婚礼能够成功的话,想必能让两家的实力更进一步吧。

  

  一松虽然有些紧张,但是场面上的客套话还是能勉强应付,简单聊了聊后大家都开始入座等待上菜。待到入座完毕,一松才想起十四松还在身边,没有坐下,特别安静地站在他身边,比任何一个时刻都像是一个合格的女仆。

  

  “一松先生,不来碰个杯吗?”进餐期间,大家都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山口小姐突然对他眨眨眼,将上好的红酒倒入他身前的高脚玻璃杯,他愣了愣,旋即顺从地端起酒杯去和她碰杯。结果碰杯之后,山口小姐并没有马上喝下红酒而是偷偷地蹭上来,手臂感受到的是女人丰腴而柔软的胸部,浓烈的香水味一下子争先恐后地涌到他鼻腔里令人昏眩,她的声音比起刚刚招呼时候的声线更像是掺进了几斤蜜糖,听着骨头酥软:呐。我们家族已经在这家酒店包下了一间最好的房间。一松先生……今晚愿意留下来吗?

  

  听到最后他一下子又打了个激灵,猛地从温柔乡醒过来,却又感到有哪里不太对劲。

  

  大厅的灯突然熄灭,能够捕捉的事物一瞬间全部归为浓黑。开始不断有枪声、惨叫声、鞋子和地板敲击的声音、打击声交杂着响起,他终于明白最开始感受到的违和感从何而来——这场见面会最初就是一个设计好的圈套,他们居然愚蠢地跳进了敌人的窝里。

  

  他尝试着想要起身——却也真的一如预料一般,身体发软,根本没办法做出幅度太大的动作,即使微型手枪就藏在他的裤腿里也没法去拿。枪击声连绵不断,有几颗擦着他的肩膀飞了过去,刺痛感从伤口向四肢蔓延,他粗鲁地叱骂了一句。

  

  紧随着一声人体倒地的巨响,他被人整个托起来以公主抱的形式抱在怀里,那个人在顾及他不被身旁的人攻击到的同时还要用腿扫击对方,每一次击中肉体的声音都结实有力。一松感到自己整个世界都在旋转跌宕。

  

  “一松少爷,拿好枪哦!”黑暗里响起欢快的嗓音,仿佛他现在正在游乐园里看庆典游行似的。仅凭着窗外漏进的一点点月光,他看到了熟悉的、仿佛能划破黑暗的笑容,“这玩意我不会用,远程全靠你啦。”

  

  紧接着枪支便落到他的手上,“一松少爷,八点钟方向两个——”

  

  砰!砰!

  

  他摸上枪托,那种触感似乎在接触之时便将枪的信息全部传达给他。他端起枪使出全身力气开枪,满意地听到了那个方向传来悲鸣。

  

  “十二点钟方向一个——”

  

  砰!

  

  “四点钟方向两个!”

  

  砰!砰!




  

  不断地有人倒下,他不知道他们到底打了多久,最后总算是安全逃离了那家酒店。洁白的月光洒下来,那个扎着小辫子的女仆依然是一副灿烂又天真的笑容。

  

  笑容和香味重叠,他就像身处梦境一般。

  






  00

  


  深夜,赤塚论坛情感交流版。

  



免费福利:内裤选得好,老公回家早!    [广告]

  


-----------------------------------------------------------------------------

  

-情感交流-

  

【感谢】我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了

  

ねこみみスイチ[楼主]

  

  谢谢大家。

  

浏览数:22141 评论:54

  

----------------------------------------------------------------------------

  

密:用这个能让他更爽    [广告]


  

  #3 喵酱我老婆

  

  前排恭喜。

  

  #10 我是你的小呀小熊猫

  

  冷冷的狗粮~在我嘴里胡乱地塞~~(唱

  

  说起来这么喜庆的事ねこ酱不应该喵两声卖个萌服务观众老爷吗。

  

  [系统提示:用户【野球野球野球野球野球】使用道具对您施加了诅咒,人品值-5]

  

  #34 ぉ寂静と菰獨ゞ

  

  哼……多么beautiful的love story,我被深深地打动了。

  

  #53野球野球野球野球野球

  

  啊哈哈哈哈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啦!!

  

  #54 sweetpink

  

  对方不想和你们两个说话并高亮置顶了这个帖子一周。

  

  祝幸福:)









  

  — 拜托了女仆·Fin —




补充几个不是很重要的点:

①松造一开始就猜到可能有诈。

②十四是为了接近一松才去应聘的w

③一松的用户名梗出miku的歌ねこみみスイッチ(猫耳开关),去掉ッ后最后两个片假名イチ正好为ichi

④我居然又写了女装攻,我到底有多喜欢女装攻(。

评论(3)
热度(91)
©一杯果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