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奈因]おこちゃま戦争

CP:界塚伊奈帆×斯雷因·特洛耶特

*我已经不好意思打上情人节贺这种字眼了,还请大家随意食用,一笑而过就好。反正大概出个门回来后觉得太羞耻还是会删掉

*和歌词本身没有任何关系。

*现paro。



*  *  *



  

  空气像是凝固了,僵硬得像石块。并且是填充了满满的火药随时都会爆炸开来的石块。

  

  漆黑的怨气无形地环绕。

  

  一如既往的早晨里,收拾得干净整洁的厨房里飘散着一股淡淡的甜味,闻着让人不由得食欲大开。房间中间摆放着一张铺着格子布的餐桌,上面放着两人份的煎蛋、土司和热牛奶。明明是普通的家常早餐,却得力于做饭的人的良好手艺而显得十分诱人。坐在一边的有着碧蓝猫眼的浅金青年瞪大了一双清澈的眸子,盯着身前散发着油亮光泽的食物,煎得恰到好处的蛋黄还呈半流体状态地在他视野中上下左右极带节奏感地弹动,仿佛在搔首摆姿地诱惑着他快点把自己吃掉似的。

  

  多平淡温馨的场景啊,现在他就该应景地用刀子小心翼翼切开煎蛋,并用叉子叉上一小块送到对面那个人的嘴巴前,再用甜腻得可以杀伤一大票单身群体的语气说一声,「啊~亲爱的~张嘴。」虽然听起来恶心得可以让人把隔夜饭都吐出来,但换作平日他心情好的时候说不定还真的可以那么做。

  

  为了平复心情,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但黑色的阴影并没有就此从他的脸上消散。

  

  呼气。吸气。呼气。

  

  他警告自己几百遍要冷静。

  

  反复进行了许多轮后,他抬起头看向坐在对面平静地望着自己的棕发青年,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说,

  

  「——下一次见面,我们就是敌人了。」

  



  - おこちゃま戦争 -




 

  

  01

  

  「哈?你说斯雷因因为煎蛋生你的气,所以离家出走了?」缓缓往杯里倒入温热的水,黑色短发女子在转过头的那一瞬,嘴巴因为惊讶大大地张开,她看着坐在自家沙发上面部神情还是那般不可言其妙的青梅竹马,那模样严肃正经仿佛他即将要在这里开一个学术讲座,而不是来做情感咨询什么的。当初他和斯雷因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决定放下心中对他的这份感情并对两人奉上真诚的祝福,没想到的是,如今她已与丈夫走过了完婚的第二个年头,但伊奈帆和斯雷因的爱情长跑却拖拖拉拉地似乎没能看见终点所在,维持着两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频率稳定行进着。这对一直对斯雷因保持着「是一个温柔羞涩有礼又可爱的男孩子」的印象的韵子来说实在是大跌眼镜,只能感叹平时越是温和的人炸起毛来越可怕。

  

  「所以,这一次你们就是因为一顿早餐吵起来的?」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网文韵子有些无奈地问。多年以来担任号称新芦原第一头脑(以及最低情商)的界塚伊奈帆的爱情军师,她早已见识过各种各样奇葩的情感问题,例如「我觉得斯雷因在舞台上发言的时候实在很可爱所以他下来的时候我忍不住走到台下亲了他一下为什么他两周都不理我」又或者「我完全不明白为什么斯雷因不理解安○套是最好的生日礼物」之类的数不胜数,丰富多变跌宕起伏比当下热播的八点档还引人入胜。

  

  「因为前阵子刚刚好遇上超市打折,就多买了几份鸡蛋。早上自然会经常做玉子烧或煎蛋了。以前和雪姐一起住时,她很喜欢加糖的煎蛋,我就照着习惯做了。虽然他每天早上起来看到早餐脸色都会很不好,我当初也只以为是起床气,直到前一天晚上,他才终于愿意和我说,他讨厌加糖的煎蛋。但第二天早上我才发现,家里已经没有酱油和盐了。」他声音毫无波动起伏地平铺直叙着,就好像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而不是把恋人气跑的家庭大事。

  

  ——那你倒是换一种菜色当早餐啊!?

  

  韵子忍不住在心中咆哮。

  

  「我觉得斯雷因如果真的喜欢我的话,可以忍受这一餐的。」他毫无罪恶感地接着说。

  

  不我觉得他忍了你这么多天已经是宽宏大量了。

  

  「『果然,喜欢吃甜煎蛋和喜欢吃咸煎蛋的人是没有未来的,伊奈帆,我们还是好聚好散吧』,这样说着,他收拾了东西摔门就走了。」伊奈帆挑了挑眉毛,开始露出略带困扰的表情,「……我都没有来得及告诉他我其实喜欢吃辣一点的。」

  

  事实证明,上帝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虽然我们聪明绝顶的界塚教授拥有着常人无法企及的超凡头脑,但在感情上面,韵子觉得伊奈帆一定是把他毕生的情商都用在追到斯雷因上面、以至于现在连一个三岁孩童都不如。

  

  韵子翻了个白眼,她不断默念着这是常态网文韵子你要习惯习惯习惯,这样的伊奈帆才是正常运转的伊奈帆——但还是觉得自己十分无力意识已经快要从口中脱离挥着小翅膀去朝见伟大的耶稣了。真的,斯雷因君,这么多年来和这个木头脑袋过日子真的辛苦你了。

  

  「说起来,伊奈帆,以你和斯雷因这种吵架频率,一般都是谁道歉占多数?」突然想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韵子转头问棕发男人。

  

  「韵子,我要纠正你的说法,我们并没有经常吵架,那是为了让两人的感情得到更高层次的升华……」正当伊奈帆不满于韵子对他们的感情不好而用的措辞作出反驳时,他看到青梅竹马和善地微笑着指了指门口,他再次恢复之前的淡然神情并闭上了嘴。深沉地思考片刻才再次接话,「实际上,我们每次都是自然而然地就和好了,所以也没有谁先道歉之说。」

  

  「原来如此,这正是问题所在。」韵子认真地点点头,「我认为,像斯雷因那样温柔的人,只要向他好好道歉他一定会原谅的。所以,这次就先下手为强吧。那么第1761次伊奈帆斯雷因和好大作战——」

  

  「等等,我们有吵那么多次?」伊奈帆像是一个在课堂上遇到困惑的学生一样正直地举起手。

  

  ……斯雷因君,你还是,不要回来了吧。

  

  韵子十分担忧地、打心底认真地祈祷着。

  

  02

  

  他泄气地在床上翻了个身。

  

  情景倒放到三小时以前。彼时他正背着一袋行李气冲冲地从伊奈帆家跑了出来,也没多思考,这次也如同平常一样地跑到好友哈库莱特的家门前。其实来到这里他就有点后悔了,因为自己的私事总是来麻烦哈库莱特他一直感到十分不好意思,却也不知道该到哪里避风头更合适,因为如果回家的话——他相信爱子成疾的养父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亲自跑出来平了界塚家,他一直对那个叫做界塚伊奈帆的混小子拐走自己儿子非常不满,常常想找借口制造矛盾让他们分手(实际上不需要制造他们两个人之间本身就已经存在很多矛盾了)。

  

  说到底,就算三天两头地吵得要拆屋,但他从来就没有真的想要离开伊奈帆。只不过是想留给双方一个能够冷静思考的空间罢了。

  

  叹了口气,他伸出手就想要敲响那扇熟悉的门,但随之在耳边浮动的声音就让他僵住了动作。

  

  「看,界塚太太又来了……」

  「看,他就是我之前说的界塚教授的夫人,听说是什么有名的医药博士……」

  「难道说又吵架了,上一次不还是一周前吗,真是令人堪忧的夫妻生活哦……」

  「不对啦,听说他们根本就没有结婚……」

  「啧啧啧,现在的年轻人不管做什么都是那么大胆……」

  

  眼看着话题往后就谈论到未婚先孕的禁忌话题他一拳头下去差点没把门砸出一个窟窿。

  

  现在回想起来,斯雷因根本不知道自己当时是脑子哪个洞进了水才和这个本该和自己八字不合的界塚伊奈帆走到一起的。根本是莫名其妙,无理可循。最初明明是因为这个突然出现在艾瑟依拉姆身边的面瘫家伙实在让人太没有安全感,本着要保护艾瑟依拉姆的目的,他替自家青梅竹马回绝了一次又一次的邀约,结果整个过程就从「我找瑟拉姆小姐吃饭」「我找瑟拉姆小姐」「哦瑟拉姆小姐没空啊那斯雷因前辈可不可以代替解决这盒便当浪费不好」「哦瑟拉姆小姐没空啊那斯雷因前辈看起来很有空的样子要不要和我一起吃饭」发展到「前辈我以后可不可以帮你做饭」「前辈我们周末可不可以出去玩」最后到「……前辈,我可不可以抱你?」,当然其中还省略了无数大大小小的吵架,而现在对比高中、大学,其实也就是「见面就吵」、「分隔两地,大老远地坐个电车去看对方,狠狠吵一架后回去,下次还来吵」和「住一起了,所以可以每天吵」的区别而已。

  

  (真的是完全想不通啊……)

  

  斯雷因仰躺着看白色的天花板,他很想好好地搞清楚自己到底喜欢那个比自己还要小上一岁的棕发面瘫男人哪里,然而不管是抽出哪一段回忆都让他无比困惑,找不到任何可以说服自己的根据。说实话,要搞清楚这件事对于他来说就和做味噌汤什么时候加糖,什么时候加味精,该加多少一样难以把握。

  

  ——要说到界塚伊奈帆这个人吧。

  

  清秀,但也说不上十分的突出。

  

  聪明,无可否认,却不能成为吸引自己的优点。

  

  温柔,可和他一样温柔,甚至比他温柔的人实在太多。

  

  明明擅长各种料理,却唯独对蛋类情有独钟。

  

  如此点到为止的闪光点,但缺点可以说出很多。木头人,没情调,不会转弯,还有,是唯一一个无论何时何地都可以轻易挑起被无数人将温和善良这样的赞美赠予的他之怒火的人。多少年来互相磨合互相伤害互相习惯,想要说的没有好好传达,不想说的却不受控制地说了太多,不擅表达与不愿表达的两人之间的阵线越拉越长,这场两个人的战争似乎永远看不到那代表着结束的终点。

  

  他想他一定是中邪了。

  

  鼻子已经能够捕捉到若有若无的菜香味,连早餐都没有好好吃完的斯雷因肚子里的馋虫成功被勾了出来,软绵绵地从床上爬起,他走到厨房门口开心地说,「那个,午餐我想吃玉子烧……啊。」他意识到自己说了不对的话,迅速闭上了嘴。

  

  「嗯?抱歉,今天家里鸡蛋正好没了。」在厨房里做饭的哈库莱特转过头来温和地笑笑,眉眼里像藏着阳光,有些凌乱的黑色发丝在空中轻轻摇晃,额头上还挂着被锅炉的热气蒸出来的细密的汗珠,这种感觉莫名让人心头一动,「牛排可以吗?我记得你大学的时候非常喜欢。」话语间还透露着几分歉意,仿佛在责怪自己对客人招待不周。

  

  真好啊,哈库莱特既温柔,又体贴,懂人心,长相也十分帅气——最主要的是,他不会看着脸黑的自己还每天都起来做加足了糖分的煎蛋。能够成为哈库莱特女朋友的蕾穆丽娜小姐一定非常幸福吧——他轻轻叹了口气。

  

  「是吗,的确呢,真是太好了,好久没吃到了呢——哈库莱特先生做的牛排最棒了!」他拉开餐桌边的木椅,轻轻挑起唇角。他相信自己一定是愉快地笑着的。

  

  他原来根本就不喜欢吃玉子烧。

  

  03

  

  「是又和界塚先生吵架了吧。」吃饭的过程中斯雷因紧张得就像犯了错被老师逮到的孩子,一直心虚地低头假装专心吃菜,那种小心翼翼的模样实在是太过可爱,直到哈库莱特终于单刀直入地提起这个问题时他才惶恐地抬起猫儿一样的眼睛盯着自己,没有任何嘲讽的意思但他还是忍不住轻轻笑出声。旋即斯雷因一如想象中的羞愧地红了脸颊。

  

  他和斯雷因是大学里可以说得上关系最铁的好友,上至畅聊人生理想下至谈谈最近哪个学姐学妹比较可爱动人身材棒,甚至还有一起在外面居酒屋喝得烂醉夜宿街头第二天被室友惊恐报警的经历。斯雷因什么都愿意和他说,在这之中,聊得最多的当数界塚伊奈帆这个传奇人物。未见面前,哈库莱特对这个人的印象就是面瘫,毒舌,行动派,情商奇低——可就是这样一个浑身缺点的家伙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追到了在大学里也不缺少各种桃花运的人气王斯雷因·特洛耶特。

  

  抱怨吵架这种家常便饭自是不必提,但当他看到好几回原本还气呼呼地高喊着「这次我一定要和那个笨蛋分手」结果伊奈帆搭了趟电车千里迢迢来找斯雷因,没几下又关系好得不畏旁人地大放闪光弹的时候他就默默地想,果然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都是秀恩爱。而那位男友君看起来对他也毫无戒备的模样,每次都诚恳地和他鞠躬道,谢谢这些日子以来对我恋人的照顾和包容、并塞给他一些写着斯雷因习惯的小纸条:晚上喜欢喝一杯温牛奶、睡相不好经常滚到地板上十分容易患上感冒、不擅长料理盯着他不要吃太多泡面和快餐食品等等——好像从来不担心斯雷因会喜欢上其他人似的。

  

  对面坐着的奶金发青年一边不满地用叉子凌虐盘子里香软诱人的黑椒牛排,一边嘀嘀咕咕地说都是那个脑子一根弦的家伙的错,没事老是来惹我生气,我一忍再忍他也不知道改正,就不能再多为我考虑一点吗……

  

  类似这样给他疏导的情况哈库莱特也遇到不少回,自家女友蕾穆丽娜对此倒是不反感,斯雷因上门投宿的时候都格外欢脱,还苦心教导他:斯雷因,回头是岸呀,赶快下了那条叫界塚伊奈帆的破船现在还来得及!斯雷因也点头应和是啊是啊,我就不信离开他我找不到女朋友……最后两个人就不知道跑题到几千万里之外远了。

  

  这个时候哈库莱特都会在旁边不出一语看上去很赞成的模样,心里想的却是:啊呀,这种情况难道不是被牢牢地套死了嘛。

  

  「斯雷因,我想——虽然这不一定正确,只是我的一点想法,」他沉思片刻,「不如这次不要一直在界塚先生身上找问题,想想自己有没有做错如何?」

  

  「诶?」已经把盘子里的牛排剁成小碎块的斯雷因怔了怔。

  

  「斯雷因应该很少和界塚先生坦白自己的想法吧?我认为你们之所以吵架大部分都是因为没有好好了解彼此,以后要不要尝试着在吵架爆发之前聊一聊呢。」看到斯雷因神情中有所动摇,哈库莱特觉得似乎找到了这对笨蛋情侣的情感突破点,「在你心中界塚先生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真的是一个自私自利、只会对你恶言相向、不顾他人感受的家伙吗?」

  

  「不、不是的!伊奈帆他——」慌张地拍桌而起,北欧青年在一片沉寂中僵持住,很快意识到自己做了失礼的事,讪讪地坐下又往嘴里塞了口牛排,声音压得很低,「伊奈帆他……」

  

  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哈库莱特叹了口气,这两个人怎么就这么不坦率呢,「告诉我,斯雷因,如果现在界塚先生和你分手了,你会开心吗?」

  

  「……」

  

  这句话一出,周围的气氛似乎变得更加沉寂了。虽然如此,他仍能察觉到身前的青年神色变得黯淡了许多。

  

  「那么,如果你是和别的温软可爱女孩子而不是这个木头男人交往的话,如何?」他没放过这个机会,乘胜追击道。

  

  「我……不是伊奈帆的话,不行……」斯雷因轻声呢喃道。

  

  答案他是早就明了于心的。曾经有一次喝醉酒的时候,斯雷因意识不清没头没尾咕咕哝哝地说了一大堆关于界塚伊奈帆的事。比如他超级怕冷啦,但是追自己的时候还在冰天雪地站在外面等他下楼,结果就这样晕在楼下了,斯雷因慌慌张张地下去就要带他进屋,那个男孩蜷缩成一只猫迷糊里就只说了一句话:前辈,我喜欢你……简直蠢得无药可救;比如他总会根据自己的健康状况调整每天的便当食谱,虽然不一定是斯雷因喜欢吃的菜色;他会在午休的时候骚扰斯雷因,但是每次都会特别认真地帮斯雷因整理学习笔记;他会在情人节准备一级好吃的巧克力;他会尽可能回绝别的女孩子的邀约;他会用各种奇怪的理科理论写莫名其妙的情书;他安慰人的时候只会抱住自己,每一次都超级用力;他会在自己每一次很生气地问界塚伊奈帆你到底喜不喜欢我你是不是想要气死我的时候安静而郑重地回答,斯雷因·特洛耶特,我喜欢你。真的好烦啊,但是那个一根筋的家伙只可能喜欢我,我得负起这个责任是不是。

  

  清醒的时候问半天问不出来一个像样的优点,喝醉了倒是出口成章。哈库莱特笑着想,这两个人分明互相喜欢得不行就是嘴巴比石头还硬。怎么办呢,就算自己真的有过喜欢斯雷因的念头也只能放弃了吧,真是残酷啊。

  

  「相信和界塚先生交往了多年的你一定比我更了解他的为人——的确,他不是个完美的人,相反,他很笨拙。对于观察人的情感他几乎可以说是一个傻瓜,但是,他很努力地记着他知道的每一样恋人喜欢的东西。」哈库莱特看着对面有些压抑的斯雷因,安静地倒了一杯果汁推到他面前,「所以,尝试着把心里的想法告诉他如何?」

  

  视野中的浅金发青年点了点头。哈库莱特脸上亮起了欣慰的笑容,相信这对笨蛋情侣一定能做到互相理解吧!「对了,你们这次是为了什么吵架呢?」

  

  又是悠久的沉默。

  

  而这一次,是与之前完全不同的、漆黑的、浓郁的、幽怨的、犹如恶灵缠身般死寂,房间里几乎是骤降了十几度,哈库莱特没由来地打了个寒战,似乎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惊天大秘密要从水面露出,而在知道这个秘密的同时对他而言就面临着死亡一般——

  





  斯雷因冷笑了一声道:

  

  「……我没想到他居然喜欢吃加足糖分的煎蛋,真可怕,我们是没有可能的。」

  



  「……哈?」

  

  04

  

  伊奈帆在哈库莱特家前站了一小时,手机短信编辑页面从「出来吧,我知道你在哈库莱特先生家」开始觉得不太对劲遂删减到「对不起」又到「对不起,不要生气了」,想想似乎没这么简单能让斯雷因消气,便改成「对不起,不要生气了,我知道错了,下次一定改正」,没有打出最后的句号,就这样盯着屏幕发了良久的呆,直到荧光暗下也无所反应。韵子说要取得这场持久战的优先权就应该主动出击,趁虚而入,一举击破。但是他承认他遇上和スレイン这四个简单的片假名相关的事情脑子里就是爆炸开来的一团热,平常面对各种复杂的问题能够展开分析一二三点论述分析全部变成一纸空文,该从何下手,采取怎么样的解决方法全不知道,靠着本能做出的行为犹如傻瓜,好像思考着这个人的事就耗费了毕生的脑力。

  

  上帝是为了考验他才设计了他们的相遇么?

  

  再次摁亮手机时,他歪歪头,敲出一串熟悉的数字后点下拨号键。

  

  「斯……」

  

  「——你居然还敢打我电话?!」那几个音节还没说出口,对方便和预想中一样啪地一下挂了。抿了一下嘴唇,没犹豫立刻再次拨打了那串号码。

  

  「界塚伊奈帆你烦不——」怒气冲冲地。

  

  「……那为什么不关机?」他的语气里依然是满满的冷静,不放过任何一个空隙,犹如机关枪扫射一般问出接下来的问题,「不想被我找到,为什么要每次都来哈库莱特先生家?不想被我联系,为什么不干脆换个号码?」话筒对面顿时语塞,只剩下浅浅的抽气声。斯雷因的性格,他大体还是清楚的,虽然对着他有些不够坦率,本质上还是个十分温柔的人——无论是哪一个方面,伊奈帆都非常地喜欢。

  

  身前的门嘎吱一声被推开了,黑发的高挑男子站在屋里,微笑着对他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示意让他进去。他点点头简单地表示感谢。

  

  「我只是……」对方的声音听起来不屈不挠,但在只是之后没有任何能够说服人的下文。

  

  「斯雷因,你听我说。」他脚步轻缓地通过长长的走廊,脑海里想象着恋人此时憋红了脸却一句话也对不上的模样,「我是个很笨的人。」

  

  「界塚伊奈帆是世界上最蠢的橘子。」对方毫不留情地斥责,他笑了笑。

  

  「明明很喜欢看到斯雷因的笑容,却总是不小心惹你生气,」他稳健地走上楼梯,他想现在对方现在或许平静下来了,正小小地蜷缩成一团,底气空空,「每次都很后悔。」

  

  「……谁对你笑了。」这句话有些模糊不清的,有些像是撒娇的咕哝声,完全如同预料中的一样,这个时候只要再好好地给炸毛的猫咪安抚,他就会欢快地蹦到自己怀里求疼爱了。

  

  他站在斯雷因平时寄宿的房间门前,深深吸了口气,接道,「我很抱歉,这么多年来还是学不会做一个让你满意的恋人……居然看不出你不喜欢吃加糖的煎蛋。但是……我希望你能够继续给我这个学习的机会。」他推开了房门,窝在床上的浅金发青年察觉到动静有些惊异地回头看他,伊奈帆来到斯雷因身前,轻柔地揉了揉那头蓬软的发丝,并把他搂到怀里,「……可以么?我尊敬的特洛耶特博士?」

  

  那一刻,仿佛时间都停止了般,那分秒的滴答声打落在空间的每一个角落,犹如种子,以情意为养料,疯狂地生长出挂着星星的藤蔓,它们的呼吸吹出七彩的泡泡,在柔暖的光芒中,连吐息都是梦幻轻盈的粉红色。

  

  浅金发的青年碧蓝色眼眸里的海洋粼粼波动,他低下头看起来很是羞赧的模样,顿了顿低念道,「……我才是非常抱歉,明明我也是那么地喜欢伊奈帆,不应该和伊奈帆生这种无聊的气……」

  

  远远地躲在门边的哈库莱特给他比了个拇指。

  





  「——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话锋猛地一转,斯雷因脸上的笑意变得奇怪起来。

  

  「……诶?」

  

  「这不是煎蛋加不加糖的问题。你是不是在想反正只要说点好话我就会平息怒气,然后就可以像哄小孩一样拐回家?界塚伊奈帆,在你心中我就是一个很好骗的人是吧?」那笑容明明精致美丽,却愈发透着一股刺骨的寒冷。原本温软可爱的小绵羊俨然变成了一只杀意凛然的野狼。

  

  「……所以你到底是生煎蛋的气还是生我的气?」伊奈帆没察觉到危机地一脸茫然,「斯雷因,这么多年了你说话还是那么没重点。」

  

  「……你才说话没感情呢!果然我还是要和你这个面瘫笨蛋分手才行!」斯雷因愤慨地想推开伊奈帆就走。

  

  「斯、斯雷因!你等一下!」意识到这个时候果然不管理论上谁对谁错请参照特洛耶特博士就是绝对正确的基本准则,伊奈帆有些慌张地一把扣住恋人的手腕就往回拉,「我知道错了!」

  

  「呜哇——!」

  

  只听到耳边噗通一声巨响,两个人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了斯雷因被伊奈帆压在身下的混乱局面,伊奈帆看着眼前怒瞪的猫眼二话不说就对着主人的嘴巴吻了上去,卷着对方的舌尖柔柔地吮吸着,那原本还毫不留情地捶打着他的胸口的拳头没几下就软成了泥。

  

  「……你的吻技太烂了。」

  

  唇舌分开时,依然不留余地地嘲讽了伊奈帆的斯雷因却喘息着红了大片的脸颊。被指出不足的界塚教授非常谦虚地接纳了建议拉着对方又狠狠地吻了一回。

  



  「……还有别的话要说吗?」他声线沙哑地看着红晕已经染到耳朵根的北欧青年,而对方张嘴吱呀吱呀半晌似乎想说些什么讽刺的话,但也充其量只能动动唇形而已。也不知道僵持了多久,才不甘地别过头,「——知、知道啦!我们回家。」

  



  目送着慢慢在视野里消失的两人,又一次旁观了这对笨蛋情侣的孩子气战争现场的哈库莱特先生心累地想,今天也特别地渴望能够搬家呢。




















  

                                          —おこちゃま戦争·Fin—



 

其实应该叫一个煎蛋引发的血案

评论(23)
热度(210)
©一杯果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