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奈因]森林公馆奇妙夜

  【Aldnoah Zero】森林公馆奇妙夜

  CP:界塚伊奈帆&斯雷因·特洛耶特


*说好的给官方的万圣节回报&勉强算是中秋贺文&600fo Thanks!(我到底低产到什么地步才把三篇文合成了一篇?!)

*大概、也许、可能……算是童话感的一篇,所以请不要纠结攻受关系啦w



+  +  +




  

  #01

  

  在这个夹在森林与群山之间的小村落里流传着这样一个怪谈。

  

  村口往森林最浓密的方向大约走十分钟的路程,你就能在一片盎然的绿意中寻觅到一栋古旧豪华的老公馆。它的一面墙都被葱茏的爬山虎覆盖,枝叶在风中摇晃,享用暖阳,悠闲地唱无人闻晓的歌儿;用铁艺围栏圈起来的庭院里终日繁花盛放,夏春交际,芬芳满园,蜂鸟蝶舞,仿若自然之神举办的群芳典礼;挺拔的大树下的有一张小桌,上面总是摆放着新鲜的好茶,像是随时期待着客人的到来;公馆中,收藏着世界上的各种珍奇宝贝,廊庭上的随便一幅画都价值千万。然而,这些华美的外表下,公馆里住着的其实一位脾气古怪、凶神恶煞的老伯爵。几百年来老公馆在深夜时分的灯火不熄,一到黎明初现便回归平寂。村民们猜测那里其实是恶鬼的巢穴,只要靠近,顽劣的金发老伯爵就会抓住入侵者,将他的血液吸食殆尽,留下可惧的皮骨。得此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传说的福,村里无论是年逾百岁的老人,还是方才知事的孩童,都对它害怕不已,即使是平日里青壮年要前往森林里打猎,都会下意识地绕公馆远远的。

  

  然而此时此刻,传闻中那个脾气古怪、凶神恶煞、性格顽劣,会抓住闯进公馆的调皮鬼吸取他的血液的可怕老伯爵斯雷因·特洛耶特正面临着他成为吸血鬼以来最大的考验。

  

  「Treat or trick?」 他的身前站着不知道是哪家的大胆孩子,打扮成了独眼海盗的模样,仰着一张毫无表情的肉嘟嘟的包子脸很认真地向他讨要糖果,虽然那严肃正经的表情看起来更像是向他请教什么高深的学术问题。

  

  万圣节活动在村子里一直颇得到重视,今年也依然如此,早早的就能感受到节日的气氛从村子传递到这边来。但这种节日素来和他是没有关系的,毕竟又有谁会为了几颗糖果冒然接近这可怕的魔鬼巢穴呢。即使常年深居在家的特洛耶特老伯爵其实只是个拥有着园艺爱好、平日大多窝在书房里看书、实在饿得不行的时候才出门找只兔子什么的动物的血液简单饱腹的温顺家伙——唔,说实在的,动物的血液实在是有点腥臭,他每次都要捏着鼻子才能勉强食用。他倒是不在意村民们添油加醋地传开谣言,毕竟如果每天都有人像是观光客地跑到这里来糟蹋他的宝贝花草,就算是温顺的特洛耶特老伯爵也是会稍稍困扰一下的——特别是小孩子那种生物,声音尖利、性格变化无常,并且,破坏力惊人。他一点都不想和那种小型战斗机对战。

  

  虽然在悠长的时光河流中一个人还是偶尔会感到一点点的寂寞。

  

  棕发的男孩又扯了扯他的裤子,枫糖一样稠稠的眼睛里满是期待。他僵硬了一下,摸了摸上衣,又搜了搜裤袋,最后很泄气地回答他说,「我家没有糖果。」

  

  的确如此,一个吸血鬼的家里怎么会有人类的食物呢?

  

  听到他的回答的棕发男孩看起来并没有失望的样子,但还是挥起了手臂,挎着的南瓜篮子也跟着一颤一颤的,认真地呼道,「不给糖就捣乱!不给糖就捣乱!」说着就从斯雷因的腿边唰地一下冲进屋里,杀得他措手不及。

  

  「呜啊……喂!」小男孩个子小小,脚步却快得吓人,而且非常灵活。也不知道到底是斯雷因几百年没有好好运动还是什么原因,他使尽全力也没有抓到,只是跟着男孩在空旷的大公馆里跑了个遍。直到最后,男孩好像满足了似的停下来回头看着筋疲力尽的斯雷因,指责般说道,「伯爵先生,您这儿实在是太脏了。」

  

  所以说他讨厌小孩子!

  

  斯雷因不由得瞪了那小鬼头一眼。这栋公馆实在是太大,他又是一个人居住,平时用得到的房间本来就很少,几百年岁月中,许多精致昂贵的家具与艺术品都覆上了一层厚厚的尘埃。他自然也懒得去打扫,把大多数精力都放在打理花园和阅读书本上了。

  

  「在过节前将家打扫干净是基本的基本。」男孩依然神色认真,而斯雷因只想白他一眼,几乎脱口而出的斥驳,「和你有什么关……」但紧接着就被男孩的话堵住了嘴。

  

  「把工具拿来,我帮您打扫吧。」海盗男孩将南瓜篮子放在桌子上,表情看起来不似玩笑。

  

  斯雷因愣了愣。

  



  那个晚上,老公馆的主人,传说中的恶鬼,斯雷因·特洛耶特伯爵被不知名的小海盗拉着自几百年来第一次对自己的住所进行了一次大清扫,优雅漂亮浅金卷发上都落满了灰扑扑的尘埃和脏乱的蜘蛛网。

  

  好不容易将每一个花瓶、每一个画框都擦得干净闪亮,窗外的夜色已经深厚得让人几乎寻找不到月亮的影子了。男孩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应该尽快回家,在离开前,他将装满糖果和蛋糕的南瓜篮子塞到斯雷因怀里,轻描淡写地说,「伯爵先生,我刚刚发现了,屋子里一点食物都没有。连做饭的材料都没有。」

  

  「……唔!」他被梗了一下。会不会就此被发现他是一个吸血鬼呢?他有点担忧。

  

  「所以,您一定是个每天都去餐馆吃饭、不愿自己做料理的懒家伙。」男孩继续说。还为自己的聪明的解答点了点头。

  

  「喂!小不点你胡说什么……」上一秒才因为不用被发现是吸血鬼下一秒就被硬套上「懒家伙」的帽子谁愿意接受。斯雷因不满地想凑过去亮出尖牙唬一唬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男孩,这个时候,男孩抬起头对上他的视线,居然眯起眼睛轻轻笑起来,「以后,我来给您做饭吧。」

  

  诶?

  

  思考能力中断了几秒,再回过神,男孩只留给他一个渐渐淹没在黑暗里的背影。搞不懂男孩到底想做什么,他纳闷地拿起一个南瓜篮子里的蛋糕塞进嘴巴里,砂糖和奶油一瞬间融化在舌尖,绵软又清甜,不再跳动的心脏莫名被幸福的感觉填满了。

  

  老公馆的特洛耶特伯爵,在这一天,再次想起了人类食物的美味之处。

  




  #02

  

  这是万圣节之后的第二天。

  

  森林里已经渐渐有了冬天的味道,干燥的风吹得枝叶飒飒地悲鸣,像是有鬼怪在里面穿行似的。入夜之后,环境就显得更加阴冷。他靠在沙发上看一本纸张有些泛黄的旧书的时候,沧桑的旧门铃传来一下又一下的敲打声。这突兀的声响在空寂的古宅里显得格外清晰。紧接着他就听到那个格外熟悉的、毫无声调起伏的男孩的声音,「伯爵先生,伯爵先生,伯爵先生。」

  

  斯雷因本以为他只是随口开开玩笑,没想到居然真的来了。

  

  小孩子果然是可怕又烦人的生物。尽管有时也会想过,一个人的生活有多么枯燥和乏味,但或许只要习惯了这种步调,便不容别人轻易打乱。

  

  他皱着眉想,换了个姿势继续看书,没有一点想要开门的打算。

  

  门铃持续响了一段时间以后,耳际再次回归平静。正思考男孩是不是已经放弃这种意味不明的行为转身回家了,谁知道就有凄厉的哭声从大门传来,「哇——哇——!」

  

  那哭声又大声又吓人,还格外有穿透力,好像能传遍整个森林和村庄,惊起一阵阵飞鸟腾翅。那个面无表情的欠揍小鬼居然因为被他冷落而大哭这种发展谁能料到。他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有些惊恐地小跑着赶到门口,猛地打开大门看到的依然是男孩那张脸上的枫糖色眼睛依然平淡如水,只有嘴巴在发出诡异的泣音。留意到斯雷因终于给他开了门,男孩歪了歪头,停止制造怪声,好像明白了什么,「原来哭泣会让伯爵先生怜悯吗……我记住了。」

  

  这个小不点……实在太可怕了!

  

  斯雷因扶住额头,甘拜下风。

  


  男孩为斯雷因准备了炒蛋和吐司片,并直勾勾地坐在桌子边监视他吃完,他心虚得就像被母亲盯着的孩子,一口一口地将食物送入嘴中。虽然是很简单的菜式,却意外的好吃。他抬眼去看摇晃着双腿似乎心情非常愉悦的男孩,他正用清澈的眼眸好奇地、毫不回避地盯着自己。这个男孩穿着洗得发白的旧布衣,并不是富裕人家的打扮。在村子里,这种家庭的孩子往往在年幼时期就会为了家里的开支做各种小工了,而眼前这小鬼看起来的确手脚利索,人也非常聪明,不应该闲着没事跑到这个可怕的老公馆里给一个不相识的人做饭。

  

  小孩子真的很奇怪,他们不仅活力四射,杀伤力惊人,而且脑回路也难以推测。

  

  「伯爵先生,」他才清了清喉咙想要说些什么,就被对方抢了话,「你长得真好看。」

  

  斯雷因差点没一下把叉子咬断。

  

  「嗯……书上怎么说的?大概是仿佛落满了日光的头发、牛奶一样的皮肤……还有宝石一样的眼睛之类的吧?像是猫咪一样的。」男孩没在意他的反应,努力在脑中搜刮着他能够想到的比喻词汇,干巴巴地吐出几句便没了下文,只能抓抓头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也会觉得认识的女孩子很可爱。但是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会惊叹『啊,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好看的人』,从来没有想过呢。」

  

  ——吸血鬼之所以为吸血鬼,他们冰冷的身体里器官官能大多已经停止,他们的血管里没有了属于自己的血液,所以即使是害羞的时候,苍白的脸上也不会表现是丝毫的脸红。他们永远看起来冷酷无情,是魔鬼,是诅咒,是不详的象征。

  

  「小不点,今天、就由特洛耶特伯爵带你去看他最得意的花园吧。」

  

  明明应该如此。不会表现出害羞,也不会轻易动容。他却在转过身、不自觉地转移了话题,捂住了早已没有温度的脸庞。

  

  老公馆的特洛耶特伯爵,在这一天,向最讨厌的小孩子送出了一盆自己精心培养的风铃草。

  




  #03

  

  这是万圣节之后的第三天。依然是那个时间点,公馆的门铃唱起了断断续续的歌谣。他没有再回避,而是老实地给男孩打开了公馆的大门。

  

  斯雷因带着棕发男孩参观了他的书房。经历了无限的时间冲刷的巨大房间里堆放着记录了人类发展的各个阶段的书籍,历史的波浪在开启房门的那一瞬间便以无可抵挡之势铺天盖地袭来。历史、哲学、经济、文学、美术……能够想到的书似乎没有不能在这里找到的。棕发男孩总是徘徊在书架前好久,选了一本书,就兴奋地迈着小短腿啪啪啪地跑到斯雷因身边要他读给自己听。他一开始还不耐烦地拒绝,最后被磨得没办法了就扔开手上正在看的书很不上心地照念起来。虽然他敷衍,男孩却听得很认真,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让他反倒有些惭愧。他也从此发现,只有顺着这个小家伙的意思,才能避免更可怕的骚扰。

  

  第四天、第五天……斯雷因开始教男孩读音,写字,告诉他摆放在长长的楼梯的墙壁上的是哪个艺术家的名作,教予他雕刻的美妙之处,带他去花园里为花儿整理枝叶,和墙上的爬山虎说晚安。那个时候,他才知道男孩的名字叫做伊奈帆。每一个音节都在扁平圆润中变化的名字。在某个遥远的国度,似乎拥有着稻穗的意象。朴素的,寻常的,却是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东西——那就是稻穗。

  

  他们只有每天晚饭后的短短几个小时,或许是因为伊奈帆的专注和勤奋,他学得比斯雷因想象中要快很多。

  

  沉寂了几百年的冰冷的老公馆,不再只是灯火不熄,这里开始有饭菜的香味,有笑声,有温度,竟变得愈发的像一个家来。他忘记了他们是怎么乌龙地相识,好像伊奈帆本就该存在于此。

  



  #04

  

  万圣节过后一个月。棕发男孩的身影没有再出现在老公馆了。特洛耶特伯爵在红色的软椅上等了又等,他在长长的廊道焦虑地行走,拉开厚重的绒布窗帘看窗外的花儿在黑夜里窃窃私语,直到夜色沉得好像干涸的墨水,那生锈的门铃却没有唱起他期待的、支离破碎的歌谣。日复一日,他怀疑是那坏门铃打断了伊奈帆拜访的路。他很生气地去拉,它竟一如既往的、无辜地哼哼起来。

  

  庭院里伊奈帆播种种下的花儿冒出了芽,喜气洋洋地在风中摇摆,大树下摆放的茶水换了又换,伊奈帆没有来。

  

  秋风飒飒的森林里落下了纷纷扬扬的雪,老旧的公馆屋顶铺上了一层绒绒纯白,村落里唱起了喜庆的曲调,但是,伊奈帆依旧没有来。

  

  新年的脚步近在眼前。

  

  仅仅是一个月的时间,斯雷因似乎已经无法再回到一个人的几百年孤寂之中。

  

  他开始怀疑,那个男孩或许从一开始就只是他的幻想,是他太过寂寞了,才会期待着有一个人能够理解他,靠近他,和他说说话。斯雷因开始翻找伊奈帆留下的痕迹,他在书房里用歪歪扭扭的字迹写下的笔记,在画室的涂鸦,还有厨房里剩余的食材。所幸它们都没有消失,还完好地存在于它本该存在的每一处场所。他清晰地记得那个男孩是怎样踩着他做工不凡的收藏品凳子在厨房里做饭,窝在他怀里要他给自己读故事书,不厌其烦地问他各种各样奇怪的问题,还有看着走廊的雕塑闪闪发亮的眼神。每一份回忆都不掺虚假。

  

  他突然想要大哭一场。

  

  我们的老伯爵斯雷因·特洛耶特非常非常思念着那个烦人的小不点。他还想听男孩缠着他问各种各样的话语,还想吃到对他的身体而言根本不需要的晚饭,想要看到男孩盯着自己时投入了一万分专注的目光。

  

  想要见到那个男孩。

  

  当整个村落都沉浸在新年到来的喜悦里时,森林下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雪,连色彩缤纷的庭园也被压在白色的厚毯之下。寒冷为这片小小的天地更添了几分节日的氛围。老伯爵穿上了厚实的外套就要出门了。实际上他已经想不起他上一次出门是什么时候。

  

  而现在,他居然要为了去寻找那个消失在他的世界里的棕发男孩、那个烦人的小海盗而踏出他的庭园。

  

  他从森林走向村庄,每一步都深深地陷在白雪中。全家团圆的除夕夜,走遍大街小巷,村子里每一户人家都沉浸在欢聚的喜悦中,门户紧实,将温暖与外头的寒冷隔绝。暗巷中有无家可归的小狗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他将围巾解了下来,将小狗围成一团。

  

  雪花还在飘落,挂在他的发丝和鼻尖。吸血鬼是不害怕寒冷的,但此时此刻的他依然感到身体深处非常的冷。他这才发现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他甚至不知道伊奈帆的家境如何,有多少个亲人,住在哪里。他的很多事情都是个谜。

  

  他一无所获地回到公馆,内心都是茫然和不知所措。他漫无目的地走在一片雪白的庭园里,在这个单调的世界里早已难以分辨花与草。




  

  「……伯爵先生?」

  

  万籁俱寂的世界里,有一个微弱的声音打破了平静。他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错觉。

  

  「……伯爵先生。」

  

  那个声音又重复了一遍。

  

  他定住视线。身上落满了雪花的棕发男孩站在不远处有些惊愕地看着他。他几乎是在意识反应过来之前就冲上去抱住了那个在寒风中颤抖的小小身躯。男孩怀里还抱着什么,硌得他胸口有些疼。低头去看,才发现是当初用来种植风铃草的盆子,然而那原本居住在里边的生灵早已不敌冬日的侵袭而垂下头去,奄奄一息毫无生气。

  

  「抱歉,伯爵先生。」伊奈帆又喃喃地说,「太冷了,我已经走不动了。」

  

  这个时候斯雷因才留意到伊奈帆的脚边有一株被埋在雪中的稻穗,瑟瑟的模样,仿佛随时都会被酷寒所折断。他像是明白了什么,很快从屋里找到一个空的盆子,小心翼翼地将那株稻穗移植进去,并带回了公馆中。

  

  伊奈帆说,他本来是斯雷因随手种下的一株稻穗。虽然不被注意过,但是每天看到斯雷因在庭院里放下身份照顾花草搞得灰头土脸的认真模样还是感到非常的开心。

  

  「时间久了,莫名地就会想到,伯爵先生一个人住在这么大的房子里,会不会觉得寂寞呢。所以,就在万圣节的时候,就任性了一下。」坐在红色的软沙发上,伊奈帆蜷缩在大绒毯里,眯起了眼睛轻轻笑着,「虽然一个月的时间很短,但是每一天能给伯爵先生做饭、和伯爵先生一起学习,真的很幸福。」

  

  说着,他转过身,膝盖跪立在沙发上,看着斯雷因碧蓝色的眼睛。突然被那双稠稠的像是糖浆一样的眸子注视,斯雷因也感到有些不自在起来。虽然能够重新看到伊奈帆他也很高兴,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紧张感,他扭过头,「你可真是个烦人的小家伙呀,伊奈帆。」

  

  「您不喜欢吗?」棕发男孩歪了歪脑袋,认真地问道。眼睛里亮晶晶的像是落了星星。

  

  「小鬼头一个,胡说什么呢!」他没有敢回头去和那双真挚的瞳眸对视。早该停止跳动的心脏,错觉般像是重新拥有了活力地跃动着。明明只是个小孩子而已。明明是他最讨厌的、令人烦躁的、战斗力惊人的小孩子而已。

  

  「可是我喜欢您。」还没有回过神,一个湿漉漉的吻就印在了他的侧脸上。斯雷因惊愕地回头去看,那个棕发男孩,已经变成了清秀而棱角分明的少年,唯独没有变化的,是那双粘稠又深情的枫糖色的眼睛,清清亮亮的,「新年快乐,伯爵先生。」

  

  「你、你、你——」斯雷因感觉自己浑身发热,头脑混乱,口齿不清,他捂住自己被冒犯的脸颊,指着跪在他身前的稻穗少年,支支吾吾说不出话,「——你还是维持小孩子的模样好了!!」

  

  「我明白了,伯爵先生。」说着,再次恢复为孩童体形的伊奈帆笑着抱住了身前这个虽然脸上看不出来、但是其实已经害羞得不得了的吸血鬼。

  









  于是乎,住在森林老公馆里的那个拥有着万千财宝、喜爱打理庭院却脾气古怪、凶神恶煞、性格顽劣的魔鬼特洛耶特伯爵,从这一天开始,变得不再讨厌小孩子了。







  

                                — 森林公馆奇妙夜·Fin —






我不会告诉你们本来万圣节设定我想写恐怖故事(。

两个月几乎没怎么更新也磨磨蹭蹭地到了600fo,谢谢大家不离不弃TqT……为了回报你们我还会一如既往地低产的!!(艹

评论(13)
热度(151)
©一杯果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