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奈因]我想我会变成这样都是你害的。

【Aldnoah Zero】我想我会变成这样都是你害的  
CP:界塚伊奈帆×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洛耶特

  

*给明天生日的青空桑@dREam的生贺,预祝青空桑生快!写得比想象中快就先发上来了orz(然而估计手机艾特不到)
 *脑洞是和阿满一起开的XD已经和阿满聊天积攒了好多脑洞w

+  +  +

  [01]

  界塚伊奈帆简直可以称得上斯雷因见过的世界上最烦的人。

  
   然而他并不像一般人那样用单一重复的方式来给你制造麻烦,身为一介身披万千人民的热切期待与赞许的地球英雄,一位神勇的天才少年,一个地球联合部历史上最年轻的少校,他总会用他黑洞一般深不可测的大脑想出新点子让斯雷因本该单调平淡的监狱生活就像坐过山车一样变幻莫测鸡飞狗跳紧张刺激丰富多彩,当然乘坐者斯雷因先生只想随手给他那张自大的脸一耳光又或者一头撞死,只要别再和这个家伙共处一室就好。
   
   一开始是从外面带来了做工精巧的水晶国际象棋推到他面前,他理所当然地冷哼一声扭头拒绝。他没有任何理由要与自己昔日的敌人在这座冰冷的牢房里傻呵呵地分享下棋的快乐,而界塚伊奈帆似乎对他的冷淡也没太在意,一边分饰两角下棋,一边不停地碎碎念,那也无非是一些日常,比如他没时间做饭结果回到家雪姐又把菜烧糊了近来老是下雨衣服不干非常麻烦准备到夏日祭了很多人邀请他一起去参加祭典但是他还得来陪陪斯雷因这个好宿敌、一位寂寞的囚犯,末了,夸张地惊呼一声:你看,你又输了。受到刺激,灵魂深处那份野狼一般的高傲和倔强被释放,他恶狠狠地拍掉伊奈帆的手背反驳道:开什么玩笑,我下棋怎么可能会输给你。然后便开始可一局局可歌可泣壮烈无比的棋盘上的生杀死斗。 

  当斯雷因还是那个意气风发能够翻云覆雨将整个火星帝国统率在旗下的扎兹巴鲁姆伯爵的时候,他怎么也没想到他挂在心上的死敌是个啰啰嗦嗦的老妈子,如果可以拥有一台时光机器的话他真的很希望回到那个时间点拍醒那个年轻愚蠢的自己,完全不顾以往的高贵优雅形象地斥责自己到底是什么眼光。

  「你的头发已经这么长了吗。」一次探监的时候,界塚伊奈帆用手指挑起了斯雷因颈脖边一缕细长的浅金发丝,轻描淡写的语气。

  彼时他的头发已经披散到肩膀的位置,刘海也遮住了碧蓝眼瞳的一部分,他已经会因为习惯无意识地撩起有些碍事的额发。听到伊奈帆的话语,他有些厌弃地撞开对方的手,皱着眉头回答,「从入狱到现在也有好几个月了,完全没有工具可以打理,当然会越长越长。」说着,他挑起嘴角往自己的方向扯了扯伊奈帆的领带,两个人的距离蓦地拉近,他盯着那双赭色眸子,挑衅地笑道,「觉得看着有伤你的眼睛的话……不如让狱警准备一把剪刀?虽然我可能会杀人哦。」

  没想到伊奈帆只是很无辜地眨了眨眼睛,唇角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然后用手揉了揉他一头蓬松柔软的头发,像是安慰小狗一般回道,「乖,我会帮你剪的。」

  「////……你、你?!我才不要!!」他用力地推开身前的棕发男人,心跳的频率快得让人难受,脸上好像烧着一般的火热。

  结局当然还是被软磨硬泡地坐上了椅子,围上准备好的白布让伊奈帆打理那乱翘的浅金卷发,他不满地鼓起嘴巴,觉得自己总是莫名其妙地就被这个混账牵着鼻子走了,心里一千一万个不甘心。

  「你最近是不是又没有好好吃饭?」伊奈帆顺着披散的长发触碰斯雷因那细腻柔软的颈部肌肤,手指勾勒出了突出的骨骼轮廓,语气里似是有些责备的意味,「好像比之前更加瘦了。」

  「囚犯在监狱里饿死也是很正常的事吧。」他漫不经心地回答,意外地,伊奈帆的触碰没让他感到太反感,或许是这个人的指尖太温柔,又或其他,他不知道,也懒得去想明白。

  「胡说。谁允许你死了。我可是叮嘱过监狱长很多次要好好给你准备食物的,只有可能是你自己拒绝进食,」伊奈帆说着剪下了一小撮发丝,「你现在还是可以长身体的年纪,应该好好摄取营养,不然跟不上身体的要求的话发育可能就停止了。如果觉得这里的饭菜不合胃口,我可以从外面带……」

  「等、你等等……?!」
   
   「对了,一直坐着的话身体素质也会下降呢。你本来就是白色人种,加上少见日光、缺少锻炼,现在已经觉得脸色有些苍白了。嗯,下次和监狱长提议在这里增设一些运动器材好了……」伊奈帆继续絮絮叨叨地说着,「所谓生命在于运动吗……」 

  「你——你是我老妈吗?!」忍无可忍地怒吼,旋即又被伊奈帆压了下去,埋怨他乱动的话会把头发剪坏,「我只是关心你的健康。母亲……你是觉得一个人在这里太寂寞了吗?没关系,我最近正在为你出狱的事奔忙……如果你觉得实在等不及的话,我可以考虑一下带只仓鼠来给你解闷。」 

  「完全不需要!!!」

  

  [02]

  界塚伊奈帆果然没有在开玩笑,在那以后没多久,他就以受伊奈帆监视观察的名义从监狱被接出来了。住的地方自然也是伊奈帆家。虽然界塚雪一开始总是不给他好眼色,但很快也像是什么事都没有一样了。

  那个家伙规划得很好,在自己房间里给他多准备了一张床,也在隔壁的网文韵子家为他安排了一份工作,并不是把他当成宠物一样圈养起来——他对此感到纳闷不已,对于他来说,要从这里逃离,是再简单不过的事。然而,伊奈帆似乎从来不把这个挂在心上,就像是用激将法让他没有了一点点的出逃心理。

  他讨厌界塚伊奈帆,更讨厌就这样轻易被绑住的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洛耶特。

  界塚姐弟平日里工作繁忙,加上伊奈帆这个家庭主夫又会时常脱不开身只能留在基地过夜,所以打扫界塚宅也成了他的任务。扫地、擦拭家具,嘴上说着不愿意,手上却做得格外细致认真。

  他留意到伊奈帆的床头有一张放在木制相框里的照片。那似乎是他的国中毕业时拍的。还是一张柔软无害的男孩子的脸蛋的伊奈帆被韵子、加姆等一群伙伴热泪盈眶、激动地环拥着,大家都眷恋着这个分别前的最后团圆,唯独伊奈帆面无表情,好像周围的事情和他无关,淡定得让人匪夷所思。

  「国中毕业的时候,界塚是遇到什么不好的事了吗?」次日打工的时候,他无意地提起这个话题。网文韵子有些惊奇地看着他,像是看到一只蝙蝠在她面前跳着舞歌颂橘子的美味似的,「不,并不是哦。斯雷因为什么这么说呢?」

  「唔?因为……他那张过分冷淡的脸上一点喜悦的感觉都没有啊。」他回忆着照片里男孩的神情,困惑地说。

  「噗……伊奈帆一直都是那样的啦!他不太擅长表达感情,表情和话语都很少,所以平时给人一种淡漠的感觉。不过,他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网文说着的时候脸蛋突然红了,然后就支支吾吾地跑到厨房刷盘子去了。

  斯雷因感到极其的不可思议。

  啰嗦、烦人、多管闲事,这些就是就是他在监狱里和界塚伊奈帆接触所留下的印象。而他现在发现,好像他的记忆好像和世人产生了极大的冲突,那种反差巨大得让斯雷因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一场漫长的幻梦。

  实际上,他来到界塚家之后,见到界塚伊奈帆的机会反而更少了。过去,伊奈帆可以用工作的名义来牢房里见他,现在没有了这个借口,他似乎开始忙起了别的工作。总是要么不回家,要么回家倒头就睡,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厨房里已经准备好了精致的早餐。

  不习惯。

  他很不习惯。

  虽然想不明缘由,他好像开始有点想念界塚伊奈帆的唠叨了。

  莫非这是他最新的烦人方式吗?

  

  有一天晚上,伊奈帆意外地回来得很早。彼时斯雷因刚刚洗了澡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湿漉漉的头发上搭着一块毛巾。伊奈帆看到的时候走过来,顺其自然地拿起那块毛巾就给他擦起头发来。  

  「会感冒的。」他说。

  「唔……」斯雷因别开了视线,没有反抗,「最近工作很忙的样子嘛。」  

  「一直如此。」伊奈帆回答得简洁。 

  「是吗……」他声音弱了下去。直到头发被擦得蓬松干爽,伊奈帆也没有再接话。他觉得憋得有些难受。他和界塚伊奈帆应该是一见面就吵架,不是这样尴尬又冷淡的气氛。 

  拿起已经湿透的毛巾,棕发男人离开的脚步声从背后传来。他有些慌张地转过身,「喂!难、难得这么早回来,不说说话吗……」 

  该死,他在说什么啊?!这样他就真的好像一只害怕寂寞的兔子,祈求主人的关爱一样,而对象居然是界塚伊奈帆,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伊奈帆扭头看了看他,红酒一样深沉的右眼里旋转着看不透的谜,「过去你不说话,我担心你在监狱里太过压抑了,所以才会一直一直地开口。现在,应该已经没有关系了吧?」

  说着,抿着唇线笑起来,仿佛闪着光。

  原来这个像是老妈子一样的家伙,笑的时候居然有这么好看吗?

  斯雷因捂住胸口,觉得自己的心跳在那一瞬间漏跳了一拍。

  

  [03]
   

  要死。

  要死要死要死。

  在发现自己的宿敌不仅是个话少寡淡、而且拥有着超级好看的笑容的家伙之后,更让斯雷因震惊的,是自己好像喜欢上了毕生的宿敌这个事实。

  他吃饭的时候会不自觉地盯着界塚伊奈帆,打工的时候脑袋里为了界塚伊奈帆的事情几千个自己扭打在一起混乱不堪,睡觉的时候会梦到他,醒来的时候,还会看到他沉沉地睡在自己对床,波澜不惊,反倒是自己涨红了脸。

  斯雷因觉得自己真是完了,他的生活已经被这个叫做界塚伊奈帆的男人给填满了,他无处可逃。

  但不管怎么样,事实都比想象要来得残酷得多。伊奈帆为他做过饭,为他剪过头发,会很亲昵地触碰他,叮嘱他注意自己的衣食住行——也就是说,即使伊奈帆对他如何的温柔和关心,却从来没有过一点「喜欢他」的表示,始终纠结不已、坐立不安的只有自己而已。

  牵手。

  接吻。

  不说更越界的事情,就算是这些最纯情的行为都没有过。

  他感到非常崩溃。他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而且,他不想承认这份心情、不愿意向这个男人投出认输的白旗。

  虽然他早就知道自己已经输得十分彻底,因为这一次他真的被界塚伊奈帆烦得无法再继续正常的生活。

  

  [04]

  

  ——对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洛耶特而言,最烦的人是?
   ——界塚伊奈帆。

  

  ——最讨厌的人是?

  ——界塚伊奈帆。

  

  ——最关心自己的人是?

  ——……界塚伊奈帆。

  

  ——最在意的人是?

  ——……界塚伊奈帆啦!

  

  ——最喜欢的人是?

  ——界塚……啧、才不是呢!

  



  所以咯。会变成这样,到底是谁害的呢。









  

TBC。完整版收录在个人短篇小说志《僕は君に恋をする》中。

评论(14)
热度(226)
©汁斯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