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奈因]おい!彼は僕の彼女です!06

*前篇走01 02 03 04 05

*女装攻伊奈帆×恋爱童贞斯雷因的欢脱校园物语,注意避雷。

+  +  +

 

  *  *  *

  


  费米安少女心攻陷守则第五条:告白的时候一定要保证有足够的气势,能壁咚就壁咚,不能壁咚就强吻,矜持的小绵羊你别来工口的男人最可爱。

  


  ……

  

  …………

  

  仿佛一桶冷水当头泼下。

  

  什什什么?刚才发生了什么?告白?告白?他对界塚同学告白了?啊?啊啊啊?在这种一片混乱不知所谓的情况下?难道这种互相触动两个人心弦的羞涩事件不应该在那种飘着彩色泡泡还不知道从哪里刮起了微风拂动彼此的发丝背景冒出许多缤纷美丽的花朵的场合下发生的吗?说不定耳边还会响起轻快的音乐,女主角面露羞赧低下头不知如何是好,犹豫地扯着裙角仿佛暗示着男主角快点抱紧她,而男主角风度翩翩笑容闪亮得像一千瓦灯泡,还没说话就先迷倒了若干迷妹观众,最后女主角终于点头,背景音乐适时插入ED还是OP增加催泪度,就这样迎来喜闻乐见的HE,真是皆大欢喜皆大欢喜。

  

  ——但是现在这种冷风嗖嗖不管怎么看都是下一秒就要拔出一把剑大开杀戒的气氛哪里都不对吧!好人卡flag简直高高挂起啊!不,别说好人卡,他觉得自己现在简直是刷怒气值技能已经突破满点了!

  

  难道说他到底不是男主角,果然只是增加剧情曲折度的暗恋女主角的路人A么?

  

  呜啊费米安小姐说的那个——壁咚,壁咚!怎么做来着?墙、墙!墙在哪里?

  

  慌乱地四处张望,他们现在站在廊庭的中段,别说墙壁了,想柱咚都找不到一根临近的石柱。斯雷因觉得此时此刻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A计划失败,系统默认自动执行B计划。

  

  他把视线收回来,重新注视站在他身前的伊奈帆。

  

  诶,虽然这么说……B计划是什么来着?

  

  哦对了不是强吻嘛。

  

  目光下滑,停留在少女晶莹柔软看起来像糖果一样的嘴唇上,只不过此时此刻它紧紧地抿着,杀气腾腾。

  

  是要亲、亲、亲上去的意思吗……?

  

  颤抖颤抖颤抖。接近接近接近。

  

  对方似乎对自己的目的产生了质疑,皱起细眉。锐利的眼神里像藏着刀。

  

  他呆住。咽了咽口水。噌噌噌地向后退了好几步。

  

  ——对不起费米安小姐我做不到啊啊啊啊!!!

  

  「斯雷因前辈,你……」伊奈帆歪歪头并往前挪了挪,似乎想说什么。

  

  「啊,斯雷因大人,找到你了!」在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只剩下10cm仿佛下一秒就会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时,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打断了对话。他抱着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但是又略带遗憾的复杂心情,转身往那个声源看去,「哈库莱特,有什么事吗?」

  

  「我听蕾穆丽娜小姐说你和界塚跑出来了……她让我带话给你,她愿意好好指导界塚排练,您快回去吧。」跑过来的被称为哈库莱特的人有着一张比同龄人稍稍成熟一些的面孔,看上去更接近青年,有种干净利落的帅气感。他走近时先是看着斯雷因露出关怀的笑容,再转向伊奈帆时却变成一种疏离,「虽然整个活动流由学生会负责,不过排练这件事是话剧社管的。平日里你操劳的事务已经够多了,无关的大可不必费心思。也希望界塚好好加油,毕竟到时候校领导也会来观看,成功演出的话,对你自己今后的发展也有好处。」

  

  「……明白了,劳烦哈库莱特前辈操心。」棕发少女眯起眼睛,像是受到挑衅的猫,语气凛冽,「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好像界塚同学的关注点被转移了?

  

  成功躲过一劫的斯雷因偷偷呼了口气,不过这两个人明明平日里接触甚少怎么相处起来气氛就这么微妙呢?

  

  想多了吗?

  

  不过,想要做的事,他已经下定决心了。

  

  来到排练室时,里面还是像原来那样十分嘈杂,不过演员们似乎都各就各位开始对台词,倒也显得格外井然有序。蕾穆坐在入口处的椅子上看着,注意到他走进来,她勾勾嘴角露出个有些奇怪的笑颜,「刚才还多有冒犯了,我对两位道歉。毕竟谁都有第一次。那么接下来……」她看向站在斯雷因身后的伊奈帆。

  

  「我来帮助界塚同学练习。」深呼吸,握紧拳,没等蕾穆说完他立刻接上话,并向前走了一步,「我比较了解她的性格,配合起来也会灵活些。我相信界塚同学一定会成为这场话剧最抢眼的亮点。」说着,他斜眼去捕捉伊奈帆的视线。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他并不敢确信她会答应,所以只是下了一个赌注。

  

  直到伊奈帆微微抬起头,暗红色眸子里回应的光射进他的心里。

  

  「那么,还请多多指教了。」少女也向前迈了一步——靠在他身边,在没有人看到的角度,紧紧握住了他的手。少女的手指并不纤细柔软,而是带着薄薄的茧,像是岁月赐予她的礼物,但是触碰的时候莫名的让人安心。上一次握手也是这样的感觉,这个人似乎总能通过皮肤给他注入温暖和力量。

  

  他愕然。

  

  然后笑开来。

  

  他喜欢伊奈帆,果然没有错。

  

  「好吧。好吧。那么演员的事就先纠结到这。斯雷因,我要先去附近找找适合的道具服装店了。毕竟这是我第一年接手话剧社后出演的建校祭剧目,到底想把它搞完美些……我们社团的道具组总是不能做出让我满意的东西也是很头疼。」蕾穆丽娜放下剧本,和身边的几个社员交流了几句后打算从排练室离开。

  

  「服装的话,我想我有办法帮到你们。」在众人都以为会话终于结束时,伊奈帆像是想到什么,突然说道。他也好奇她要做些什么,竖起耳朵认真听。伊奈帆把视线和他对上,似是暗示,「前辈,你还记得吧?那间服装店的店长——或者说,我们该称呼她的名字——艾瑟依拉姆小姐。」

  

  [界塚伊奈帆の場合]

  

  伊奈帆越来越感觉到事态的发展已经大大地超过了他的预期,像一列脱轨的火车,无法掌控地正在向他不可探知的领域驶进。

  

  先是被艾瑟依拉姆提出「你喜欢那个男孩子吧」这个他至今无法找出明确答案的命题,随后是万恶的投票制选的话剧,被选作与他出演对手戏的男人也让他小小惊讶了一把,他怎么都没想到会这么巧;最后,是斯雷因突如其来的告白。

  

  以及现在这个浅金色毛茸茸软乎乎的动物在他面前憋红了脸说不出话的样子。

  

  「神明,请容我把殊恩受领……领……领……诶。」这里反复卡了好多次,伊奈帆猜他是看到了剧本上的下一句话——吻朱丽叶——因此而害羞。而实际上他们只是在练习对话和神情的变换,动作姿势之类的并没有做的必要,但似乎在斯雷因纯净到极致的恋爱观里,男女谈谈感情就是拉拉小手含情脉脉,接吻以上的在脑子里想象都是邪恶和罪过,该和谐的和谐该打码的打码。他也是现在才意识到这些事。

  

  说实话,虽然他并没有恋爱经验,但多少会从一些文学作品之类的接触过,也能简单地分析这种因为大脑分泌多巴胺导致的心理活动,该做什么会做什么他都懂,就像之前他从角落的视线读不出爱意,但能够在那个对他不满的粉发少女话语中觅到对斯雷因向往,自然也可以从斯雷因的眼神里寻到恋慕的影子,但当他真的要直面这份感情时,他产生了质疑。当然,他并不讨厌斯雷因。这个少年的温柔是像阳光一样外露的,每一个人都能得到它的惠泽,所以当这束光独独照在他身上的时候,他开始思考自己是何德何能才会得到这个人的喜欢。

  

  他并不是一个太纯粹的人,或许说他之前曾经对斯雷因表现出好意,也是带着有些恶劣的欺负意味。

  

  「怎么会无关啊!我可是一直一直,都喜欢着你啊!」

  

  「我来帮助界塚同学练习。」

  

  而那个少年是不一样的。斯雷因说这些话的时候,目光里满是坚定。像是被这份光吸引了一般,他忍不住走上前,握住了浅金少年的手,并捕捉到接触的一瞬间那微小的颤抖。

  

  ——如果要把这种感情解释为喜欢的话,那么他真的可以去抓住吗?

  

  ——这样的他,发现了自己的秘密之后又会作何反应呢。

  

  「前辈,这样下去就不知道到底是你在练习还是我在练习了啊。」最后还是忍不住笑出来,他伸手揉了揉斯雷因柔软的头发,「如果觉得很为难就不要勉强自己。」

  

  「不、不是的!我并没有觉得为难!」被伊奈帆很温柔地抚摸了脑袋,斯雷因又像是要爆炸了一样浑身耸了起来,却没有从他的手掌中逃离,像一个被责备、想要改正自己错误的孩子,「只是……我实在,太喜欢界塚同学了。能够和那么优秀的界塚同学演对手戏,即使只是对台词,对我而言也像是做梦一样不真实。」

  

  「前辈。如果站在你眼前的这个『界塚伊奈帆』,并不是你所了解的那个『界塚伊奈帆』的话,你就不会有这种想法了吧,」他指着自己,淡然道,「你并不知道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也许我现在给你留下的印象是如何的具有正面意义,却也有可能是虚假的……」

  

  「我承认。虽然对界塚同学的很多事情都不清楚,关于喜好还有家庭之类的……也有可能是我太过草率了吧。但是界塚同学有一种让我能够放心地相信你的力量。所以,就当做是我自己小小的任性也好——无论你做出什么,我想,我都可以理解,愿意去理解。」 说着,他抬起头,露出一个害羞的笑容。有淡淡的金光从他的眼睫那里晕染开,让他想到在画室里看到的干净美好的水彩画。明明他们两个人也没有做过太过亲密的行为,这个少年却就着这些平淡的日常就能感到满心的幸福,「我也是,虽然嘴上说着能和界塚同学对台词很开心,但是却也嫉妒着能够夺走界塚同学初吻的罗密欧饰演者。这样的我,喜欢界塚同学喜欢到有时候都觉得自己思考都困难起来、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他先是怔了怔。彼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就是那颗被投入湖里的石子,在碧蓝色的湖泊里激起涟漪后,朝着湖底无限堕落沉溺。

  

  然后他悄悄勾起了嘴角。

  

  真是犯规啊。

  

  一直不顾后果、天真地说着这样的话语,接下来怎么发展可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哦。

  

  他向前靠近浅金少年,凝视着斯雷因的红玛瑙像是有暗火在燃烧般充满着危险的气息,「你的祷告已蒙神明允准。」明显是盯着伊奈帆出了神,脸上烧起红云的斯雷因呆住三秒才反应过来这是剧本的台词,他立即把身子站直了回道,「神明,请容我把殊恩受领。这一吻涤清了我的罪孽。」

  

  他看着这个拥有着碧蓝眼眸的少年,那一刹那就好像耳边的空气都被未知的怪物吞噬了一般。时间逆流,空间扭曲,存在于此的不是斯雷因·特洛耶特和界塚伊奈帆,而是罗密欧·蒙太古和朱丽叶·凯普莱特。声音停止。呼吸也变得缓慢而艰难。他踮起脚尖,并用手去轻轻向下扯了扯浅金少年的领带,两人间的距离就此无限缩短,最终嘴唇相触。他能感觉到那个人以接触点为圆心开始扩散,整个人都僵硬成了石头。

  

  斯雷因身上有种很干净的香味。不是那种显得太过多余的香水,而是一种像是太阳一样暖洋洋的气息,如同他本人。他这样想。还有,明明是男人,这个地方却非常柔软呢。

  

  他舔了舔嘴唇,仿佛刚刚食用了最上等的蜂蜜。他开口的声音暗哑,却带着笑意,

  

  「——而你的罪,却沾上了我的唇间。」

  

  *  *  *

  

  时间回到两天前。

  

  接到「建校祭话剧女主角」这样万众瞩目的重任,但是他并没有特别想要去认真对待的意思。就算他现在姑且是穿着女生的制服,也不代表他就可以随意去和一个陌生的男人搂搂抱抱包括亲吻了,即使对方是校内女生投票公认的心中排名第一的罗密欧也不行。

  

  他在第一次来到话剧社看到那个即将要和自己演对手戏的人时小小地吃了一惊。怎么也没想到是个和自己通过另外一个人认识的家伙。

  

  「……库兰卡恩前辈,」他对着眼前这个有着格外精致的异国人长相的金发少年鞠了个躬,「算是初次见面?我是一年级的界塚伊奈帆……请多多指教。」

  

  被他称为库卡兰恩的人注意到他时也是微微惊讶了一会儿,旋即便弯了弯眉眼,海蓝色的眼眸里温柔的浪波涌动,恰到好处的贵族式的优雅笑容,就像是回到十六世纪见到了那个存在于梦幻中的英俊的罗密欧,也难怪会被女孩子们推选为今年的NO.1了,「你就是这次要和我演对手戏的界塚小姐?时常从朋友口中听到你的事迹,很荣幸这次能和你合作……」

  

  温和有礼,即使是遇上棘手的事也不失风度。这样的人放到平时他并不讨厌。但是,现在的他并不想将时间再花到这件让他烦心不已的事情上,「前辈,虽然可能有点失礼,不过这次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我相信你心里其实也不想和我一起出演这部话剧。」

  

  话语掷地有声,伊奈帆很快就能从那张原本带着温润笑意的脸上发现了动摇的波澜,那片海洋里的温暖气息逐渐褪去,变得有些冰冷,「据我所知,库兰卡恩前辈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是非常非常恋慕的人。」

  

  「嗯。确实如此。我并不想做出背叛她的事情,但是这次既然是学校的安排,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呢。」他无奈地耸耸肩。

  

  果然是这样。之前和斯雷因一起去了那家女装店,在分别前,店长艾瑟依拉姆小姐缠着伊奈帆以女孩子之间要好好交流感情嘛下次来给你打八折哦为借口交换了邮件地址,在这之后他们也有断断续续的联系。他才知道这个少女也是还在上学的学生,店只有假期和闲暇的时间才会来顾一顾,而且她孩提时期和斯雷因有过小小的交情——以及,她还有一个在自己的学校就读的男朋友。

  

  「总有一天,你会需要我帮忙的,伊·奈·帆·桑~♥」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一条短信。

  

  「我想说的是——库兰卡恩前辈,」他不动声色的接过对方的话,虽然语气淡静,却散发着一种未知的攻击性,「接下来,我们两个人真正的合作,才刚刚要开始。」

  

  [スレイン·トロイヤードの場合]

  

  日子就这样在训练的汗水中过去了。

  

  虽然他只是一个陪练,但还是把要出演罗密欧当做是自己一样地很努力地背了台词并练习了一些动作,希望能让伊奈帆更好地进入情境。通过这几天的磨合,伊奈帆也能够比往常更自如地流露一些感情了(可是台下还是一如既往地少言少语,残念)。他也为此感到雀跃不已。

  

  不过最让他开心的是——

  

  「斯雷因!怎么了!为什么我刚才一直听到你房间传来强烈的撞击声?!有怪物跑到家里来了吗?别怕!叔叔这就来收拾它!」像一列加大火力的赛车一样嗖嗖嗖地快跑过来以致在木地板上摩擦出了刺耳的吱吱声的风风火火的扎兹巴鲁姆叔叔嘭地一下推开了斯雷因房间的门,警惕地在里面扫视了一圈,结果发现里面一切如常,斯雷因正乖巧地坐在书桌前看书,一脸困惑地看着自己,「那、那个……什么事都没有哦?叔叔不用担心。」

  

  在扎兹巴鲁姆叔叔半信半疑地将门关上后,房间里持续安静了十秒钟。

  

  他从座位上离开,平躺到地板上。

  

  ……

  

  …………

  

  ………………

  

  「天啊天啊天啊我和界塚同学接吻了?接吻了?接吻了?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啊啊啊啊啊啊!!!」捂脸全房间范围滚动滚动滚动滚动滚动滚动滚动滚动。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几分钟前那奇怪的撞击声再次响起。如此反复循环,连常驻斯雷因家楼顶的流浪猫都被吓到炸毛差点滚落下来。

  

  这是第一天的情形。

  

  「斯雷因,最近学校生活怎么样?据说快到建校祭了,你在学生会工作一定很忙吧!来,再多吃点!」餐桌上,沃蕾因阿姨夹了一大块牛肉塞到斯雷因碗里,满脸都是宠溺的笑容。

  

  「没有很辛苦哦,我觉得每天都很充实,非常快乐呢!」每天都能和界塚同学见面、单独相处、聊天,就连工作、学习的疲劳也因此消散殆尽了,真的非常满足。他这样想着,嘴角也忍不住笑意,乐呵呵地夹起那块牛肉。啊啊,回想起今天练习的时候伊奈帆温柔的笑容,感觉就像看到了天使……

  

  「……斯、斯雷因?那里是脸哦?」看着斯雷因一脸傻笑毫无自知地夹着肉一直往脸上戳,沃蕾因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敌不过胸腔中的担心开口道。这孩子,真的不是在学校压力太大了才这样的吗?她是不是应该打个电话和老师交流一下啊?

  

  这些就是往后的日常了。

  

  总而言之,无论经历了怎样的辛苦,不管现在对那段日子是多么的不舍,建校祭的脚步终于在这一天走到了身前。

  

  就像是一个全民的狂欢祭典般,新芦原高中随处都可以感受到热烈的气氛。缤纷彩色的横幅、气球、纸版画将颜色单调的教学楼装点成店铺里新推出的人气糕点,正门进来的校道沿途还有各种社团的成果展示,它们也帮助着将气氛推向了另一个顶峰。这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庆祝学校建成的周年纪念日,也会有许多已经工作的老校友、或者社会上一些有名气的公司以及各地的大学会派人来参观,选择合适的人才。毕竟新芦原高也算是远近闻名的学府。

  

  作为学生会秘书部的成员斯雷因经过了前阵子手忙脚乱的写各种发言稿、整理策划案的工作以后,在建校祭这一天已经是无事一身轻了。因为长时间绷紧神经地工作,突然松懈下来反倒有些不习惯。帮其他部门的朋友搬运完一些道具后,思忖着话剧应该也快开始了,便小跑着朝话剧社用的舞台前进。

  

  虽然训练的过程真的很辛苦,他要从每天的工作里一点点地挤出时间来背台词,有时候觉得自己喉咙都有些哑了,但是当伊奈帆穿上借回来作为道具的那一套火红的长裙,戴上假发与缠着蕾丝以及镶满碎钻的发带时,他又觉得他的付出都是值得的。这个女孩就是他心中最纯洁美丽的朱丽叶,是他想要守护的存在,他想要看着这个女孩在大家的视界中发光发热。

  

  他来到现场时话剧已经开始了一段时间,舞台下坐满了观众,热火朝天地讨论着演员与剧情。毕竟角色的饰演者都是众望所归,这比一般的话剧又多出几分可看性。台上,金发的朱丽叶被一袭动人的艳红衬托出曼妙的线条,她哀伤,她悲怨,她凝视着天空的眼神里有化不开的一潭浓浓的愁,「来吧,黑夜!来吧,罗密欧!来吧,你黑夜中的白昼!因为你将要睡在黑夜的翼上,比乌鸦背上的新雪还要皎白……」伴随着伤感的音乐,周围已经响起了稀稀疏疏的抽泣声,无疑是被台上人充沛的情感所动容,他看着也不由得心头一紧。

  

  界塚同学果然是很优秀的人呢,即使当初是完全不上手的演戏,现在也精湛得让人拍手叫好了。

  

  尽管如此,他却发觉有哪里不太对劲,但又说不上来。

  

  也罢,是累坏了吧。他想着,四处打量希望能找到一个看戏的好位置。

  

  就在这时。

  

  「咔嚓——!」

  

  在一声剧烈的声响之后,他能够触及的整个世界都变成了阴沉的黑暗。耳边有女孩子惊呼起来,还有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交谈声,气氛一下子变得无比紧张。

  

  糟、糟糕了!是照明设施出问题了吗?!

  

  不管怎么样,要先让现场安静下来!

  

  他皱眉站起来大声呼喊,「请在场的同学们冷静下来,不要惊慌也不要随处走动,在黑暗中很容易造成危险。现在只是照明设施出了问题,我们会立刻找人来维修的。」听他这样说,原本焦虑的氛围顿时缓和了许多,身边的脚步声也慢慢消失了,但还有小声的议论在无法探知的世界里起伏。

  

  啊,虽然如此放话,但是要等到维修人员来还需要一段时间吧,这样下去会影响活动程序的进行的。怎么说也是界塚同学的第一次演出,如果不能把训练的成果好好展示出来就太可惜了。他咬了咬牙,提高了音量继续说,「蕾穆丽娜社长在不在?麻烦你过来一下。」

  

  「我在这里,斯雷因!」在舞台下的粉发少女打开了手机的照光功能走了过来,她的神情看起来也非常紧张,毕竟设备出问题是她们话剧社的检查不当,给学校的重要活动带来麻烦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可能是线路问题,让我去看看吧。」

  

  「诶?!这样好危险的!」蕾穆丽娜听到他的话更慌了,连忙摇了摇头。

  

  「没关系,叔叔教过一些电路知识给我。现在让活动继续进行才是最重要的。」他说着,也打开了手机的照光功能向台后走去。

  

  从幕后的长梯可以一路爬到顶端安置着灯光和线路的地方。斯雷因坐在铁架上,轻轻吁了口气。现在他只能用手电筒维持着光明,视线能够触及的大部分都是漆黑。小心翼翼地将灯光对准线路和一个个装置仔细地看过去,脑海中回忆着扎兹巴鲁姆叔叔教给他的「居家好男人必备电路维修知识100条」的内容快速地检查着。心脏被高高地悬起。虽然意气用事地爬了上来,如果是很复杂的故障他也是不能修理的。

  

  这里没问题。

  

  这里也没问题。

  

  啊,这个灯泡好像有些老化了,需要换一个了。

  

  好的就这样……嗯?

  

  看到最后一个部分时,他眼睛一亮。

  

  「看来就是这里让整个电路短路了……好,这个我可以解决。」从工具箱里拿出替换的零件,斯雷因开始认真地修理起来,原本有些低落的心情又提升了好几个点数。能够帮到大家真是太好了,叔叔,再一次感谢你!

  

  「嗯,这样应该就可以了吧?」拍了拍手上的灰,他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成果,「现在就可以……咦?」

  

  他尝试着想要移动,却发现似乎不是那么如意。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腿似乎在刚才变换姿势维修电路的时候卡到铁架里面了。虽然不是很疼,但是如果硬拔出来的话估计会把校裤勾烂甚至伤到小腿。

  

  不是吧……今天到底是倒了什么霉,怎么意外事件一件接一件地发生?

  

  他抿紧了双唇,感觉到因为方才紧张的工作出的汗都把刘海粘到额头上了。粘稠难受。

  

  总之、小心一点的话……

  

  他想着,慢慢地将腿从铁架的缝隙里抽出来。清晰地感受到每一口唾沫都在喉间艰难地滚动。紧接着响起的声音就让他浑身都耸了起来——

  

  唰啦——————————————!

  

  因为上半身的晃动带着铁架的摇动,原本放在铁架中间就有点不太稳的工具箱就这样在这动作中向地面摔去,他一瞬间睁大了瞳孔,那惊愕给精神带来的影响导致身体重心不稳,他几乎是什么都没有抓到就这样身体朝上地倒了下去,整个世界天旋地转,身体周围刮起了旋风,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下端,无法制止地掉落着。

  

  「呀啊——!斯雷因前辈从铁架上摔下来了!!!!」

  

  舞台下开始响起刺耳的尖叫,人群再次混乱起来。

  

  这、这次真的完蛋了——!

  

  他感到自己全身发冷,头脑中混乱无序,想不到任何解决的方法,只能任由身体下坠。

  

  但是,这样,他不甘心啊。

  

  还没能学会沃蕾因阿姨教的料理。

  

  还没有和扎兹巴鲁姆叔叔一起出去钓鱼。

  

  还没有把借的书还给图书馆。

  

  还没有把附近的好吃好玩的地方全部去过。

  

  还没有到达自己想去的地方。

  

  还没有能看完界塚同学的话剧,

  

  ——还没有,能够和她交往。

  

  他闭上眼睛。棕发少女翘着的嘴角带着一丝难解的甜味,就这样清晰地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这就是死前会出现的走马灯吗?但是,记忆中界塚同学的笑容,真的非常非常好看,就像冰凉的甜点一样清爽可口。她一直都不是个很喜欢笑的人,正因为如此才觉得这份笑容尤为珍贵,让他想要付出一切去守护。

  

  最喜欢你了。

  

  界塚同学……

  

  界塚同学……

  

  界塚同学……

  

  ……

  

  …………

  

  ………………

  

  「啪。」

  

  没有感受到背脊承受的剧烈的疼痛,而是仿佛羽毛一般地落下。柔软的触感。熟悉的橙子香味弥漫在鼻间。

  

  他感觉自己靠着一个瘦薄的身躯。缓缓地睁开眼睛,周围的灯光还是非常微弱,但足够让他凭借这丝光看清眼前的景象。

  

  抱着斯雷因的少女拥有着温润的红玛瑙色双眸,神情淡然,唇边挂着浅浅的笑意。她并不像一直活在自己想象里的童话中美丽的公主,她一直勇敢而强大,仿佛守护着公主的骑士一般。她靠近了斯雷因的脸,在他的额头落下一吻,启唇时带出的音节圆润温柔如水,

  

  「抱歉……让你久等了,我的朱丽叶。」





-To be  continued-

——————————————————————————

完整版收录于个人小说志《ぉぃ!彼は僕の彼女です!》中。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_^

评论(17)
热度(105)
©一杯果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