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奈因]雪日と少年と。

  【Aldnoah Zero】雪日と少年と。

  

  CP:界塚伊奈帆×斯雷因·特洛耶特

  BGM:Aimer - 星の消えた夜に


*想写很久的少女心爆炸+老梗的纯情奈因酱

*全程第三人视角,伊奈帆几乎不出场。

*如果这样也没问题的话





+  +  +








  实在是失策。

  

  我踩着焦躁的脚步来到车站门口时,雪的味道已经开始在周遭的世界里弥漫。抬起头,稀稀拉拉的雪片从苍蓝色的厚重天空上飘摇而下,有气无力的感觉,但我知道在这之后必然孕育着盛大的寒冷。有几朵已经作为先头部队降落在我的发梢、我的额和鼻尖,在那里绽开了晶莹的花,某一点温度的急骤下降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但是那冰冷精致的六角花朵却不识我的不满,依旧踩着轻扬的步子为我增添更多的白色。刺骨的风一缕接一缕从我裸露的脖子里呼呼地灌进领口,外衣下摆被吹出生气的脸一般的弧度。我向手喝出一团奶色雾气,那带着我的体温的水珠却没有给掌心抬去太多的热量。或许是一大早便心事重重的关系,我几乎是没多考虑就随意地出了门——当然,也可能是考虑得太多,反而漏掉了最重要的东西。

  

  圣诞节的前一天,这个城市迎来了冬天的第一场雪。就像是上苍感受到了人们诚挚的心愿,恩惠一般让白雪覆盖这洋溢着节日气氛的处所。大街小巷都飘荡着各式铃儿响叮当的变奏曲,孩子们也踩着节奏脚步轻快;蛋糕店张开暖橙色的大嘴,刚出炉的糕点甜香像舌头一样带来了路过的行人;穿着红色棉外套的圣诞老人站在街角派发免费的糖果和纸巾,完美挑起的笑容显得有些不自然,比不上贴在玻璃橱窗上的彩画那样俏皮可爱,但并不会影响这美好节日里高昂的气氛。

  

  车站熙熙攘攘地挤满了神色各异的人。我站在入口处,漫不经心地移动着视线,不知道看哪里才最自在。我无法在这些人中间寻找属于自己的一个位置,我不能定位自己内心所渴望的是什么。身后有一个不安分的娇小少女,因为太过兴奋跃起时与我发生了碰撞,转过身时惊慌失措地连连道歉,像只受怕的小仓鼠,乖巧而可爱。在看到我摇摇头说没事时,她眯起的眼睛柔光倾泻,像是冬日里的小太阳。我才注意到她的另一只手被高高的、几乎把来自风口的光全部拦截住的少年小心翼翼包在手心里。或许刚才就是和他在开心地讨论着什么吧。圣诞节要去哪个地方玩耍之类的话题,就算不说也能从他们的表情上猜测到。

  

  为了某个人,坐上列车跨越几个城市的距离这样的事。

  

  似乎是很温暖的。

  

  我抿了抿有些干燥的嘴唇,轻轻地拢拢衣领。

  



  我几乎是被人挤上车的。人群中各种奇怪的味道混杂在一起让我作呕。我觉得自己真是蠢极了,在这种日子里为了那可有可无的目的跑出来受罪,还不如躺在家里抱着薯片看看电视剧。明明是一个电话就可以解决的事情,明明只是一个从此以后都不会再有关系的人,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被一路挤到扶栏边,我被迫无奈扶住了那唯一的支点,并轻轻叹了口气。再抬头时,我突然留意到了那个坐在我身前位置的人。

  

  浅金色的短发微微翘起,还有一双格外清澈的猫眼,看起来像是落了日光的海洋的颜色。

  

  是个长相非常漂亮的异国少年。

  

  人类在心思闲得无所适从的时候总喜欢找些什么转移自己注意力,这是非常简单易懂的道理。所以尽管是这么失礼的事情,我还是忍不住将视线放到这个男孩子身上细细打量起来。毕竟好看的东西,相信没有谁会讨厌。

  

  他穿得不厚,虽然鼻子微微冻得发红,但看起来并不觉得冷的样子。他的怀里抱着一个精致的礼物袋,被双手紧紧环绕着显现出了柔软的形状。是给哪个女孩子准备的圣诞礼物么?

  

  我正这样思考,那个少年似乎注意到我的目光,羞涩地笑了笑,开口说出来的日语有一些生涩,「站得累吗?这个位置让给你好了。」

  

  「啊?不,没关系的,我很快就下车了。」当然是假的。从这里到奈良其实要经过漫长的路途。但是盯着别人被发现这种事情,无论怎么想都非常羞耻,我尴尬地别开眼睛时,少年又轻轻笑起来,像是一片羽毛落到了雪地上,「不好意思。因为你看上去很渴望的样子。」

  

  渴望是真的,但并不是对于他身下的位置,而是他对恋人的那一片温柔。收到礼物的女孩子一定会很开心吧。

  

  不像他一样。

  

  我发呆的期间,少年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他掏出口袋里的手机,似乎是收到了短信的模样,噗地一下,像是忍得很辛苦似的。

  


  「是要去见女朋友?」我歪了歪头。我知道自己有些无赖,但我也只是尽量在这趟拥挤的列车里为自己寻找一些能够打发时间的娱乐而已。

  

  「嗯?……呼,应该算得上吧,恋人的话。那个家伙。」他点点头,脸上升起浅浅的红晕。真的是个羞涩的少年啊。不过是呢。想想也是呢。在这么冷的日子里,带着精致可爱的礼物,看到喜欢的人的笑容的话,一定会发自内心地感到温暖起来吧。我是清楚着这样的事情的。因为我也是这样希冀着的,被谁温柔地疼爱着,包容着,惦记着,能够随意撒娇的人。

  

  在此之后,我和异国少年之间长久地被列车里的寒凉的喧闹填斥着。而对方也是偶尔拿出手机来收收短信,大多数时间里还是似睡非睡间,脑袋晃晃悠悠突然歪了下去又惊醒过来,小心翼翼地护紧了怀里的礼物袋。

  

  那是要给所爱之人的重要的礼物。

  



  列车里的人渐渐少了,我像是置身于一只疾速奔行的小怪物体内。寒风瞄准空子肆意钻进来,湿黏黏地撕咬着皮肤,有一种深入骨髓的疼痛。牙关控制不住地在颤栗。而窗外天际的云彩的边缘已经依稀染上了浅浅的橙色,看起来有种暖洋洋的错觉,可除了提醒着我时间点已经迈入夜晚的领域以外并没有什么过多的作用。雪花不停,而且还在继续有变大的趋势。沿途的路已经积上了薄薄一层,埋在白色里的草叶悄悄探出头来,好奇地打量这个全新的天地。

  

  「啊……要晚点了。糟糕了……伊奈帆本来就很怕冷,这下子要让他多等我一段时间了……」异国少年的声音突然打破了沉寂,我的耳朵这才捕捉到广播的最后几句话,「现在因为下雪的缘故晚点半个小时到达……」

  

  按这个点算,我到达奈良的时候很可能已经有八点了。我感到焦躁。虽然考虑过要在那里找旅店的可能性,但是这气温骤降的情况的确在我的预料之外。雪夜会比往日要更加难熬。更何况我是独自一人。我开始胡乱想象自己像只被人抛弃的小狗一样在奈良的街头流落。这样,便不由得再次羡慕起身边的人。

  

  「站了这么久也累了吧,女孩子这么对自己的身体是不好的喔。」将视线投过去时,异国少年勾了勾嘴角,并指向自己身边已经空出来的位置,「而且还穿得这么少,我都能感觉到你一直在打抖了呢。冬天感冒可是很麻烦的事情哪。」

  

  他这么说的时候我就很丢人地打了个喷嚏。

  

  「抱歉……」我揉了揉鼻子,坐在了他的身旁。安心地接受了这份关怀。

  

  「没事哦。倒是你怎么不多穿点就出来坐长途列车呢?」他往旁边挪了挪,给我腾出了更多的空间。

  

  「因为……没想到突然会降温嘛……嘿嘿。」我搓搓眼角,傻乎乎地笑起来,不停不停地,笑起来。有一种莫名的浪潮在我的脑海里翻腾,铺天盖地地无法阻挡。

  

  「哎?那个……有这么冷吗?怎么哭起来了呢……」眼前的异国少年突然手足无措起来,脸上满是惊慌的神色。真的,太丢脸了,温热的液体源源不断地从我的眼眶里涌出来,划过我冻僵的脸颊。心脏像被揪起来一样的疼痛。思念与怨恨,这样复杂的情绪掩埋了我的思维。直到脖子被厚实的温暖包裹起来,我愕然地睁大了眼睛。

  

  异国少年从那个包装细致的礼物袋里,抽出了一条淡橘色的手工围巾,轻轻绕在我的脖子上,「那、那个这个……给恋人的礼物……」我的脑袋一下子就像煮沸的水扑腾扑腾地混乱一片,手忙脚乱地想要将围巾解下来,而对方只是一副看到了有趣的东西的神情笑眯眯地摇摇手,并像是安慰一样地揉了揉我的头发,「没事的,礼物可以再送,但是冷坏了一个女孩子可不好啊。我相信那家伙的生命力比你强多了。」

  

  我抓着围巾的手安静下来。手指清晰地感受着它的质感,粗羊毛编织的,男生的手艺并不是那么精细,而是有些乱糟糟的,连围巾的一端那I·K的英文字母也是歪歪扭扭。我在想,一个爱美的女孩子,到底会不会愿意将这个粗糙的围巾带出门呢。

  

  但是,像是能感到其中的心意一般的,非常非常地温暖。想着自己代替了另一个人承受了这份爱意,心中不由得有些愧疚又有些小小的雀跃。

  

  卑鄙地享用着。

 


 

  「那个……细川小姐,也是到异地去见恋人吗?」

  

  互相交换了名字后,我们两个人开始在空荡荡的列车上聊起天来。世界好像只剩下我们一样寂静无声。整个车厢里都是白晃晃的光,墨蓝的窗口就像一幅幅画一样镶嵌在两旁。时间已经走过了七点,外边的雪毫不泄气地继续纷纷扬扬地落下,仿佛一个固执的孩子,非要将这片天地染上自己的颜色,占为己有。我已经忘记广播是第几次提示晚点了。列车在茫茫白海中缓慢行驶,就像走不到终点站一样漫长。

  

  「我……说不清楚,要怎么定义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呢。」我抱紧背包,把头埋了下去,「他……是个很沉默的人。对我几乎没有任何表示。当初我们没有告白,自然而然好像就走到了一起。约会什么的,也经常是我提出。有的时候我觉得似乎只有我一个人在投入感情。虽然只要是我提出的要求,他都会完成。但那到底是不是像是完成一项任务一般的行为呢?我真的……不敢去想。前阵子,他没和我商量过,就从大学退学跑到了奈良。我觉得,这份意味不明的感情,是不是也该结束了呢?」

  

  我慢慢地陈述着,而斯雷因先生也只是始终安静地聆听。仿佛列车内也下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雪,空白的、却又不是完全空的。柔软得可以将感知世界化为纯色花海。

  

  我一直一直在说,直到最后口舌干燥才停止。我也不明白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有没有逻辑,对方听不听得懂。我极少和他人提起这段隐秘的感情,只因为是萍水相逢,才毫无顾忌地一吐而出。

  

  「那家伙……啊,我是说,我的恋人。」停顿了良久,斯雷因开口说道,他的目光望向遥远的苍穹,十分怀念的模样,「也是个情感缺乏的人啊。平常好像什么东西都不能提起他的兴趣一样。简直是个木头。最初遇到他的时候,我也常常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他——但是,别看他脸上没表情,嘴巴却厉害,常常一句话堵得人气上不来。当时我就觉得,我恐怕是一辈子和这个人合不来吧!」说到这里,斯雷因先生哈哈大笑起来,一改之前的温和形象,只是因为提到了心中挂念的那个人,才会这样肆无忌惮吧。

  

  「之后在一次学校的运动会上,我作为二年级的代表参加比赛。似乎是因为热身做得不够还是什么原因来着……跑着跑着小腿就突然抽筋起来了。身体自然会重心不稳地摔到地上。当时膝盖流了好多的血,旁边的后辈都被吓到了。结果那个家伙——对,他也是我的后辈。依然冷静得像木头人一样冲出来熟练地给我做了紧急处理,我本来想说你怎么这个时候也这么冷淡啊,结果就看到他额头布满了细细的汗珠。仔细听的话,还能听到他用低低的声音说:『千万不要有事啊……』嗯,怎么说呢。那个时候,我就觉得,我是喜欢他的吧。」

  

  「告白的是我。被告白的他反应一如既往的平淡,『嗯,那就交往吧』,这么回复着。结果,很久以后,他的朋友告诉我,回家的晚上,他的脸上都是无法掩盖的笑容。这个小小的秘密,一直被我放在心底小心珍藏着。虽然他是那么不善表达的人,却也以特别的方式,向我传递着他的温柔。或许很笨拙,或许这个过程很漫长,但是我知道,我会有等到它到来的那一天。」

  

  「但是,不说出来,也没有人传达的话,最后不就会错过了吗?」我揪紧了衣角,心中有什么岌岌可危。

  

  话语落地。斯雷因先生抿着唇线思考片刻,像是想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皱眉认真思考了半天,最终还是挑起弧度,「唔……也许,是我一开始就觉得,『他本来就是那种人』,所以在最后得到回报时,反而有意外的惊喜吧?确实,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根本说不上对他这个人是了解的。在想什么呢,要做什么呢——或许也是担心过的。但是,无论如何,我始终有个自私的愿望,那就是『把他留在我身边』。我也很感谢他回应了这份自私。

  

  「细川小姐的恋人……虽然素未谋面,不过说不定,他也是默默地把你放在心里最重要的一个角落呢。」

  




  我们随着列车的再次停运,又陷入长久的沉默。维持着长久的坐姿,我已经感觉到腿部有些酸麻。但我不想有任何的动作。我希望维持这份宁静。可能是那条粗糙的橘色围巾为我挡去了冷风,又可能是我早已无暇去顾及这些事情,我已经分辨不出此时我的温度感知。坐在我身边的斯雷因先生已经由最初的只是发短信转变到开始打电话——大概是终于收到了稳定信号吧。而我,从今天下午发了一条短信告诉他我要去他现在工作的城市之后,我便关上了手机,直到现在也没有再打开的勇气。

  

  始终不敢面对他的是我才对吧。

  

  收到短信的他,到底有没有在意呢。

  

  晚上十一点,列车进站的声音终于为我们的心灵带来了一丝暖意。虽然我还要再坐一站,但也安心许多,深深呼了一口气。

  

  「喂?那个……伊奈帆?你现在不会还在车站等吧?回家了?太好了,我还担心你在外面被冷成冰冻橘干……」从手机的听筒里隐隐传来了一个暗哑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怎么听也不是没事的样子,「嗯,我现在已经进站了。一会我自己搭车去找……」

  

  斯雷因先生一边说着一边从位置上站起来,并转向车门的方向。

  

  车的速度越来越慢,被雪沾染的玻璃窗上的画面也渐渐清晰起来。

  

  紧接着,他像是看到了什么,碧蓝色的眼睛里荡漾开一圈又一圈愕然的涟漪——

  

  站在候车台那里,一个棕发的少年一整个人缩在厚厚的羽绒服里,露出小半张冻红的脸,挥着手向斯雷因先生示意,隐隐好像能看到他在笑。几乎是在门打开那一瞬间,他便冲了出去抱住了那个身形还稍稍比他小了一些的少年。

  

  「你这个笨蛋橘子——」

  

  而对方也用手臂回抱住他,就任斯雷因先生埋在自己颈窝里咕咕哝哝地责备起来,「要是我再晚一点的话你就要在这里被冷成傻瓜了啊!」

  

  「……没关系。」棕发少年的眼睛里有分辨不清的情绪在流动,却能感受到一股温柔,「因为你这不是来了吗。」

  





  那些话语消散在再次开始行驶的列车周围刮起的烈风中,很快就无法辨认了。车厢里现在真的只剩下空寂与我为伴。我抬头看着车顶,灯光照得我眼睛有些疼。有斯雷因先生陪同的那一段时光让我有些留恋。没办法呢,即使再怎么不舍得,也不过是也许以后再也见不到的路人罢了。

  

  我拿出搁在口袋里很久的手机,并摁下了开机键。

  

  旋即,收到短信的提示音便接连响起来。

  



  『From: 拓 201X年12月25日 PM 4:35

  

  你说你要一个人到奈良来?

  

  没闹了,今天天气预报说有大雪。

  

  From: 拓 201X年12月25日 PM 5:44

  

  你上车了?怎么不开手机?

  

  From: 拓 201X年12月25日 PM 6:01

  

  我听说奈良线晚点了,你在车上没问题吧?

  

  From: 拓 201X年12月25日 PM 7:27

  

  你是在赌气么?

  

  别生气了。

  

  From: 拓 201X年12月25日 PM8:55

  

  奈良的车站已经被大雪淹没了呢。

  

  From: 拓 201X年12月25日 PM 10:16

  

  我说过让你别过来的吧,笨蛋。

  

  From: 拓 201X年12月25日 PM 11:24

  

  坐了这么久列车肯定很冷吧。

  

  我去买热汤,如果这期间你到了的话在车站等我。

  

  ……』

  



  「细川小姐的恋人……虽然素未谋面,不过说不定,他也是默默地把你放在心里最重要的一个角落呢。」

  

  我握着手机,感觉到眼泪一滴一滴地打落在我的膝盖上。

  


  想要自己的灵魂挣脱这具愚笨的身体、飞翔在苍茫的天空中、穿越无尽的田野,此时就去到他的身边。






  

  想要现在立刻见到他。










  

                          —「雪日與少年與、」Fin —



大家好我回来了!(蹦

就着私心先把自己一直想写的列车梗写了,在这之后会按照计划,先把女装伊奈帆填完,然后填末路情话XD期间可能还会夹杂各种突发小短篇吧w毕竟脑洞来了根本停不住摸鱼的手啊wwwww

然后借地方感谢一下前阵子的500fo达成(现在已经510了呢)w

真的非常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不离不弃。从一月底到七月,时间还没满半年,这个仅仅是为了刷奈因而开的LO居然能得到这么多人的支持,实在是很感动><(而且我这个人又低产写东西又随性简直_(:зゝ∠)_我自己都嫌弃

也不知道怎么回报大家了真的TAT我这个人实在太废柴,其实写每一篇东西都要酝酿好久,手速也非常慢,如果写不出满意的东西宁愿把稿子废弃在硬盘里也不愿意发出来(就算发出来也会很快删掉ORZ)所以也不太好意思开点文什么的,毕竟没能把大家交给我的自己喜欢的梗写好的话我实在是过意不去呢TvT

总之还是感谢w果汁会继续加油的!!!


最后附上BGM的歌词,这首歌非常暖心很好听哦XD




星の消えた夜に


多分君は少し强がりで 
tabun kimi wa sukoshi tsuyogari de
可能你稍微有些爱逞强

いつも笑颜を作ってばかり
itsumo egao wo tsukutte bakari
一直在强颜欢笑着

泣きたいなら 
nakitai nara
若是想哭的话

无理しなくてもいい 
muri shinaku temoii
无须勉强

すぐに泣けばいい
suguni nakeba ii
马上哭出来也没关系

多分君はとても优しくて 
tabun kimi wa totemo yasashi kute
可能你十分地温柔

一人で抱え込むばかり
hitori de kakae komu bakari
总是独自一人在承担着一切

少し歩くのに疲れたら 
sukoshi aruku noni tsukare tara
若是对前行感到有些疲倦的话

荷物を下ろせばいい
nimotsu wo oroseba ii
把包袱放下就好

大丈夫だよ 大丈夫だから
daijoubu dayo daijoubu dakara
没事的哦 没关系的

大丈夫だよ 大丈夫だから
daijoubu dayo daijoubu dakara
没事的哦 没关系的

ほら 夜が更けるよ 
hora yo ga fukeru yo
你看 夜渐渐深了哦

ほら 夜が更ける
hora yo ga fukeru
看 夜渐渐深了

星の消えた夜に 
hoshi no kieta yoru ni
在没有星星的夜里

何を愿うの?
nani wo negau no
该向什么许愿呢?

远くを见てる目には 
touku wo miteru me ni wa
看着远方的眼里

何が映るの?
nani ga utsuru no
映出了什么呢?

星が消えた空より 
hoshi ga kieta sora yori
比起看不见星星的夜空

隣を见てよ
tonari wo mite yo
看看你的身旁吧

気づいて 思い出 それより
kizuite omoide sore yori
快察觉到啊 比起回忆

确かな物がある 多分そうなんだ
tashika na mono ga aru tabun sou nanda
还有更加真实的东西 或许就是这样

多分君はとても繊细で 
tabun kimi wa totemo sensai de
可能你十分地敏感

本当は全部知りたいけど
honto wa zenbu shiri tai kedo
虽然很想了解你的全部

话したくないことだったら 
hanashi takunai koto dattara
若是你不想提起的话

话さなくてもいい
hanasa naku temo ii
不说出来也没关系

ただ私はそばに寄り添うで 
tada watashi wa sobani yori soude
不过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支持你

神様には敌わなくでも
kami sama ni wa kanawa naku demo
就算敌不过老天爷

何が生きるかもわからない 
nani ga dekiru kamo wakara nai
虽然不知道我能做到什么

でも何がしたいな
demo nani ga shitai na
但还是想帮上你

大丈夫だよ 大丈夫だから
daijoubu dayo daijoubu dakara
没事的哦 没关系的

大丈夫だよ 私も不安だよ
daijoubu dayo watashi mo fuan dayo
没事的哦 我也十分地不安

星の消えた夜に 
hoshi no kieta yoru ni
在没有星星的夜里

何を祈るの?
nani wo inoru no
该向什么祈祷呢?

远くへ伸ばす手には 
toukuhe nobasu teni wa
伸向远方的手

何を望むの?
nani wo nozomu no
是在渴望着什么呢?

星が消えた空より 
hoshi ga kieta sora yori
比起看不见星星的夜空

隣を见てよ
tonari wo mite yo
看看你的身旁吧

気づいて 神様 それより
kizuite kami sama sore yori
快察觉到啊 比起神明 

确かなことがある 多分そうなんだ
tashika na koto ga aru tabun sou nanda
还有更加真实的东西 应该就是这样

ほら 夜が更けるよ 
hora yo ga fukeru yo
你看 夜渐渐深了啊

ほら 夜が更ける
hora yo ga fukeru
看 夜渐渐深了

星の消えた夜に 
hoshi no kieta yoru ni
在没有星星的夜里

君を照らすよ
kimi wo terasu yo
照耀着你

声を失くした夜も 
koe wo naku shita yoru mo
即使是失去声音的夜里

歌を歌うよ
uta wo utau yo
也要继续歌唱

梦が冷めた夜でも
yume ga sameta yoru demo
就算是在梦醒的夜里

隣にいるよ
tonari ni iru yo
我也会呆在你身旁

気づいて 気づいて 何より
kizuite kizuite nani yori
快察觉到啊 快察觉到啊 比起任何东西

确かなことがある これが爱なんだ
tashika na koto ga aru kore ga ai nanda
都更真实的东西 那就是爱啊

ほら 夜が明けるよ 
hora yo ga akeru yo
你看 天快亮了啊

ほら 夜が明ける
hora yo ga akeru
看 天就要亮了


评论(8)
热度(132)
©汁斯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