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奈因]おい!彼は僕の彼女です!05

*前篇走01 02 03 04

*女装攻伊奈帆×恋爱童贞斯雷因,注意避雷。

+  +  +



  *  *  *

  

  人怕出名猪怕壮,这话说着难听但有时候还真没错。

  

  自从灰姑娘王子说传遍新芦原高之后,伊奈帆在学校里的人气和知名度就像狭小空间里受了热的水银,短期内刷刷刷地就提升到一个令人咋舌的新高度。例如「伊奈帆LOVE❤三无萝莉保护协会」之类的神秘地下组织也纷纷成立并且势力迅速壮大,已经初步具备和斯雷因后援团对立的阵容,最奇妙的是其中的成员除了痴汉宅男以外还有不少属性成谜的少女。

  

  「虽然一开始觉得这个突然冒出来抢走斯雷因大人的家伙很讨厌可是接触之后莫名地觉得事情不是这样的呢……」

  

  「对对对!之前体育课跌倒的时候,她把我扶起来的时候超级温柔处理伤口有效又及时,特别是她那双暗红色的眼睛看着我的时候,天呐,我觉得我简直要被吸进去了……」捧心陶醉状。

  

  「有一阵子她坐在我前面的时候我身体特别不好,早上没时间做料理只能吃面包,和她说了之后她竟然给我多做了一份便当诶,你们不知道那个超美味而且还很有营养……」捂脸。

  

  「长得可爱成绩又好人也温和……完全不是外表看上去那么冷淡,解答问题的时候也很细致易懂!」星星眼。

  

  「明明是女孩子,伊奈帆酱的男友力意外的很高……现在反而突然有点嫉妒斯雷因大人了怎么办?」点头点头。

  

  「不好我要弯了,我要弯了!」紧接着就噗通一声倒了下去。

  

  ——所以,事情发展至此,会有人接踵而至地来告白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本来应该是这样说。

  

  察觉到来自于周围某一个角落的火热视线,伊奈帆缩了缩肩膀,警惕地四周打探,结果又是什么都没有发现的一天。

  

  原因是一封很老套的写作情书读作战书的信,虽然放在印刷精美还散发着淡淡香味的浅粉色少女系信封里,内容的字句却是从各种报刊上逐字剪切下来的。

  

  「我喜欢你,可以和我交往吗?放学后我会在天台等你。」

  

  本打算是告白就好好拒绝是挑战也用最适当的方法解决,结果来到天台赴约后却发现一直从夕阳西下一直等到初见星光也没有所谓送信之人出现,原本还担心是不是女孩子口中的校园欺凌,把他叫到天台后偷偷把门关上之类,但到底什么也没发生。只是从那天开始,总能若有若无地感觉到陌生的视线注视着他,并没有爱意而是蕴含着别的内容,让他有些心里发毛。

  

  是试探吗?

  

  除了困扰之外并没有特别讨厌的感觉,但问题出现了他自然就会想要刨根问底。虽然对方没有做出什么举动的话不去在意也无妨。不过——

  

  他弯了弯嘴角。

  

  这可是战争啊。

  

  [スレイン·トロイヤードの場合]

  

  【「斯雷因君,就送到这里吧,谢谢你。」

  

  机场里人来人往。明明声浪如潮,我却感觉我的世界一片空白的寂静。秋奈从我手里接过行李,温柔的目光注视着我,很努力地笑。尽管她的眉毛并不是舒展着的。

  

  「干嘛这个表情啦,要哭出来一样,很丑哦。」

  

  她凑近我的脸,眼睛里亮晶晶的。

  

  泪光闪烁。

  

  明明在逞强的是你啊。我在心里咆哮,可是到了嘴边,这些话语又灰飞烟灭了。

  

  「为什么……不能留下来呢。」

  

  再一次地垂死挣扎,我说出这句话。

  

  「不行哦。」

  

  秋奈摇摇头。

  

  「我是个过分的人。我直到现在才知道。这么可恶的家伙,却从绫乃身边毫不留情地抢走了你。偏偏是那么温柔的绫乃……」她终于流下眼泪。我想要紧紧抱住她,可是心里的懦弱却始终没有退散。

  

  是对绫乃的歉意吗?还是到底,我对秋奈喜欢得不够深呢?

  

  我不知道。

  

  秋奈到底还是走了。飞机在橙黄色的云朵里渐渐远去。那么美丽的夕阳,一如当初我和她在河边的草地里看到过的一样,而此时此刻,却只剩我独自一人。】

  

  伴随着伤感的音乐和逐渐灰暗下去的CG画面,斯雷因无力地呈大字形向后倒去。

  

  「啊啊……又BE了……」

  

  本着想要了解女孩子心理的目的,他在两周前从号称「恋爱攻陷大师」的托尔兰那里借来了各式清水GAL游戏,从纯爱系到猎奇系无一不有,他每天会抽出一个小时来认真研究,也打通了不少作品,事实证明他的确挺有玩游戏的天赋,因为只要是开始攻略的作品,他总能成功避开所有HE把它的BE一个不落的全部玩出来(……)。

  

  「不过,总感觉界塚同学和一般的女孩子不太一样呢。或许一般的方法是不能讨她欢心的吧……」盯着房间的天花板,他开始思考。

  

  这个叫做界塚伊奈帆的少女和同龄女生比起来实在太过冷静也太过可靠,总能独自把问题处理得井井有条,从来没有见过她放软态度和谁撒过娇,纵使长相可爱,却给人一种她也拥有着男孩子的强硬的印象。有时候都会开始想象如果伊奈帆是个男孩子的话一定会有很多女孩子追随吧。

  

  ……哈哈,这种想法是不是有点失礼啊?

  

  说起来之前去买衣服的时候,本来是想作为礼物送她一套的,结果最后竟然稀里糊涂地变成她付了帐把衣服塞到自己怀里,而他也是迷迷糊糊地抱着伊奈帆居然送我礼物了的想法十分喜悦地回到家里,被扎兹巴鲁姆叔叔问起的时候才发现有哪里出了问题。

  

  「如果衣服不穿在最适合的人身上,那它不是会很难过么。」日后再提起,伊奈帆只是风轻云淡地如此回答。

  

  可我是男人啊!

  

  这样的话在斯雷因看到伊奈帆「前辈穿起来超好看的哦」闪亮亮的眼神后默默咽了回去。让女孩子失望的家伙一定很差劲,他这样安慰自己。

  

  「算了,马上就是建校五十周年庆典了,还是不要想那么多有的没的了吧……」翻了个身从旁边散落了一地的资料里摸来一份开始细细看起来。

  

  校庆是新芦原高各系列活动中重要性可以标注上五星的一项,除了一些比较古板的老校友回校参观、学习成果展示这些内容以外,也留出了给学生发挥的内容,其中最传统的就是话剧表演。定下表演剧目后,由学生投票选出某一角色最适合扮演的人,需要注意的是,上一年被选中过的人今年不可以再列入选举范围。

  

  上一年他刚入校的时候选定的剧目是《海的女儿》,他有幸被选为王子,所以按照规定这一次他不能够再次参与。

  

  「诶……今年是《罗密欧与朱丽叶》吗?也是很经典的故事呢……」不过是一部服装比较繁复的剧本,看来今年的支出又会不太好了。斯雷因在心里为学生会的支出点了个蜡,将策划书向下翻了一页,用极快的速度扫视着密密麻麻的文字,最终目光停留在一个名字上,「……唔,咦!朱丽叶的最后决定人选——界塚伊奈帆?!」

  

  脑海中一秒浮现出那个面容淡静的少女穿着一袭红色古典长裙的景象,一瞬间整个世界都变得灰暗一片,唯独那抹赤色身影宛若火焰照亮所有无法企及的角落。她时而微笑,透露出13岁女孩的纯真;时而仰头向着鸟儿倾诉,传达思慕的话语;时而起身旋舞,花朵一般热情绽放……

  

  如果是界塚同学的话,一定会很适合这个角色呢……好期待……

  

  斯雷因闭上眼睛,陷入了无限的想象中。

  

  黑暗世界中的红裙少女最终像是花期已过的玫瑰凋零败落,静静地躺倒在地上,无声的沉寂里,一个青年缓缓靠近,欲给死去的少女最后的离别之吻。

  

  ……

  

  …………

  

  等等!如果说界塚同学是朱丽叶的话,那、那岂不是……

  

  一种极致的恐惧怨灵一般幽幽地缠绕至他的四肢百骸,他犹如被雷电击中猛地从地板上惊坐起来。

  

  ——罗密欧可以和界塚同学接吻啊啊啊!!

  

  *  *  *

  

  次日,新芦原开始下起入春来第一场细细密密的雨。通往学校的道路上随处可见被雨点打落的樱瓣,汇聚成一条粉色的破碎河流。学生们都沿着仅剩的稍显干燥的路径行走,熙熙攘攘的,全部挤在一块。连鼻腔里捕捉到的空气里都是压抑潮湿的味道。

  

  啊啊,难道是上帝感受到我的怨念了吗?

  

  撑着死鱼眼打量灰扑扑的天空,又是一夜无眠的三好少年斯雷因同学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一天的课业结束后,因为学生会也没什么需要紧急处理的事件,用「话剧表演也是学生会负责的内容嘛」作为借口他溜到话剧社的排练场地。

  

  彼时排练已经开始一段时间了,氛围却十分沉重。不远处拿着剧本的粉发少女一脸愤愤不平的表情,看到斯雷因从门口进来不由得眼睛一亮,一蹦一蹦地来到他身边,立刻又变成一副气呼呼的模样,「嗯哼,斯雷因,你来看看你们到底选出了一个什么样的家伙来扮演我们万众瞩目的女主角。」

  

  听她这么一说,斯雷因不由得绷紧了心弦,视线顺着刚才粉发少女走过来的路线寻觅至终点,果不其然,棕色蓬卷双马尾女孩神情平静地站在那儿,似乎这个练习室里发生的事情都与她无关,「诶……蕾穆丽娜小姐,界塚同学她怎么了吗?」

  

  「你见过从第一幕到最后一幕都维持一个表情的女主角吗?可笑!荒谬!天知道这个机会是新芦原高多少女孩子梦寐以求的,她不知道好好把握就算了,还浪费我们的时间!」被称为蕾穆丽娜的粉发少女像是面对着扶不上墙的烂泥无可奈何地摇头,「本来选了这个成本颇高的剧本我就很头疼了,女主角还是这么一个不配合的人,如果可以,我真想现在就放弃话剧社社长这个职务。」

  

  「那、那个……界塚同学,这是怎么回事?」手忙脚乱地拍拍蕾穆表示安抚,他慌张地抬眼去看话题中的棕发少女,而对方慢慢地走近,眼神淡漠,「我一开始就拒绝了。我这个人本来就不擅长伪装,你们这么为难我我也是很苦恼的。」

  

  「什么伪装!演戏是门艺术!艺术!你这家伙到底懂不懂!而且如果我可以随便改动投票结果的话我才不会选择你……天哪,我简直不能想象你这家伙之前还和斯雷因闹了绯闻……」听到伊奈帆的回答蕾穆有些恼怒地又挥了挥手里的剧本,但说话的声音却越来越小,似乎并不想被别人听到。

  

  「两位……」夹在激烈交锋的冰与火之间斯雷因感到一个头两个大,本来给女生劝架就是件很可怕的事,现在一边是他少数比较交心的女性朋友,一边则是他喜欢的女孩子,帮哪边不帮哪边都不是。纠结再三还是放弃思考,心一横,他拉住伊奈帆的手腕就往外跑,「界塚同学请你和我出来一下!」

  

  「咦?斯、斯雷因!」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的蕾穆在身后发出惊呼。

  

  他们一直跑到两栋教学楼之间的廊庭才停下来。虽然一头脑热地做出这种事但他并没有想好下一步该怎么做。转过身时,他看到站在自己身后的伊奈帆依然是一副波澜不惊的神情,但眼神里或多或少带了些困惑。他咬紧嘴唇,对着棕发少女鞠了一个大躬,「真的十分抱歉——!」

  

  「为什么是你和我道歉啊……」伊奈帆移开视线,似乎有些不满。

  

  「呃……这个……虽然我能理解界塚同学对这项任务很苦恼,但毕竟是传统,我也不能改变它。」他小心翼翼地斟酌着措辞,希望避开对方的雷区,「我希望能够帮上你的忙。」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这和前辈无关,可以不用管我。」伊奈帆的视线依然停留在细密的雨幕中,那双暗红色眼眸像是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分不清里面是什么情绪,只是让看到的人也心里一凉。

  

  莫名地有些生气。也不知道是因为伊奈帆的态度还是自己太没用,他焦躁起来,握着伊奈帆手腕的手指向里收了收,直到对方皱起眉毛回过头来看着自己。

  

  无名火从心底燃起便以燎原之势焚烧了身体里的每一个角落。

  

  就算是一点点也好,想要帮助她。他讨厌一直畏畏缩缩的自己,从前再怎么小心翼翼不敢逾矩都好,唯独现在他不想再做懦夫——他没有强壮的身躯能够飞檐走壁,他没有显赫的身世为她挥霍千金,没有动画故事里酷炫的超能力去改变世界,他并不祈求斯雷因·特洛耶特能成为界塚伊奈帆的英雄,即使无法为她撑起一片明朗的天空,但如果在喜欢的人面前无所作为的话,无论如何都不会原谅自己。

  

  希望她保持笑容。希望她开心。希望大家都明白界塚同学其实是个温柔而和善的人——

  

  所以。

  

  「怎么会无关啊!」歇斯底里地喊出来,他感到自己的喉咙有些沙哑,头脑一片空白,「我可是,一直一直,都喜欢着你啊!」





-To be  continued-

——————————————————

这坑终于在完结前填过半了我好欣慰。(……)

话说有人愿意猜一猜给伊总写信的人还有担当罗密欧的人是谁吗www

评论(27)
热度(121)
©一杯果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