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奈因]摸鱼三题

  *如题,以下都是lo主在上毛概和思修课上无聊摸的小片段…你们随便看看吧(。)开学第一周诸事不顺,只能自主发糖治愈QAQ

  



  - 10cm和1cm -

  

  他们之间只有10cm的距离。他看着眼前这个人,他纤细好看的眉毛紧皱着,上挑的猫眼里天青色的火焰熊熊燃烧,仿佛要一跃出来将他焚烧殆尽。他咬紧的牙齿吱吱作响,像一排可以撕裂自己的刀片。

  

  他在生气。伊奈帆思考着。他开始回忆前一秒的自己到底又说错了什么点燃了恋人的怒火。他歪了歪头,很努力地思考。但无论怎么想自己刚才说的话都句句在理。

  

  反省无用。

  

  总之不管怎么样先安慰这个家伙。但是要怎么安慰呢?对于要说出好听动人的情话伊奈帆一直是非常苦手的。他只擅长从问题的本质分析,但怎么抛开实际并抓准别人的心理弱点一举击破心防,他从来不得要领。但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对方一定会更加生气。他已经不想重蹈上一次惹毛恋人后对方把自己放置两周的覆辙。

  

  一定要做些什么。他向前走了一步。对方微微睁大眼睛,抿紧嘴唇表现出惊恐,似乎自己下一刻就会狠狠打他一拳。他把目光固定在恋人脸上。浅金色的头发蓬松柔软,午后的日光像调皮的精灵在上面起伏跳跃,显得其更加美丽。他一直很喜欢,以往总会有把它揉乱的冲动,但从未发现它竟然可以动人至此。翡翠色眸子此刻虽然怒意满盈,但仍如一弯清澈的湖水,悠悠地波动开一圈圈的涟漪。他曾在里面收获过醉人的情欲和温暖的笑意,也采撷过苍白的悲伤和柔软的感动,每一种都足以让他珍藏心底。北欧人白皙的皮肤在淡黄色的光中有掺了蜂蜜的牛奶的质感。然后是那片嘴唇,草莓软糖似的,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躲藏在后面的奶油——那是洁净的贝齿。它曾在自己肩膀上烙下爱的印痕。他发现自己看得出神了。

  



  ——怎么可以有人长得这么好看?就连生气的样子也……



  

  唔——对了,他要说什么来着?方才他在想什么?思忖什么?

  

  不知道。不记得了。也不想去回忆了。

  

  他的恋人,现在正站在他的身前呢。要做什么难道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他又向前走了一步。两个人的身体几乎贴在一起了。那对明亮的翡翠石里开始浮现出困惑。他把脸凑上去。他们之间的距离只剩下1cm了。他压低了说话的声音,说道,

  



  「……呐,现在吻你,可以吗?」


  

  - 笨蛋² -

  

  坐在他身边的人白皙的脸染上了酒醉的醺红。祖母绿的眸子里水汽氤氲,看不清里面回荡的是何种情绪。纤细好看的手指缠绕在盛放着红酒的高脚杯上,视线在空中摇摆不定。

  

  今天是他们的大学同学聚会。本应只是喝喝小酒聊聊天再普通不过的内容,却因为一直以来作为话题中心的艾瑟依拉姆突然笑着说自己已经订婚了,一阵强而猛烈的风暴迅速形成。大家对此都十分意外。也有来参加聚会的斯雷因自高中开始对瑟拉姆实行的骑士般的关照和爱护几近是人尽皆知的,他们都觉得瑟拉姆就是斯雷因的整个世界,为了她斯雷因在大学也受到过不少处分。虽然瑟拉姆对斯雷因一直保持着一种似近似远的暧昧距离,但大家始终认为这两个人最后会走到一起。

  

  现在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包厢里空荡荡的只剩下他们两人和一堆凌乱的酒杯、空盘子。墙壁上的液晶电视里穿着紫色抹胸裙的女主持人带着冰冷的笑容说些不着边际的话,乱七八糟的没能传递到他耳朵里。他只是注视着眼前这个有些神智不清的人。

  

  「该回去了,斯雷因。」他说道。但对方神情木然,毫无反应,「醒醒吧,早就该从这持续了八年的梦境里走出来了。」

  

  他拍了拍浅金发青年,心里却是一阵剧烈的绞痛。

  

  他和斯雷因、瑟拉姆是高中同学。他也是最早发现斯雷因对瑟拉姆怀抱爱意、并对他的感情提供支持的人。就算自己喜欢斯雷因,喜欢得要发狂,但他并不想把这份灼热的感情强压在斯雷因身上。所以即使每一次斯雷因在瑟拉姆那里碰了壁,第一个就会想到找自己倾诉,即使自己是唯一一个理解斯雷因并给他肩膀的人,是和斯雷因感情最好的人,但也无法得到他。

  

  当得知瑟拉姆订婚时,他不可否认自己是窃喜的——他到底不是什么无私的人。但当看到眼眶中盈满泪水却又不得不强颜欢笑的斯雷因时,他又感到无比心疼。

  

  发自内心的笑颜,是自己注定不能让他显露的东西吗?

  

  浅金发青年仍然没有说话,但眼泪在无声间顺着他的脸廓流了下来。

  

  「我不要……」沉默良久,斯雷因呢喃一般说着。

  

  没由来地一股怒火从心底燃起,他搭在斯雷因肩上的手一用力顺势就把这个人压倒在沙发上。溶成水的祖母绿眸子里雾气迷离,他咬咬牙,直接欺身吻了上去。

  

  柔软的嘴唇带着浓浓的酒味。他忘情地吮吸着,借着对方喝醉的档儿,轻松撬开对方的牙齿侵入温热的口腔,舔舐牙龈,卷着对方的舌身舞动。这是他幻想了那么多年的嘴唇,他终于在这一天得到了它,心中却仍然充斥着浓浓的苦涩。

  

  「唔嗯……」身下的人发出一声嘤咛,似懂非懂地迎合他的掠夺。

  

  「为什么……不看看我呢?如果是我的话,如果你喜欢的不是瑟拉姆小姐的话……」他从斯雷因口中退出来,然后把脸埋在对方颈窝里,小心翼翼地在露出的锁骨上落下亲吻,「来吧……斯雷因,就算施舍也罢,看看我吧……」

  

  「我……很害怕。」斯雷因哽咽着,说起话来仍是迷迷糊糊的,「伊奈帆先生是那么好的人……他一定,也喜欢着瑟拉姆小姐吧?我看得出他眼中的情意……但他还是那么努力地帮我。我怎么敢说,我早就喜欢上他了呢?我不敢说啊……我担心一旦拆穿,这种关系破裂,伊奈帆先生就会从我身边离开,到瑟拉姆小姐那里去……这样,我不要……」

  

  他在说什么?

  

  伊奈帆以为自己听错了,他直起身,有些愕然地盯着斯雷因,「你……什么意思?」

  

  「我喜欢……伊奈帆先生。这样的话,说出来一定很恶心吧……一定是这样的,」他把手臂挡在脸前,泣不成声,「喜欢,喜欢伊奈帆先生……可是,一切都要结束了……」

  

  他怔住。感到眼角有温热的液体慢慢涌了出来。他想说点什么,张开嘴只剩带着哭腔的低吼。他再次俯下身来,抱紧了这个年年岁岁反复出现在他的梦里,折磨他心神的人。

 


 

  他们两个,真是世界上最无可救药的笨蛋……



  



  - 三分钟 -

  

  [一分钟]

  

  仿佛有谁在人海里埋藏了一颗无形的核弹,揪准了最适合的那个时间点噗地一下猛烈爆炸开来,水声震耳欲聋到让人几近昏厥,高高扬起的浪花掩埋了所有能够思考的范围。

  

  以他为中心的海啸一层一层地叠高。他们在议论着。耳膜鼓胀,哗啦呼啦的分辨不清吐露的言语。一道道射过来的目光仿佛带着锋利的刀子,刺得浑身都疼痛。说不清那是期待还是责怪,或许更多的是好奇。手脚像是被谁上了枷锁,紧紧地勒着,无法动弹。站在身前的长相十分可爱的少女脸上满是羞赧的红色,却看不到害怕的神情。她咬紧嘴唇,垂下蝉翼般薄而纤长的睫毛,视线却是抬起直直投向他的。

  

  她扯了扯裙角,嘀咕的声音不大,但足够被他捕捉。

  

  「——答应我啊。」

  

  只要答应我,你就可以在众人眼中可以有一个走下来的台阶。

  

  他知道对方是这样的意思。这也的确是非常简单的一个解决方法。说句话,抑或是点点头就可以了。不会被同学在背后讨论什么奇怪的话,也不会被用异样的目光注视。

  

  但是心里却有一个无法妥协的原因。

  

  即使是背负上辜负少女心意的罪名。

  

  如此坚定着,他抬起头。

  

  「抱歉,我不能——」

  

  [两分钟]

  

  「很抱歉,斯雷因前辈不能答应你。」几乎是在他要把拒绝的话说出来的那一刻,一个有着褐色微卷发的男孩子从人群里走出来一把挡在了他的身前,他看不到对方是什么表情,但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这个人出现的瞬间,自己心跳漏了一拍,「因为在和他交往的人是我。」

  

  原本稍稍平静的浪潮再次汹涌起来,除此之外,出现剧烈波动的还有少女的表情。她睁大的眼睛旁隐隐约约能看到泪光闪现,如果换一个人的话,一定会忍不住拥她入怀哄她开心吧——不过,那个人注定不是他。

  

  「不可能……」她颤抖地低念着。

  

  整个人受到了向前的力。

  

  他还没回过神,领带就被往前拉扯,头脑一片空白。

  

  橙子的香味涌入鼻腔。嘴唇被另一片柔软占领。

  

  分离时,男孩脸上透露出窃喜和炫耀的愉悦。

  

  「你看吧。」

  

  [三分钟]

  

  没等下一波声潮再起,他已经被男孩牵着逃离了犯罪现场。

  

  被无限拉长的反射弧终于给出了恰当的反应,他感到自己害羞到说不出话,灼热的温度一直烧到耳根,整个人都要膨胀开来。

  

  就像是看到种在心中培育了许久的种子终于破土,看见了澄澈的蓝天。

  

  学校的后门处此时寂静无人。被男孩放开时他禁不住大口地喘气。待到终于恢复,他直起身,意料之外地看到的,不是男孩往日里冷静的,面无表情的脸。

  

  红晕无声扩散着。他抿紧唇线,有些不自在地把视线投到别处。

  

  「嗯……不好意思,刚才只想着帮前辈解围了。如果带来困扰……」他咕哝着,但转瞬似乎又想明白了什么,摇摇头,「不,不对。这只是我的私欲而已。真的对不起,斯雷因前辈,好像做了让你丢人的事情。」

  

  ——呐,听到了,听到了哦。

  

  心田的那颗不敢暴露在空气中的种子终于伸出它娇嫩的身子,然后以极快的速度成长,盛放出七彩的花儿。薰衣草。桔梗。时钟花。雏菊。向日葵。白蔷薇。栀子。紫藤,以及茉莉。它们像是长着翅膀的妖精,芬芳旖旎,一朵朵一瓣瓣地飞舞,像是祝福一般地唱着欢乐的歌儿簇拥到他们两人身边。有谁在世界中射入了金黄色的光,一片暖洋洋的明亮。

  



  「嗯,很丢人,」他重新拉起男孩的手,轻轻笑起来,然后在对方的惊异中在那片刚刚夺走自己初吻的嘴唇上啄了一下,「……可是,喜欢。」


评论(7)
热度(119)
©汁斯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