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奈因]おい!彼は僕の彼女です!02

*前一篇走01 

*女装攻伊奈帆×恋爱童贞斯雷因,请注意避雷。

*答应我,别问伊总在学校怎么上厕所,OK?

+  +  +



  *  *  *

  

  他记得当他还处于圆滚滚的孩提时代,沃蕾因阿姨就很喜欢把他当抱枕一样搂在怀里,抽抽噎噎地抓着纸巾看最近热播的电视剧任眼泪吧嗒吧嗒地砸落在他毛茸茸的脑袋上,他的感觉就像是坐在台风天漏雨的屋子里。

  

  「阿姨阿姨,为什么那个哥哥要去追着姐姐跑啊?」难道不是在路上拦车比较快吗?

  

  「因为姐姐她哭了啊!斯雷因,以后女孩子生气了你一定要穷追不舍哦,就算她说讨厌你也要把她强行搂到怀里说『我喜欢你』哦!」说着还颇愤懑地收了收手臂环绕的空间。

  

  「这、这样啊……那姐姐她为什么哭?」他觉得有点透不过气。

  

  「因为哥哥他太笨了,一点都不了解姐姐的想法,哭可是女孩子表达感情的专利哦!」

  

  「是吗……唔,那阿姨为什么要这样抱着我啊?」他感觉活动的范围又少了几分,有些艰难地问道。

  

  「斯雷因你看看,这就是不了解女人心的做法了。」沃蕾因说着又拿纸巾擦了擦眼泪。

  

  「……」

  

  很久以前在他的认知里,女孩子就是这样一种美丽而娇弱的生物,仿佛轻轻触碰一下花瓣就会散落一地。伤心的时候会哭,感动的时候会哭,高兴的时候还是会哭。你似乎很难抓得住她们的感情波动,你需要付出一万分的努力去维护她们时时可能受伤的心灵。

  

  上了学以后,他在班里是几乎不敢和身边的女孩子说话的,他总觉得她们身体某一处安置着水泵开关,接近就会泪腺崩坏,而真正到了那个时候他恐怕是会僵硬得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吧。即使是面对着他暗恋着的隔壁家的艾瑟依拉姆,他也只能憋红了脸跟在她后面一句话不敢说,直到对方搬走,他才知道悲哉哀哉,初恋一去不复返了。

  

  他把初恋惨败的原因都归结在完全没有经验的自己上,对,不是阿姨的错,也不是叔叔的错,即使他们打压了自己对恋爱的好奇和向往。但现在的他,已经不是过去那个混混沌沌一无所知的他了,他已经完成了蜕变,命运现在就掌握在他的手中!

  

  「……啊抱歉在这里打断一下,斯雷因君,你所谓的命运指的莫非是这本,诶,少女漫画?」同班的玛兹鲁卡皱着眉毛抽走了斯雷因攥在手里的封皮看上去颇为粉嫩的漫画书随意翻开了几页。

  

  「哼,到底是个没救的蠢蛋,竟然妄想从那些低俗又恶心的东西里寻求真谛,不如来问问我托尔兰大爷,要知道我的风流情史足足可以写成几千万字的爱情宝典,每一条都可以让你受益终生……」一直被人在背后嘲笑为老土蘑菇头的托尔兰潇洒地撩了撩那短得根本飞不起来的刘海,结果不知道从哪里砸过来一本硬皮词典直接让他倒地闭了嘴。「嘿,拜托你回去和硬盘里的二次元女朋友好好谈恋爱少说废话!」回过头就看到漫画的主人费米安怒火中烧地看着他,「难道你比得上碓○君的一根头发?」

  

  其实女孩子也是有眼泪以外的表达方式呢。

  

  看着因为男神被黑而炸毛的费米安,斯雷因默默地在心里记上一笔。

  

  本来只是闲聊一般提起这个事件,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群损友的一哄而上间最后转变为斯雷因脱离童贞大作战。可是对方是那么好的女孩子,只要能和她做朋友自己就很开心了,哪里还考虑过什么深入交往?更何况脱离童贞……诶,对了,童贞是什么?

  

  「对了,我还没有问,斯雷因君之前遇到的女孩子是我们学校的吧?哪个班的啊?」完全没在意托尔兰的发言,玛兹鲁卡又翻了几页,似乎津津有味地看起来了。

  

  「问了也是白问。……能看得上斯雷因那小子的肯定是没什么姿色的黄毛丫头……」托尔兰还在絮絮叨叨,「没什么可期待的……」

  

  「抱歉,斯雷因·特洛耶特前辈是在这个班吗?」在众人的吵吵嚷嚷中,一个格外有穿透力的声音传进来。原本围在一起说话的几个人听到熟悉的名字都不约而同地停嘴往门口的方向看去。

  

  用小橙子发绳扎起的低双马尾落在肩膀。软软的包子脸,暗红色的大眼睛里有一层看不透的迷雾。没有表现出高傲也没有面对生人的羞涩,比起可爱来说更多的是另一种难以描述的韵味,一直被新芦原高的男生们嫌弃长度太长颜色太老的制服裙穿在她身上露出的是恰恰合适、形状非常美妙的双腿,并且整个人显出一种恬静与乖巧,就连那看到有些视觉疲劳的白衬衫和米色毛衣也被她穿出了完全不一样的味道。

  

  ——啊啊,错觉?错觉吗?!那个孩子在发光,在发光啊啊啊!

  

  随着啪嗒一声巨响后,他们就这样看着托尔兰瞪大眼睛后再次从椅子上直直摔了下来。

  

  [界塚伊奈帆の場合]

  

  俗话说,人生在世,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俗话又说,神对手易攻,猪队友难防。

  

  聪明机智如界塚伊奈帆也是直到现在才明白这个道理。

  

  在升上高中之前的冬假的尾巴里,他原来所在的初中的一帮老同学决定再聚上一聚。聚会内容也没什么新意,无非吃饭唱歌,最后百无聊赖的少年们提议要打牌,朋友黑田笑眯眯地问他,一般的随便玩玩也太无聊了,伊奈帆敢不敢堵上男人的尊严和我挑战一下?我知道你最喜欢解难题了噢。

  

  他转了转眼睛,说行吧。即使是扑克牌,只要是这种有规律可循的东西他就不怕会输。

  

  于是所谓的堵上男人的尊严——也就是赌注是输的人要在高中开学第一天穿上自己学校女生制服并要到对方的学校和对方打招呼——这样的危(wu)险(liao)丛(zhi)生(ji)的比赛就这样开始了!

  

  一盘末尾,伊奈帆已经是胜券在握的感觉。无奈世事难料,就在这胜负决定之时,喝得烂醉的韵子就摇摇晃晃地凑了过来,然后迷迷糊糊地说,「诶……伊奈帆……为什么这三个K你不出啊?」

  

  他感到自己原来群芳盛放的心灵花园刹那间枯萎一片。

  

  一转眼就到了匆忙的开学日。

  

  伊奈帆看了一眼挂在墙壁上的男生制服和床边瞒着雪姐偷偷买的女生制服,握紧拳犹豫了半天还是把手伸向了有着灰色短裙的那一套。

  

  衬衫。领花。短裙。黑色小腿袜。最后是黑田特别友♂情提供的和他同样发色的长度可及肩胛骨的假发和小巧可爱的橙子发圈。

  

  我也是不想为难朋友的嘛~装备齐全就不会有人觉得你是有女装癖的男生了啊~

  

  ——by黑田

  

  把考虑这种事情的智商放在学习上他也可以考新芦原高了好吗!况且过了变声的年纪,男生怎么打扮这种低沉的声音也是瞒不过去的啊。

  

  在有些手生地扎完双马尾、转向镜子的那一瞬间,他听到新大门打开的声音啪啪啪地在他脑海里响起。

  

  聪明机智的三好少年界塚伊奈帆开始重新考虑让他的新同学认为他是个女生的可能性。

  

  *  *  *

  

  事出有因。在做出这项重大挑战之前,伊奈帆满心认为自己已经做好充分的准备。

  

  比如说,戴上假发降低自己性别的辩认度。

  

  又比如,穿上安全裤以防各种短裙带来的不便。

  

  以及,尽可能地让自己声音听起来尖细一些,并且挑准雪姐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溜出家门。

  

  但事情的发展还是大大地出乎了他的意料。

  

  课间的时候,班里的一个坐在她邻座的女生满脸通红地四处打探半天后,终于犹犹豫豫地凑到他耳边问,「界塚同学,有没有带『那个』……?」

  

  「……??那个是什么?」(友人)号称新芦原最强大脑的他在三秒钟飞速运转,眼前浮现了无数可能性,但最终又被一一否决,最终仍是出现了「搜索件数:0」的结果。 「就……就是那个!那个啦!」女同学用手指比划出四方形状,她的脸不知为何变得更加红润。但他还是一头雾水,不过综合她的比划、反应各种方面的因素以及自身情况来看,他似乎得到了一个可能性极大的答案。他从抽屉拿出一本习题集递了出去,「如果要借刚才物理课随堂练的答案的话,不需要害羞的。」反正以前在初中那帮损友也经常借他的作业来抄。

  

  ……

  

  ………………

  

  后面怎么样了来着,那个女孩子一张小脸皱得像酸菜似乎快要哭出来了,等到快上课,她才从另一个女生那里拿到她说的「那个东西」,即使神机妙算如界塚伊奈帆也是万万没想到女孩子之间还有那么多不可言说的奥秘。

  

  如果说,以上这是他没有预料到的事,那么接下来发生的这件事,同样也没在他思考的范围内:

  

  来人一众穿着整齐划一的黑色特攻服,上面还画着分不清楚是猫还是狗之类的动物、骷髅和乱七八糟的中二文字,可惜阴森森的小巷里什么风也没有,根本吹不起那长长的特攻服下摆让他们看起来如同自己幻想中的狂拽酷炫,反倒是有几分加姆一直挂在嘴边的FFF团的味道;染着彩虹色的夸张发型,鼻子、舌头、耳朵都打上三四个环扣,感觉出个门可以随便在袋子上加个铁钩挂在上面非常方便的样子。他们摆着扭曲的表情凑近他,似乎觉得自己很邪魅狂狷,「小妹妹~去哪里呀~这里可是我们『暴乱猛虎』的地盘噢~」

  

  ——什么原来那个不是猫也不是狗而是老虎吗?设计师我们可以出来谈谈吗?

  

  他神情淡定,内心激烈地翻滚着。

  

  不过事实证明闲着没事多看看肥皂剧也是有好处的,起码你随便路过一个巷子都会因为随时可能冒出来的痴汉而多长一个心眼,而在他的辞典里以前一直只有小偷和强盗两个词。他往后退了一步,思考着是该反击还是转身逃跑——要解决这几个看起来就是混日子没真本事的不良少年并不是什么难事。然而就在他思考的那短短的几分钟就有一个身影从旁边突然出现抽起手里的环保袋就甩到混混们的脸上,当他看到袋子里飞出刚刚在超市里没有买到的打折鸡蛋的时候他感到心在隐隐作痛。

  

  然后他就被拉着逃跑了。

  

  他看着那个有着浅金色短发的背影,他心里是记得这个人的。

  

  开学典礼作为学生会代表发言的二年级前辈,斯雷因·特洛耶特。

  

  浅金发少年站在他面前温和如同一只小型犬类,说话咕咕哝哝、避开视线,满是对待小女生的害羞,或许这家伙根本不知道在自己看来他才是更可爱的那一个吧。真是想要揉揉他的头发看他更加害羞的样子啊。想到这里他终于忍不住笑起来。

  

  「感觉会让我想象出一片无边无际的黄金的稻穗海呢……让人心灵感到非常平静,这个名字好适合界塚同学。」说着这句话时,斯雷因终于抬起头与自己真正对上视线,他勾起唇角,清澈的翡翠色的眸子里倒映出自己的身影,明明这里没有樱花树,却似乎真的有什么粉色的仿佛蝴蝶一般的东西在四周翩翩飞舞。这才让伊奈帆想到,对啊,现在是春天。他差点忘记了。

  

  粉樱飘飞、万物苏醒的春季。

  

  好像有什么东西让他心灵平原的一角塌陷了。

  

  斯雷因·特洛耶特……

  

  他看着手机里存着的邮件地址,心里笑意渐浓。

  

  很有趣,那么就继续维持这个状态一段时间也无妨。

  

  这样想着,突然又记起一件事。他打开短信界面,收信人选择为斯雷因·特洛耶特。

  

  「前辈,如果要找超市环保袋的话,我想它可能还在刚才的巷子里。」



         -To be continued-

评论(7)
热度(93)
©一杯果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