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奈因]おい!彼は僕の彼女です!01

【Aldnoah Zero】おい!彼は僕の彼女です!

CP:界塚伊奈帆×斯雷因•特洛耶特

  

*大概是扮猪吃老虎的女装攻伊奈帆和恋爱童贞斯雷因同学的蠢校园故事w

*不是因奈。不是因奈。不是因奈。(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  +

  当日上三竿、终于逮到机会溜到房间里的灼热阳炎开始在他眼皮上无所忌惮地放肆时,他终于从说不清道不明的奇怪梦境中苏醒了。

  

  或许说好听点他的性格是温柔细腻,但说直点其实就是神经元太活跃闲着没事都会想很多,今天我做的事情是不是又对不起七大姑六大姨怎么办怎么办之类的时常烦恼个没完,所以即使他向来是沾枕就睡不担心失眠的类型,却总会做许多奇奇怪怪的梦。好在每天醒来后会忘得一干二净好似烦恼从未存在过,于是他又可以元气满满地对着镜子说:

  

  今天的我,也是全新的我呢!加油啊斯雷因!(哎呀,难道这不是少根筋的典型吗?)

  

  ——似乎听起来有那么一些少女情怀,但心理学上不是有着暗示法这一说?

  

  而这一次,他竟然完整地记住了那个梦。

  

  像是多少年前沃蕾因阿姨每天晚上守着黄金八点档看的肥皂剧情节一样:黄昏,海浪,仿佛被承包下来的空旷沙滩,耳边飘荡着罗曼蒂克的音乐,少女笑声如铃啪啪啪地在沙地上留下形状小巧的脚印,说着「来呀来呀来追我呀」的调情台词,他也欢快地奔跑着,最后一把抓住了那个少女——那刚刚和他开始交往的小女朋友——的纤细的手腕。他脸红着想要说些什么令这个让人害羞到极点的画面稍稍得到缓和,结果对方一转过头就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宛若本来往DVD机里放了《在世界中心呼唤爱》的碟片结果播映的却是《暹罗之恋》一样的伪劣感。

  

  背脊一凉,然后他就醒了。如果说看上去他似乎是被刺眼的光干扰才苏醒的,而实际上最根本的原因是来自腰部的酸痛,身体都像是要散架一般。床上只有他一个人。坐起身来时遮挡身体的薄被滑落,露出落满吻/痕的白净身体。

  

  被窝里还残留着清淡的橙子香味。床头柜有摆放整齐的发圈、领花,床边的椅子上还搁着米色长袖毛衣和黑色小腿袜。

  

  少女的气息。少女的气息。少女的气息。

  

  真的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但是又找不到违和感。

  

  厨房里传来平稳均匀的切菜声,正在做料理的主人似乎技巧颇为娴熟。只待二十分钟,便将准备好的早餐端了上来。

  

  来人穿着新芦原高中干净的白衬衫和灰色短裙。娃娃脸上一双暗红色的瞳孔里暗流涌动,飘动的裙摆下修长纤细的腿形状显得格外美好。

  

  ——不夸张地说,这是一个外貌标准达到GAL游戏女主角可爱程度的女孩子。

  

  「前辈,身体不要紧吧?」她开口,声音却带着成长期的男孩子特有的清澈和低沉。

  

  ——嗯,如果说,「她」真的是女孩子的话。

  

  发生在昨夜的羞耻片段在脑海中席卷而上,斯雷因突然觉得自己脑子里就像被塞进了一个火星。

  



- あい!彼は僕の彼女です! -





  [スレイン·トロイヤードの場合]

  

  犹如一株单纯的小苗苗一样天真无邪地度过了16个年头的祖国好花朵斯雷因·特洛耶特同学对爱情的大部分了解来源于沃蕾因阿姨的肥皂剧和扎兹巴鲁姆叔叔的循循教导,他对此好奇又有些害怕,但在来自家长的封建礼教的压迫下只能将这份疑惑压抑在心底,就算是小伙伴们到了手牵着手一起去音像店里挑选属于自己的女神的年纪,他也依然乖乖地遵守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的准则,不敢触碰那条禁忌的底线。

  

  沃蕾因阿姨说,天下最信不得的就是男人一张嘴。

  

  扎兹巴鲁姆叔叔说,女人都是魅惑人心的恶魔,小子我说你不能谈恋爱就是不能谈要谈就要带回来经过叔叔的十八般拷问方得见其真心不然叔叔就算找巫婆也得把那个欺骗我宝贝侄子的魔女揪出来。

  

  斯雷因说,……所以你们到底怎么在一起的?

  

  抱着对叔叔阿姨虽然每天都吵得要分家可是一转眼又好得如漆似胶恩爱秀得不给旁人活路的感情的不解,他悄悄长大了。约摸是上了中学的时候,斯雷因从班里的女孩子那儿借来了一本名为《好想急死你》的少女漫画,他忽然觉得自己原来苦心建立的世界观彻底崩溃了,原来那被叔叔阿姨描述得如同鬼魅一般邪恶的爱情是这样花儿纷飞心头小鹿乱撞羞得人小脸通红又不缺少青涩的浪漫,让人充满粉色的泡泡幻想。

  

  所以,从这些漫画中他学到,如果非得要用什么词来形容的话,他和伊奈帆那简直就是王道而梦幻的相遇。

  

  万物复苏的春季入学式,他由一年级升上了二年级。新芦原在漫天粉樱的笼罩下像是一个存在于不可触及的彼方的梦幻王国,似乎连空气里也是暖融融的香味。沉睡了一个严冬的阳光也懒洋洋地从云的彼端探出头来,为这个浸泡在虚幻中的世界洒下点点碎金。通向新芦原高的道路上杂乱的声音此起彼伏,少女时停时续的笑声好像清清脆脆的风铃、少年故意提高了音量想要吸引心上人注意的说话声也反常的悦耳,它们互相交杂在一起仿佛会发酵成最美味的糕点。

  

  都是因为这个美丽的春天。似乎在这样的环境下,任何人都会不由得立下壮志好好努力又或者——

  

  期待会有一段美妙的邂逅。

  

  这条小巷是通向超市的捷径。夹在两栋高大建筑中间苟活的巷道落满了阴沉沉的黑影,角落里的垃圾桶中堆放的腐臭的食品包装袋已经满满地挤出来落得四处肮脏一片。穿着齐小腿的怪异特攻服、拥有仿佛在水彩调色盘里翻了个滚的杀马特发型的不良少年以穿着新芦原高中制服的娇小少女为中心群聚着。为首的男子犹如一个行走的九连环,凑近少女时把原本就不怎么大的眼睛眯得更细,有猥琐的光从那眯眯眼里一点一点地漏了出来,怎么看都像肥皂剧里的典型痴汉,连开口蹦出来的台词都老套得可以让他倒背如流,「嘿~小妞挺漂亮的哦~要不要和哥哥们去玩一玩?」

  

  被问话的少女似是受到了惊吓,颤颤地往后退了一步。

  

  ——GOGOGO,斯雷斯雷斯雷!

  

  脑子里突然就有一个高唱着激昂的进行曲被打了鸡血的自己冒出来手舞足蹈,他也没多思考这样做的合理性和可行性,冲进人群里对着流氓的脸就是一甩手里的环保袋紧接着再来干净利落扫堂腿直接摆平了一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会吃软饭傻站耍嘴皮的小混混,那一刻,斯雷因对从小就强行要求自己学习体术的扎兹巴鲁姆叔叔(目的:防火防盗防痴女)表达了十万分的感激。看着时机已到,斯雷因转身拉着被围困的少女就跑起来,他想,此时如果在他们背后放一台摄影机的话拍摄效果一定超凡酷炫。

  

  ——俗话说,两个人拉着手一起奔跑才是青春嘛(?)。

  

  于是他们两个人就这么青春地跑了不知多长一段路,少女才突然淡淡地开口说,「可以了,他们不会追上来了。」

  

  当时的他也不知道是哪根神经没接上觉得这个女孩子的声音真是特别,并不甜软,带着少许硬气,清清凉凉的像是是刚刚做好的冰沙的味道,似乎吃一口还会有透心爽的感觉。下一刻才反应过来人家跑了那么久肯定很累,而且还是被自己这个陌生男人牵着,终于不好意思地放开了手。

  

  这个时候他才得以认真地端详少女的容貌。

  

  褐色、有些蓬蓬的头发扎成低双马尾,圆圆的包子脸上扑眨扑眨的暗红色大眼睛温润如玉,她抿着嘴唇神情淡定得不像刚刚被从狼口里救出来,也不知道刚才那种瑟瑟发抖的印象是哪来的错觉。近距离观察她并不是特别娇小,大概也有165cm左右的个头,但纤细的身子依然能激发男人的保护欲。

  

  ……啊。好、好可爱!

  

  他脸红了红,有些慌张地对她鞠了个躬,「失礼了!我是和你一个高中的,二年B班的斯雷因·特洛耶特。」

  

  「……嗯。斯雷因前辈你好。」她顿了顿,大眼睛对上斯雷因的视线,说话间,一直保持水平状态的唇线似乎也挑起了一个微妙的弧度,「我是今年的新生,界塚伊奈帆。请多多指教。刚才也谢谢你。」

  

  「诶,……啊!是Inaho吗?和稻穗一个发音呢。」看着少女的笑容,脑海里蓦地就浮现出同班女孩子常常提到的「萌」这个字。这种感觉……难道就是萌吗?天啊,原来萌就是这样像是胸腔里塞了几万只小青蛙活蹦乱跳到快要炸裂的感觉吗!太新奇了!「感觉会想象出一片无边无际的黄金的稻穗海呢……让人心灵感到非常平静,好适合界塚同学。」虽然此时此刻他的内心真的一点都不平静。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僵住的伊奈帆的脸似乎有若隐若现的红晕闪过,将那略带婴儿肥的脸蛋衬托得更加可爱,「谢谢夸奖。我还要回家给姐姐做晚饭,就……先走了。」

  

  「好,回去路上小心。」互相交换了邮件地址后,两人便分开了。行于归途,他一边回忆着伊奈帆浅浅的笑容,心情指数也控制不住的UP了好几个百分点。

  

  不是叔叔的女人万恶论。没有像哥斯拉一样的咆哮和扭捏作态的诱惑。一切都在自然而然中发生了。

  

  他真真切切地觉得,那个站在他身前的女孩子,非常可爱。而且似乎还很会照顾人的样子,一点也不娇气。

  

  「和界塚同学能成为朋友就好了呢……」他喃喃低语着,松了松刚刚牵着伊奈帆的手,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太自然。

  

  对了,扎兹巴鲁姆叔叔拜托他买的鸡蛋和牛肉去哪了?


     -To be continued-

评论(14)
热度(146)
©一杯果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