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奈因]おい!彼は僕の彼女です!07[已完结]

*这篇已经完售两年,昨天晚上翻出了pdf重新看一遍才发现自己还写过这么沙雕的东西,好好笑,决定也拿出来给大家笑一笑(……)因为年代久远,所以现在看OOC和BUG挺多的()希望宽容对待!先放出正篇全文,番外篇如果有人想看再考虑x

*扮猪吃老虎的女装攻伊奈帆和恋爱童贞斯雷因同学的校园故事w恶趣味元素较多。有车。请注意避雷

*前篇走01 02 03 04 05 06(已将前篇全部替换为本子内的修改后内容)



+  +  +



 

  *  *  *

  

  仿佛在那个赤红的、微小而又幽深的世界里看到了早春里的粉樱旋风,盛夏中的盎然浓绿,晚秋踏过的遍地枫红,暖冬落在手心的纯洁白羽——明明话剧的音乐早已停止,却能听到欢快的鸟鸣和山间清泉拍打石头的声响在耳边彼伏。是谁点燃了一盏灯,让少女的笑颜在他眼中越发深刻,似乎能就这样烙到心中。整个世界还在不停止地飞速旋转,身体轻盈,热度一点一点地从心底攀爬到脸颊,脑袋也软绵绵地化成一滩糖水,连思考与言语的能力都丧失。

  

  他本该喜悦,本该感激,本该流泪致谢,但这一切一切的表达方式在此时似乎都显得苍白无力了。他心中的感情、似乎是远在这些之上,远比这些强烈得多。

  

  如果是在漫画中的话,他的心意,或许是一页纸,两页纸,甚至数十页纸都无法写尽,还需要贴上最华丽的网点,绘上千万种最漂亮的花朵。那些人气作者到底是有着怎样的语言功底,才能将主角那一瞬间的怦然心动描述得如此准确而简练、引起读者的共鸣呢。

  

  他直到现在还是学不会。

  

  「前辈,身体没问题吧?脑子还清醒吗?不要发呆,我们没有停留的时间,要赶快逃跑才行。」轻柔地将斯雷因放置到地板上,伊奈帆握住了他的手,熟悉的温度给了他最好的安抚,而少女嘴角的弧度依然是那样神秘得猜不透。

  

  哎?逃跑?跑去哪里?界塚同学的话剧不是还没演完吗?

  

  满脑子都是弄不清楚的大问号,这个时候他才看清楚伊奈帆根本没戴着假发,穿着的也是普通的学生制服,俨然不是刚刚从舞台上下来的模样。

  

  并不给他继续思考的时间,伊奈帆便拉着他一起朝幕后的路从现场逃走了。

  

  路上的灯光昏暗,只是能够刚刚好看清脚下的道路的程度。他被棕发少女牵着奔走,让他回想起初次见面他从不良少年中间把伊奈帆救出来时候的事。怎么现在角色就反过来了呢。他噗地一下笑出来。想想也是,从那以后,一直都在被界塚同学解围和帮助啊。

  

  他们就像是在一个通往未知世界的黑暗通道里前行,只有两个人的出逃,一片低沉的寂静中脚步声踢踢踏踏地带着别样轻快的韵律,胸腔中被满满的负罪感、小小的甜蜜和喜悦填充。他多么希望这条路能够长一点,再长一点。走不到尽头才最好。

  

  想要和她一直一直跑下去。

  

  他想。

  

  从后台的路出来已经是接近学校后门的地方,因为现在大多数学生都在正门的校道上忙碌,这里看不到别的人影,但能听到喧嚣从另一头远远地传过来,像被水冲稀的饮料,只能分辨出一点点原本的味道。

  

  算是大忙了一场的两个人也非常累,来到安全的地方就不顾形象地整个松懈下来一起噗通一声坐到了地面上喘气。过了几秒钟之才抬起头来对视,然后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

  

  「刚才界塚同学真的超级帅的呢!就像少女漫画里的男主角一样!」兴奋得胡乱挥着手比划几分钟前发生的那惊险的一幕,斯雷因自顾自地说着,一旁的伊奈帆只是不出一语地聆听,良久,待到他终于安静下来了,对方才饱含深意地打趣道,「真意外。原来前辈喜欢看少女漫画啊。而且……把我比作男主角真的好吗?这是前辈想要自主担任女主角一职的意思?」

  

  「诶、诶诶诶?!……抱抱抱抱抱抱歉!!」反射弧整整绕了地球三圈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话,他在脑中拔起长刀狠狠桶了自己一下。的确啊,怎么这么蠢呢,没有哪个女孩子希望自己说成像男人一样的吧!他真是太失礼了!「我没有说界塚同学像男人一样粗鲁的意思啦!因为界塚同学很可靠,让人很放心把事情托付给你……」

  

  啊啊啊啊斯雷因·特洛耶特你还是快停嘴吧简直是越抹越黑啊!

  

  他在内心已经对自己完全绝望了。

  

  「没事。我没有在意。」像是安慰受惊的小猫一般被伊奈帆揉了揉蓬蓬的的头发。

  

  好像无论自己做错了什么都能被她包容一样。只有和伊奈帆在一起,才有这种安心和幸福的感觉——他开心得就像是被塞了一罐糖果的小孩子一样满足。真的很神奇,这个棕发的少女就用这种出其不意的方式闯入他的生活中,在他不经意间给他施加了绚丽的魔法,让他每一天都充满了新的期待和快乐。

  

  叔叔你看,我也找到了这么棒的女孩子哦。并不是恶魔什么的,而是像秋天丰收的金灿灿的稻穗一样,饱和而温暖的存在。是能够将我的心灵填满的人。

  

  「说起来……界塚同学的自称也一直是『僕』呢。但是,从来没有觉得有任何的违和感,就是一直自然地觉得……界塚同学就该是这样子的一个人,很洒脱、很温柔,不扭捏,也很可靠,什么都能做得很好……真的是一个很棒的女孩。很多时候我都觉得,比起你自己真是太逊了。」提到这件事,他才终于想起长久以来他都没有注意到的这个细节,初次见面自我介绍时也完全被其他事情吸引了注意力,「能成为界塚同学男朋友的人,真的很幸福呢。」

  

  说话的时候,感受到了灼热的视线。他抬头才发现伊奈帆的赭色眸子正直勾勾地凝视着他,脸红了红,不太好意思地刮刮鼻子转过头。虽然不知道这种场面说这样的话对不对,但是他觉得如果是伊奈帆的话,应该能明白他的意思吧。

  

  斯雷因不敢保证他自己这个人是怎么样的,但惟独这份喜欢是绝对的不掺任何杂质。

  

  「前辈你——」伊奈帆的额头已经抵了上来,棕色与浅金的发丝缠绕形成绮丽的花朵,在彼此间绽放。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缩短到一把短尺就可以计量出来,气息交融,斯雷因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疯狂跳动着几乎要暴走,他内心期待着要发生什么,却又手无足措着不知道如何是好,「界、界塚同学……」

  

  「……伊奈帆,」她停了片刻,「恋人之间,要从先称呼双方的名字开始吧。」

  

  「哎、哎!?」名字吗!?不,等等……她刚刚说了,恋人?

  

  他们两个是恋人吗?

  

  「我是说,斯雷因。叫我伊奈帆,」少女眯起了眼睛,「幸福的人,是我才对。因为是前辈,我才能发现这份雪埋的心意。」

  

  他的大脑回路还没能将少女的话处理成自己能够理解的意思,她就吻了上来。但只是接触了片刻又分开,仿佛咒语一般她低念道,别怕,把嘴张开。然后,她的舌头探了进来。和第一次单纯的嘴唇相触完全不一样的亲吻,深深地与斯雷因的交缠,再也分不清舌尖那一点停留的是谁的唾液,少女特有的橙子香味柔和清新,好像要把他包裹起来,鼻腔里暖融融的。一切都是新鲜而未知的。他紧张得浑身发抖,死死地闭上了眼睛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反应,连呼吸都不敢,只是任由对方主导着亲吻。

  

  唇瓣分开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已经要窒息了。脑子因为亲吻变得混乱一片分不清天南地北,但是仅剩的意识还是提醒他,如果再不做些什么的话未免就太不男人了——

  

  于是,他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把伊奈帆抱到了怀里。就像是做着最甜美的梦境,此时此刻,他竟然真的将喜欢的人拥入怀中,明明很想笑,鼻子却酸酸的一副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的架势。这段就如同幻想中的少女动画一样花儿纷飞心头小鹿乱撞羞得小脸通红又不缺少青涩的浪漫,让人充满粉色的泡泡幻想的恋情真的发生在他的身上并有了最圆满的结局,如果可以的话,这个时候就可以插入完结的片尾曲了吧,或许还可以在后面列一张鸣谢的staff表,感谢沃蕾因阿姨的教导,感谢扎兹巴鲁姆叔叔督促他学习体术还有修理电路的技能,感谢艾瑟依拉姆小姐还有蕾穆丽娜小姐之类,也许这个故事并不十分有趣不够跌宕起伏他们之间也还有太多的事情没有经历过,但有他一个人为其泪流感动就足够了。

  

  而现在,或许又多了一个观众。

  

  真的是太好了。

  

  「我喜欢你,伊奈帆。」他把头埋在少女的颈窝处,认真地说。

  

  「要成为我的女主角了哦,斯雷因前辈。」对方笑了笑,也回抱住激动得微微颤抖的他。并轻轻地拍着他的背脊。

  

  不想再去多思考些别的什么,只愿时间停留在这一刻。

  

  他的梦,终于走到了现实。

  

  [界塚伊奈帆とスレイン·トロイヤードの場合]

  

  「Congratulations!」

  

  伴随着噼里啪啦的声响之后,彩带像是花朵一样在头顶绽放出缤纷的花瓣,并最终落在每一个人的发丝、肩膀上,一下子就炒热了庆功会的气氛。然而大家的笑容却远比这灿烂得多,仿佛拥有着能将这一片粉色的春照耀成热情的夏的力量。

  

  本来是蕾穆丽娜提议要去料理店吃一顿一起庆祝为期三天的建校祭顺利落幕,但因为斯雷因突然说起沃蕾因阿姨也有做大餐犒劳他的打算,几个人就以好想尝尝他家的西式料理为借口(目的不纯)起哄着要来斯雷因家吃饭了。人不是非常的多,无非斯雷因、伊奈帆、蕾穆丽娜、哈库莱特、库兰卡恩和艾瑟依拉姆几个而已。熟悉的好友这样挤在一张小小的餐桌上畅谈反倒很有家庭餐的温馨感。

  

  「我做的菜可能不是很合你们的胃口,还请将就着吃呢。」留着黑色长发的女子将刚出炉的菜点一一排列在干净的桌面上,笑容温柔优雅得像是上流社会的贵妇人,和平常抱着纸巾盒在电视机前哭天喊地对着他斥责男人的罪过的沃蕾因阿姨真的是非常不同呢……斯雷因一边浅笑着回应,一边默默地想。

  

  「香煎羊排!番茄炖牛肉!还有小甜点!天哪,我看着就馋得不行,沃蕾因太太,以前住在你们家隔壁的时候没有过来好好蹭一顿真的是我人生一大遗憾呢!」艾瑟依拉姆惊喜地说,沃蕾因太太明显是很久没有能够看到斯雷因带年轻的女孩子回家了,更何况还是旧时的邻居,便凑过去和她开心地讨论起做菜秘诀和近来热播的电视节目,一副要开女子会的架势,关系融洽得不行。现在想起来,年幼的时候沃蕾因阿姨就经常念叨隔壁家的女儿超级可爱之类的话呢。

  

  「界塚居然认识姐姐大人……想想我们也有很久没见了呀。没想到姐姐大人居然和库兰卡恩前辈交往了。」蕾穆丽娜挑着眉看一旁已经和沃蕾因闹作一团的艾瑟依拉姆,又扫了一眼红着脸把视线投向别处的库兰卡恩,一副你们都背着我做了什么啊的不满神情,最后目光落到和斯雷因低头交流着什么的伊奈帆身上,海蓝眼眸眯成细长的线,「界塚最后的表现真是超乎寻常的发挥呢,观众一致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连我也要被你感动了。简直不能想象和最初是同一个人……」

  

  听着粉发少女这句话,斯雷因在桌下偷偷用手肘戳了戳伊奈帆,压低了声音问,「你到现在还没有告诉蕾穆丽娜小姐出演朱丽叶的是艾瑟依拉姆小姐吗?」而伊奈帆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反正瑟拉姆小姐也玩得很开心,就让这个秘密一直保持下去好了。」

  

  说完,两人相视一笑。

  

  这是有关两对相爱的人之间独享的秘密。

  

  「不过还是多亏了最后斯雷因大人救场,不然准备了这么久的话剧就要泡汤了。」哈库莱特从旁边拿来准备好的瓶装饮料为斯雷因满满地倒了一杯,再为其他人一一倒过去,轮到伊奈帆的时候,他的动作似是顿了一顿,两人视线交汇,最后饮料还是满满地落入了玻璃杯里。

  

  「无论如何,」蕾穆丽娜举着杯子站起来,笑容甜蜜而可爱,「我第一年接手话剧社后出演的建校祭剧目能够顺利演出都少不了各位的帮忙,再次感谢大家!今晚就让我们一起狂欢吧!」

  

  啪——

  

  杯子相碰时发出了清脆的响声,透明的玻璃上映出他们开心的笑脸,放下杯子后的少年和少女开始不顾形象地互相争抢起盘子里美味的食物。无论前阵子到底有多辛苦,到了这一刻也可以通通把担子放下来好好享受了。

  *  *  *

  

  时间就像是一个不顾他人心情的小顽童,就这样在撒着脚丫在他们身边跑过,那脚步甚至是无声无息的。夜色在不知不觉中深了一层又一层,在餐桌上的菜点变成了桌游纸牌,属于输家的哀呼声换了一个一个人后,时钟的指针已经进入了十的领域。

  

  「糟糕了,再不回家我就赶不上门禁了!」留意到时间已经不早的艾瑟依拉姆惊呼了一声,「虽然还有些不舍得,不过也必须要回家了呢。今晚玩得非常开心,谢谢斯雷因一家的盛情招待!」她向着房间里的所有人深深地鞠了一个躬,及腰的金色长发如海浪波动,抬起头来脸上是向日葵一般温暖美丽的笑容。库兰卡恩也起身,走到她身后轻轻点了点头,「那么我也要失陪了,这个点我不放心她一个人回去。感谢你们。建校祭真的非常棒。」话语间牵住了她的手,被触碰的少女脸微微一红,便把头低了下去,一种甜腻的热恋味道就这样满满地洒落在空气中,让旁边其他人都看不下去打趣了他们几句。

  

  「哎真的,都已经这个点了啊。那么,蕾穆丽娜小姐,你也早点回去吧?我记得你家离这里挺远的……哈库莱特,可以麻烦你顺路送一送她吗?」斯雷因回头看了一眼墙壁上挂着的钟,也觉得这个时间对女孩子的确太晚了。这附近的路况也不是很好。但是怎么办呢?伊奈帆家似乎和他们几个人都不太近,他是怎么也不可能放心让她深夜独自回家的。

  

  「我没问题。不过界塚你有什么打算?」黑发男子看了一眼旁边面无表情的棕发少女,而对方似乎也察觉到他的用意,几步走上前来,「不用担心。我先留下来帮助前辈收拾。」

  

  斯雷因歪了歪头。从第一次看到这两个人见面时就觉得他们之间的气氛非常微妙。怎么说呢不像是一种男生和女生之间该有的关系——因为哈库莱特从来不会用那种眼光打量一个女孩子。

  

  倒感觉像是一种……对立的,竞争对手的关系?(摇头摇头)

  

  一定是刚刚喝了酒脑子有些不清醒了吧。

  

  「是吗。」哈库莱特的声线听起来非常平和。旋即,他笑了笑,「那么,蕾穆丽娜小姐,东西都拿好了吗?我们回家了哦。」

  

  「呜~~好——」趁着兴致上来也稍稍喝了一点酒的粉发少女有些醉醺醺的,脸蛋是浅浅的绯色,突然间像是记起了什么,鼓了鼓脸颊,没有立刻转向门的方向,而是走到了伊奈帆面前,孩子气地弹了弹她白净的额头,不高兴地说,「我可没有认输哦,你如果不用心一点的话,可是留不住斯雷因的呢。」

  

  ……咦?

  

  蕾穆丽娜小姐她说了什么?

  

  「蕾穆号,出发——!呼呼呼呼~」在斯雷因愣住的期间,蕾穆丽娜已经像开动的小马达似的一股脑地冲了出去,完全没跟上少女的节奏哈库莱特脸部迟疑半晌才表情一绷赶紧跟上。

  

  几个人的脚步声与话语声在深沉的黑夜中渐渐远去,一直吵吵闹闹的耳际一下子清净下来,让人略微感到了落寞。大家要是能够一直这么开心地待在一起就好了。他这样想着。突然,有人在他身边伸出手指了指那片离自己所在之处无限遥远的墨蓝夜幕。他这才睁大眼睛,留意到上面镶嵌的零零落落、却非常明亮的星星,让他想到了试装时伊奈帆戴的那一条做工细致的发带。斯雷因很庆幸自己是极少数能够看到打扮成朱丽叶模样的她的人,那个画面想必会放入最精致的相框珍藏在心中吧。现在已经是晚春,夏日即将到来,这些调皮的精灵也耐不住性子早早地跑出来了。就算如此,仍然是很少很少的量。如此的微小的它们,也在努力地挥洒着自己的光芒想要照亮这片染上墨色的天空呢。他闭上了眼睛。似乎这样就能听到星辰的密语,让心灵变得纯净。

  

  啊、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和伊奈帆看星星呢,这种微妙的新鲜感是源自于此吗?

  

  「很多人喜欢夏天布满星星的天空,不过我觉得晚春的夜晚也非常美……怎么说。有种切身体会的感觉,」棕发少女抬头看着,碎星的光落在她的赤红眼眸里,倒映出了另一个极其神丽的世界,仿佛下一秒就有精灵与花朵通过那扇窗来到这个时空,「这种话由我说出来还是挺奇怪的吧。」

  

  「我……非常开心。」斯雷因轻轻地说。伊奈帆回头看时,正好与浅金少年的视线相交。晚风带着他的发丝在黑暗与光明之间灵动舞蹈,他眯着眼睛,唇角的笑意像是在炎炎夏日里咬了一口甜甜的冰淇淋,温暖与清凉交杂的奇妙感觉在心底荡漾开来。胸腔无法平静。每一次每一次,他都想将这份笑容占为己有。这个人为什么在拥有了仿佛阳光颜色的浅金头发之后、连笑容也能温暖至此呢?上帝在创造他的时候,到底投入了多少热爱和祝福?

  

  他承认他的性格是冷淡的,自从父母去世之后,他的感情就变得有些麻木起来。雪姐是要守护的人,韵子和加姆他们也是重要的朋友,但他似乎极少对人敞开心扉。不是不愿意说,只是觉得,似乎没有这个必要,而且说出来还可能招来麻烦,便始终将许多想法都锁在心底。

  

  「不止是春天的樱花,星空,还有许许多多其他的美好的东西,都想要和伊奈帆一起分享。」少年继续说。

  

  其实这么长久的时间里,他都在思考。喜欢的意义,还有这个少年对他而言的意义。但这些东西都不是凭借逻辑思维就能够轻易弄清楚的,它们不像理科作业那样有标准的答案可以参考,他和斯雷因之间发生的事是宇宙中不可复制、绝对独立而唯一的存在。即使如此苦恼着,却只要想到那抹浅金色就能感觉到明亮。

  

  「不只是这些。还有痛苦,辛涩,以及泪水。这些都希望能和斯雷因前辈一起承担。」然而现在,他情不自禁地想把看到的所有美好,都展现在这个少年眼前。喜欢于他而言,或许就是这样的意义吧。浅金少年听到他的话愣了愣,然后有些害羞地别开头,「这样说,就好像在婚礼上一样,有些怪不好意思的呢。不过,伊奈帆有烦恼的事并愿意选择我为倾诉的对象的话,我也会高兴的。」

  

  「嗯。那我们回去收拾一下房间吧。」说着,伊奈帆转身向屋内走去。

  

  「诶、诶对喔我都忘了这回事了……」还沉浸在互相吐露心意的幸福中的斯雷因终于想起了正事,他跟着少女的脚步上前,就在移动的那一秒感觉到了因为酒精作用导致的头脑混乱和身体重心不稳,摇摇晃晃了几步,身体失控地向前倒去,「哇?!伊奈帆小心——!」

  

  然而警告只是给了少女因为困惑而转过身来的时间,下一秒两个人就这样重叠着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意识中断了一秒钟。紧接着就感觉到了手肘撞到地板的疼痛,还有身下传来的不一样的体温。他心里千万个小小的自己举着糟糕了完蛋了的牌子挂着两行清泪唰唰地跑过,拜托了,如果真的有神的话,看在他平日里勤勤恳恳做个好公民的份上可以让他不要再在伊奈帆面前出丑吗?!

  

  犹豫了很久才慢慢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自己的恋人被压在身下却一副饶有趣味地打量自己的模样。因为意外而有些散乱的棕黑色发丝今天也如同初见一样扎着少女意味的低双马尾;扑眨的眼瞳如同红玛瑙,里边倒映出自己的影子;再往下,是挺直的鼻梁还有薄薄的、弯出非常可爱的弧度笑着的嘴唇。他感觉全身的热血都涌了上来,双颊烧得快要熟透。明明是微凉的晚春,背后却冒出了细细的汗液。

  

  这个角度看……伊奈帆也超可爱的……!

  

  他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强烈的欲望,强烈到他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去认真思考便脱口而出,「可以……接吻吗?」

  

  「嗯。可以。」伊奈帆答应得倒是爽快,「把头低下来。」说着,她伸手捧住斯雷因的脸,引导着他接近自己。他咽了口唾沫。他们的距离已经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彼此的鼻息了。这个时候,伊奈帆稍稍挺起了身子,先是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了轻盈的一吻。温热的触感。随后,沿着鼻梁蜻蜓点水般一路向下,直到嘴唇,才再次吻了上去。只是最纯粹的亲吻,在国外无非一个简单的礼节,他心脏就快要被幸福感挤爆。

  

  这个吻结束得很快。分离时,相恋的两人又互相凝视着对方许久,突然间,伊奈帆的神情变得微妙起来。像是有点纠结似地皱起了眉毛。


>果汁两年前也不会开车



评论(4)
热度(113)
  1. aLIEz一杯果汁 转载了此文字
    彼女だ!(*≧∀≦*)
©一杯果汁 | Powered by LOFTER